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樹旋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遊戲?

古樹旋律,又名deemo,是由Rayark開發的一款音樂遊戲。閱讀本文之前,作者假設讀者已經對該遊戲有所瞭解。Otherwise可能對於內容不能理解。若是如此,請移步至Deemo的萌娘百科介紹頁面

本文內容含劇透,慎讀。

為何要說它「到底是怎樣的一個遊戲?」呢?因為它已經不僅僅是一款音樂遊戲了。

我們針對這麼幾個問題來討論:

  • 「這個環境是什麼?你好奇這個幹什麼」——正如面具少女所說,這個環境令人十分好奇。這個鋼琴房到底是什麼?
  • 遊戲中主要登場的人物,就是deemo。以一個黑色人形的形象出現,似乎穿著西服,不曾說話。deemo的真實身份是?
  • 小女孩到底遭遇了什麼?
  • 面具小姐的真實身份是什麼?為何阻礙Deemo演奏?

第一個問題,需要推理。來看看已知條件:

  • 自言自語:「最近感覺不舒服,頭暈暈的」
  • 自言自語:「好睏喔,感覺安靜一會就要睡著了」
  • 左側房間,「121.518549」
  • 大樹10m以上之後,右側房間,「牆壁四周有消毒水的味道…」
  • 大樹10m以上之後,右側房間,「25.040854」
  • 大樹10m以上之後,右側房間,窗戶,心率監視儀聲

首令人比較在意的就是那兩段詭異的數字「121.518549」與「25.040854」。假設這是經緯度,可以從Google地圖中發現,對於經緯度的地名是「臺灣台北市中正區中山南路7號國立臺灣大學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暗示小女孩身處的位置。

「心率監視儀聲」,「最近感覺不舒服,頭暈暈的」,「感覺安靜一會就要睡著了」,「牆壁四周有消毒水的味道…」同樣暗示著小女孩身處醫院。

於是我們就能想象這樣一幅畫面了——小女孩遭遇災禍(至於災禍是什麼我們稍後再作分析),然後在醫院昏迷不醒,並有了這樣的夢境。

「好睏喔,感覺安靜一會就要睡著了」這句特有含義。稍後會在分析Deemo真實身份提到。

這便是結論了,這是一個夢境。我們可以依此繼續分析。這個夢境從何而來?我說——是失憶。

  • 破碎的玻璃
  • 自言自語:「好像忘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 右側房間,字條,「上面好像寫著什麼溫暖的感覺…」

這些東西都是些零碎的記憶,故小女孩會有奇怪的感覺。

第二個問題——Deemo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同樣的,看看已知:

  • 自言自語:「我和Deemo看了很漂亮的櫻花…」
  • 歌曲「Sakura iro no yume」中提到,和某人看櫻花,訴說未來
  • Deemo為小女孩彈鋼琴
  • 歌曲:「Pluse」
  • 歌曲:「Moon without the stars」

開始分析了,回到剛才的一句話:「感覺安靜一會就要睡著了」。「睡著」是什麼呢?小女孩已經是在昏迷的夢境之中了,這點請自行推理。然而,Deemo彈琴,就是避免了「安靜」,也就是說,Deemo在小女孩自己的潛意識,應該是存在於現實,既醫院中,讓小女孩活下去的人。大概就是看到小女孩聽見鋼琴後有反應,而彈琴給她的人。隨著大樹長高,記憶也逐漸恢復,故推理出可能性一:醫生。

「Sakura iro no yume」與「我和Deemo看了很漂亮的櫻花…」可以得知,Deemo與小女孩是關係很親密的人——可能性二:父親。

但是,在歌曲「Pluse」的插畫中可以得知,Deemo將自已的生命給予的小女孩。這點不明白,也許是小女孩出現災禍之後,Deemo給予其器官捐贈一類,致Deemo死亡。

到這裡我們就能推理了:Deemo真正的身份是小女孩的父親,為了救活小女孩犧牲了自己。而小女孩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從而導致癲狂以致失憶。混淆「Deemo」與「醫生」。

網際網路上還有另一種說法,稍後分析災禍是會作進一步的分析。

我們來分析下小女孩所遭遇的災禍。

同樣的,依據:

  • 大樹10m以上之後,右側房間,車輪
  • 破碎的玻璃

這一段的推理有一點勉強,是從車輪與碎玻璃推理出的,小女孩遭遇了車禍。

另外一種說法就是:小女孩無法承受Deemo死去的事實,而墜樓自殺殉情。聽起來很鬼扯——不過也有合理之處。墜樓導致失憶,然後進入醫院,潛意識將Deemo與醫生混淆。

最後,面具小姐的真實身份是什麼?

為什麼要說「Deemo為什麼要這麼努力呢」「你們可以不要再繼續下去了嗎」「連這裡都打開了啊」?

答案很簡單——面具小姐就是是小女孩自己。先前便已經說過,這個空間是小女孩的精神世界。

面具小姐阻止小女孩打破與真實之間世界的窗戶,阻止Deemo演奏而阻止大樹生長,無非就是在阻止小女孩去往「真實」的世界。

窗戶外是什麼?很簡單,那就是小女孩沉睡的雙眼,從那裡聽見的聲音,聞到的氣味,可以得知那與「真實」十分接近,也就是說,一旦窗戶打開了,小女孩就甦醒了。這點頗為顯而易見,「窗戶外有人呼喊著熟悉的名字」一類,都是佐證。(昏迷在床上,家屬呼喚其名之類)

為什麼她要阻止自己去往真實?因為Deemo已經死了,只有在夢境之中,她才能繼續和Deemo在一起。

「如果你不回去的話,Deemo就會一直留在這裡嗎?」

我們可以將其理解為一種精神分裂。在這樣的打擊之下,出現精神分裂並不奇怪。

是的——就是這樣一個美好的結局。和Deemo永遠的在一起了。網際網路上說這是Bad Ending無非是源於「不能離開這個世界」「植物人」,但是,這真的是Bad Ending?若是這麼覺得,那就是沒有理解古樹旋律的精髓。

「它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看起來是什麼」——是的,只要看起來是幸福的便足矣,何必追究是否真實?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是一種悲劇,「逃避真實,活於幻想」然而有些事情真的不必如此——若是回到現實比處於現狀更為痛苦,便沒有「現實」的必要了,到了這樣的程度「現實」已經喪失了其本意。那些認為這是悲劇的人,是將「現實」當做了一切,而拋棄了「幸福」。這一部分人真的應該思考「現實」對於自己來說是什麼,這樣的「現實」有何意義?

古樹旋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遊戲?

4 關於 “「古樹旋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遊戲?” 的評論

發佈回覆給「yinfb」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