毕业旅游(一)

坐在这摇摇晃晃的火车上,轩轩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或许这次毕业旅行就到这里了。

这次总共出来了14天,可是完全没有上次(2016年)出去十天累。或许是这次预算更多一些吧,也刚好赶上飞机票价比较低的原因,轩轩多坐了几程飞机,然后上了飞机便睡了过去。之前轩轩出门一直坐KTZ的,晚上不能好好睡觉,得看好行李。

轩轩这次出门,既不想吃好吃的,也不想看自然风光,只想见人。或者说那两样是见人附带的。轩轩只想看看和自己聊天的人屏幕外面的样子。

6/1儿童节,看着张320元789飞机青岛飞往厦门航班,。

我一看,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买上出门算了。就这样先从青岛到了南方。

到了厦门,一出机舱门,雨刚停,还好还算凉丝丝的。可是一到宾馆放下东西出门。天哪,好热,我要回20度的青岛。

当然在厦门没见到任何人,就和同学随便逛了逛,吃了沙茶面,还有味道诡异的沙县小吃。

逛了下市区内部和国际会议中心那里,当然还有那个“一国两制,统一台湾”的那个牌子那里。

最后去了鼓浪屿岛上。个人觉得那个岛上,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是一个离岸的景区/商业区。岛上能把台湾金门县看得更清楚。

后来便坐车去了深圳。

也不知道是如何买的票,整个车厢只有我和我同学,简直极致包车体验。

到了深圳便找了个离罗湖口岸比较近的宾馆先住下了。

第二天就过关先去香港玩了。

香港也已经是第三次去了,但不管第几次去都会感到惊奇,所有的东西在这里都更快些。能感受到这城市紧张的氛围。

对这座城市也没好说的,真的就是再进去逛了逛,随便买了些进口食品吃。

回程还让八达通欠了35港币23333

回到深圳的宾馆,我们试了试在能直视香港的情况下,用数码通4G上网。

速度还不错,至少有20Mbps。

第二天,觉得没事,随便逛了逛华强北,又在城区里逛了逛了,刚好途中路过深圳大学,得知Wencey Wang在那。

 

第三天,便就约在了一个地铁站见面了。

Wencey

———————————————————————————————————————————

刚出地铁站,我和Wencey互相看了大概15s,我心想:“诶?是他嘛?是他嘛?”

Wencey一大高个儿,面善,很有程序员的气质(误

“您就是wencey?”

“啊,你就是啊?对了,你想吃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这周围有什么吃的,随便吧”

“额,其实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我校食堂,便宜但是貌似现在这个点不对。

二是海岸城,我们可以去吃火锅还有绿茶餐厅也不错。”

“那就海岸城吧。”

在去海岸城前,Wencey先带我去看了下深渊大学,又在路上给我介绍了下之前地形啥的。

然后就我俩就骑车去了海岸城,本来还想吃烤肉来着,但是一看关门了,就去了一个叫绿茶餐厅的地方。

拿起来,一看,一个冰沙26,一个面包20,绝了,咋这么贵。轩轩不是很懂那边的菜是什么样子。于是就主要让Wencey点了。我自己又加了一个糖醋里脊,一个高汤西兰花。

等着上菜的期间,Wencey问了下我的行程

“你来深圳,香港去过了吗?”

“去了,就随便买了些东西吃。”

“你去没去那个重庆大厦探险啊?”

“诶??那地方咋了”

“呵,那地方老刺激了,真不怕的话还可以在那住一晚上,房价老便宜了!”

“额,下次我试试。”

“对了,你从香港回来的时候,有没有看着穿着一个红色条纹衫的人?”

“emmm,没怎么注意啊。”

“我每次从香港回来都会遇到他,跟他打个招呼,然后他就会给你个牌,再给你点香港的东西,你过关后,交给另一个人,然后就能赚20来块,你看,这钱不赚白不赚是吧?”

“诶,还可以这样啊”

这时候,点的东西上来了,看着跟脉动瓶子一样大的冰砂,跟3块硬盘堆起来一样高的面包(什么形容方法?)上面还放了个冰激凌,我就知道为什么这个贵,或者说,还算便宜了。

“对了,你下一程准备去哪里啊?”Wencey一边看着菜才一边问。

我挖了一勺冰砂放进嘴里再说:““考虑等台风过了,去广州见奈特””

“嗯?奈特回国了?”,Wencey愣了一下。

“是啊,一个多月前就回了啊。”

“那我也倒是挺想见见奈特的,我都不知道他回来了。”

“那一起?”

“你什么时候走来着?”

“大概明天?”

“明天我不行,有课翘不掉,下午到时考虑下,但是住的地方不好解决。”

“这样啊,晚上再说?”

“对了,你知道三和大神吗?”

“当然知道啊!不就挂壁面+青蓝大水+挂壁烟吗?不过貌似现在被治理了吧?”、

“没有啊,就一群人在街上睡觉,警察貌似也懒得管了。”

“啊,这样啊,等着晚上我有空再去看看。”

“你如果要去的话,小心点,东西都装好,也被拍照小心被讹”

 

就这样吃完了饭,觉得也没啥地方可以去,我和Wencey又回到了深圳大学,首先Wencey带我参观了下他的宿舍,我被惊讶到说不出话。

觉得宿舍好热,又没法坐下,我们又下楼到了图书室。这个地方好歹有了空调,恰巧遇到了学校的吉他社( ?)在练习,来回走了走,发现没啥位置啊

他就又带我去了他学校的非常赛博的修了半年还没开放的机房楼看,给我展示了全楼唯一的“高可用”厕纸233。

下楼,走在深大里面。

“你看,这些教学楼都是我校工程学院设计的”

“哇,还不错。”

“只能说凑合吧,一出教学区,要被热死,全都是开放的。”

“那可真惨。”

“所以说上课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你看天时——这课在早上,它时间就不对,再之,地利,这课竟然在北区上,人和更不用说了,前面两个摆出来我直接懒得去了。”

“哈哈哈,这也可以”

 

就这样,又聊了聊,一个下午就过去了,我也就回到了宾馆,本来还想去看三和大神,一看天黑了,算了,安全为重。

 

面基第一天就结束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