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安與無良媒體

說到網安,不得不提初三的一次審計經歷。

事件源於我和一位網友間的一次聊天。聊天中朋友無意間像我介紹了一款小眾的國產網路遊戲。好奇驅使之下,前往註冊。

在註冊之時無意間發現網站使用了JBoss,故稍作嘗試。稍微一看,便發現其存在任意命令執行,並且是root使用者許可權。前往資料庫,使用者數量近3萬,頗為驚恐,故著手聯絡該遊戲廠商。但是這個被善意提醒的廠商,非但沒有任何感謝,反而怪罪於我。甚至用各種惡略行徑找出了我的身份,說要報警。最後是透過與“技術人員”核實,發現沒有任何惡意行為後才勉強放過,其人處何居心,不得而知。雖此事最終不了了之,但這事使得我陷入思考。網路安全工作者究竟是何種存在?這事件令我陷入了一種道德的困境,倘若告訴廠商,有遭到部分無量廠商的炒作以及惡意攻擊的風險,若不告訴廠商,可能會將所有使用者的隱私暴露。

然領略社會的陰暗面何不為一種自我的昇華?人是在一次一次的錯誤中成長的。之前的我生活在自己的夢裡,想象著世界的美好,在不能看見的地方,有這灰暗的人與事。唯有經歷過,才能知道它們究竟能有多壞。

我算是三生有幸,未被捲入糟糕的境況中。然而網安工作者被汙衊並非少有,甚至會發生在孩子身上。早年便遇到過“12 歲學生為不做作業入侵學校系統成中國最小黑客”之事。新聞中的學生被媒體、被廠商惡意炒作,惡意抹黑。善意的檢查變成了“花1分錢買了2500元的東西”,變成了“為了不做作業,入侵了學校的線上答題系統”。實際完全不屬實,謠傳來自於媒體之炒作。一名年僅12的學生都會慘遭如此毒手,這樣讓其它的網路安全工作者怎麼繼續他們的工作?網安不能工作也罷了,但是究竟是有何居心,才能對一名十二歲的少年痛下毒手?

此事已經不單單是網安領域的事件了。炒作一名年僅十二的少年究竟是有著怎樣素質的媒體才能作出的事?惡性新聞一傳十、十傳百,程度變得愈發的惡劣,無良媒體的道德底線究竟在何處?這些媒體從來不管影響,先盲目炒作,孩子被炒糊了,甩手走人。

這就是我們的媒體。

6 關於 “網安與無良媒體” 的評論

  1. 匿名訪客

    怎麼說呢… 我覺得很有必要加強這方面的管制。而且很多時候是人們太蠢,容易被媒體導向。所以全民素質也是個問題。

    無良媒體就是抓住了這些人的弱點來宣傳。

    回覆
    1. NAT 文章作者

      你說弱點… 也是,但是有些新聞公眾沒有辨識力。至於那些很明顯炒作別騙的,我也沒啥好說的。沒有那部分人的話估計推倒GFW都是有可能的。

      回覆
  2. Gogo

    早些年看到過這篇中國最小黑客的報道,初看時很疑惑,為何十二歲少年要攻擊學校系統、一分錢買2500的東西,查清真相後不禁為天朝的媒體感到悲哀,如此厚顏無恥地炒作,並且還被大範圍轉載。

    我原先把類似的事歸根於制度不夠完善和人民道德水平低,這幾年來,天朝的人民依然無知,讓我隱隱感到有更深層的原因——那就是中國人的愚昧。

    中國人的愚昧,不是那麼快就能改過來的。但只希望,能有人開啟一扇窗,讓光線照醒更多的國人。希望博主能更好地寫下去,讓更多的人能看清現實。

    回覆
    1. Radioactive INEQ

      今天看到天津爆炸的報導,發現愚民真的是太多。

      那些說CNN的、恐怖襲擊的、幸災樂禍的、罵香港的… 看到之後真心為他們感到悲哀。

      我現在也覺得GFW是十分必要的了。

      回覆
      1. Clanned

        天津那事一出我就已經看見那些無良媒體和傻逼段子手放光的眼睛了。

        我也看到不久後這些東西被傻逼群眾亂傳的樣子了。

        回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