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楊永信

不知何故,最近看見SNS上有人談起了楊永信。本來覺得這人早該被查處或者是別的怎樣了,但看了看新聞才知道,這個人居然還繼續進行著他的電擊網癮治療。

先不說別的,就說自己的感覺。我覺得楊永信挺厲害的,在某種意義上。他憑一己之力建立了一個彷彿反烏托邦的世界。起初,在裡面的人會想要自殺,會想要逃跑,會想要抵抗。不過到了後面,這些都沒影了,只剩下服從。

怎麼做到的?楊永信破壞學員之間的信任,鼓勵互相舉報;破壞親人之間的信任,讓家長舉報孩子。而事實上——的確不少學員和家長們都這樣做了,學員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忠誠,而家長為了讓自己的孩子能儘快的戒掉網癮。看到新聞裡邊有講到這樣的例子:嘗試自殺,被舉報,然後就被連續電擊兩個小時。還有些和父母訴苦,說受不了了,父母去揭發孩子,於是孩子被電擊。有些學員甚至編造理由舉報他人,為了證明自己是真正忠誠。除了破壞信任,還會用電擊強迫學員服用抗抑鬱藥物,讓他們沒有情緒。想象一下那種感覺,自己在一個誰都不能相信的環境裡,提防著所有人。在極度害怕的情況下,向自己唯一信任的生父母訴苦,居然也遭到背叛。那是什麼樣的感覺?之後這些孩子還能有信任別人的能力嗎?

殘破的信任、提心吊膽的環境、強制的情緒控制藥物、不知原因就接受的電擊,在這些因子的共同作用下,學員們都被洗腦了。即使已經離開那個人造地獄,只要網癮復發,也還會被強行送反。簡單來說,就是讓不服從就會被電、不服從就沒法離開這種思想進入到學員求生的本能裡,讓學員不會再有網癮,美名其曰,網癮治療。也沒什麼錯,效果的確有夠顯著,就是別的很多東西也被毀了。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藥物可以殺死病毒。但別忘了,手槍也可以。」網癮是沒了,但是這人怕也是廢了。有人管這個叫做心理康復。好吧,心理康復。感覺挺好笑的,就是不太能笑出來。

楊永信這人要是放到過去,說不定能成為什麼傑出的領導人。集深厚的洗腦功底,強大的控制力和變態的心理一體,就算不能成為什麼領導人,應該也能建立個大邪教團體了。不過也難說——現在是因為其實家長這邊也有點問題。家長挺傻,能傻到付錢把孩子送到地獄裡。他們可能就是懶吧,覺得管教一個行屍走肉比較方便。過去不知道有沒有那麼多傻子。

其實網路還有一點很有意思,就是有些網友喜歡顯得自己很理性。新聞評論裡面還能看到有贊成楊永信的,且數量不少,估摸著也是某種病態心理。仔細想的話挺常見,這部分人的特徵是喜歡特立獨行,與社會輿論相反,顯得自己不沾世俗。別人罵什麼,就給什麼洗地。他們沒有打心底贊成這個被罵的事物,就是想靠自己的不一樣獲得關注罷了。一般就是在現實裡沒什麼社交的人吧。(比如我。)

跑題了,說回楊永信。楊永信簡直是一種極端反社會的存在。但他居然沒被制裁,很有趣。而且到現在還有家長開開心心送孩子去,楊永信也高高興興的接下。洗個腦,收筆錢。不被制裁讓他變本加厲,覺得自己權利大過天。開始支配他人精神,成了一個瘋子。

所以錯在誰?錯的是我們。一度放縱致使這樣一個瘋子建立了這樣的一個機構。是社會成全了楊永信,讓他成為了一個合法虐待狂。如果沒有這些客戶迎合,又怎麼會有楊永信呢?我們批評楊永信,但是我們有沒有反思過自己?

反思個屁,我們錯了個鬼。你要是覺得上面那段是對的,趕緊去被電一下比較好,這就是上面我說的精神病的一種,一句話概括就是,弱智般的孤高自賞的聖母。楊永信這樣是絕對錯誤的。蓄意傷害、非法拘禁、詐騙,隨便一條,楊永信這個搞法,夠他坐穿牢底了。不知道這人是不是有什麼後臺。

不過,楊永信有錯,家長也不是沒有責任。自己沒有起到引導作用,不知道如何解決問題,就把孩子送到這樣的機構,讓孩子變成沒有靈魂的機器。網癮不應該用這樣的手段解決,再者說了,這個時代,大家都有網癮,只是他們比較明顯罷了。

不扯了,反正都是些說爛了的東西,我也就是沒啥事做,隨便寫寫。

8 關於 “也談楊永信” 的評論

        1. nat 文章作者

          是這樣沒錯。可是奈特並不希望改變什麼啊。

          說是自欺欺人也罷,反正我說的一番話足夠改變自己的想法了。至於他人是怎樣想的,和奈特無關。奈特只是相信自己的想法並且將它寫出來,這樣。

          回覆
            1. nat 文章作者

              把你的原話返還給你。「妳的看法不能改變任何東西」。你願意相信那個觀點,這很好,可是和我無關。就好像你不相信我的觀點和我無關一樣。

              不清楚對於「意義」的定義是什麼,按照一般的想法,也就是「有用的事」來思考的話,因為一件事情沒有用就不去做,不如去死好了,那樣的人生也太無趣了。

              回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