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闲聊 下的所有文章

「Detention 返校」的藝術表現力

Detention 返校。這是一個在 Steam 發佈不久的獨立遊戲。遊戲開發的初期,就有幸試玩了一下,之後便訂閱了他們的郵件列表。前幾天收到發售的郵件,便買了下來。

最開始的時候,只覺得這是一個一般的恐怖遊戲。玩下去才發現不是如此。故事的背景是白色恐怖時代的台灣。時代的黑暗,人性的惡揉雜在一起。遊戲所想要表達的內容很隱晦。大量的隱喻,明明通篇都是陰暗的畫面,卻有著無與倫比的表現力。

故事中有幾個人物。方芮欣,女主。魏仲廷,同學。張明輝、殷翠涵,老師。魏仲廷,張明輝與殷翠涵成立了一個讀當時的禁書的「讀書會」。實際上讀的書無非是瞭解事實,方芮欣與張明輝在這讀書會中產生了感情。但是張明輝深知「讀書會」的危險,漸漸疏遠了她。方芮欣誤以為是殷翠涵在其中作祟,舉報了殷翠涵。

方芮欣並不知道張明輝也是「讀書會」的成員。知道了真相的她唯有逃避。希望一切都是別人的錯。之後,殷翠涵逃往國外,張明輝被處以死刑,魏仲廷被關入大牢。女主也自殺了。徘徊於學校之中,永遠輪回。

遊戲便是追尋這段記憶、自我救贖的過程。

方芮欣用讀書會的書單威脅殷翠涵

方芮欣用讀書會的書單威脅殷翠涵

上圖便是暗喻著方芮欣舉報一事。遊戲中,方芮欣手持的道具其實不是手槍,而是書單。通過揭發書單,而『消滅』了殷翠涵。

鏡中的倒影便是真實。方芮欣審判了罪人。而現實里方芮欣卻逃避著。不願承認自己的孽障,最終讓方芮欣只能徘徊於此。

成為「愛國者」

成為「愛國者」——舉報殷翠涵

破碎的家庭

破碎的家庭

分崩離析的一切。

分崩離析的一切。

結局來說,有兩種出路。一種是成為「至高無上」的,榮耀的愛國者。

無上的榮耀——在眾人的掌聲中拿到「榮譽」

無上的榮耀——在眾人的掌聲中拿到「榮譽」

「所有人都愛你。」

「所有人都愛你。」

破落的禮堂里,吊繩輕輕搖曳。

破落的禮堂里,吊繩輕輕搖曳。

或者是,重拾真正的自己。

十五年後的魏仲廷,與徘徊在學校的方芮欣。

十五年後的魏仲廷,與徘徊在學校的方芮欣。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遊戲除了表現人性,亦透出一種一種無可奈何。有些錯誤尚可彌補,而有些已經成為了永遠的遺憾。即使努力的想要忘記,即使不願想起來,罪孽也不會消失,藏在內心深處的記憶,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能做的就是不再逃避,直面它們。

總的來說,遊戲不錯。表現力極強,但遊戲的恐怖元素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第一章節的恐怖元素讓我產生的放棄的念頭。

其餘部分,音樂,美術,人物動作都都頗為優秀。現在看來繼續玩下去時正確的選擇。但實在沒能理解起初的嚇人元素的作用。想要在這裡寫些什麼,無奈文筆太遭,許多東西也溢於言表。就這樣吧。

奈特與麻煩事(2014)

本篇來自《意識流實驗室》第二章節。本篇是「空想」、「中二」而產生的篇章。是在架空世界的世界觀下作成的。行文邏輯、內容不可考。

麻煩的事情總是會遇到的。畢竟不能總是活著,在死去的時間裡,世界是不受控的。奈特在活著的時候可以很輕鬆的對世界做出自己想要的改變,但是在死的世界裡,是世界可以對奈特做出它想要的改變。對此,奈特是沒有辦法違抗的。唯有對世界的服從,才能保持奈特「生理存在」的狀態。若是沒有了生理存在,奈特將沒有辦法回到夢裡的世界,雖然奈特永生了。這裡的狀況就好像科學側那次的銷毀裝置故障的情況一樣,上一個奈特活著,但是這一個奈特卻永遠也無法抵達,只能走向滅亡。只是這樣一想,就大概理解了為什麼出事故那次被銷毀失敗的那個個體為何發狂了。換作是奈特也會是同樣的情況——看著「自己」活的很開心,卻被告知必須被銷毀,換作是誰都會無法接受吧。

所以,為了避免這的事情,奈特的生理存在也是必須被維持的。當然咯,不可避免的就會遇到許多麻煩的事情。

麻煩事有時候會被認為是「沒有用的、不需要的」。但是一個心智健全的生理人是不可能只做「有意義」的事情的,畢竟存在本身便沒有意義。即使是使用世俗的「有意義」的定義,只去做那些「有意義」事情的人生,也太無趣了。只做「有意義」的事情的人生才是無意義的。正是無意義的事情襯托出了意義,「有意義」是從「無意義」中誕生的。

之前說過人際關係。人際關係是身為一個生理活物所必須面對的一個事物。在多數時間,這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當然咯,對於大多人數來說,都不是這樣的。但這件事與奈特所信仰的,摸魚的教義,是互相衝突的。不過,早前有說過,憎恨一種存在的方式是錯誤的,若是否定生理存在,精神存在也會隨之崩壞。所以,為了肯定生理存在,某些麻煩的事情是必須的。

但是大可不必刻意的去製造人際關係。維持最低限度的人際關係便足夠了。當然,刻意的克制也不可取。若是遇見「喜歡」的人的話,或者退一步,遇見「想要結識」的人,是需要去付出一些精力的,因為這並不與摸魚教義衝突,為什麼說不衝突呢?這裡需要回顧摸魚教義的核心:「最大化的減少麻煩的事情」。如果沒有達成的羈絆製造了麻煩,才真的是與摸魚教義所衝突。

不過,假設終究是假設,在現實中要做到並非那樣的簡單。尤其在極端情況下。在極端情況下,刻意製造人際關係是有作用的。奈特沒有遇到過極端狀況,但是就目前的局勢看來,奈特沒有與現實生活中的其他個體有人際往來。哪怕是同住一房的室友們,一個月也不會說上一句話。在這樣的情況下,若是陷入人際關係困境,是很難找到有人與奈特保持相同立場的,這一點很可能引發不必要的麻煩。

雖然奈特是被世界所控制著的,但是透過人際關係,能夠將同樣被世界所控制的個體的行為加以影響,而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對於摸魚教來說,這不失為一種摸魚的好方式。至於方式?誰知道呢,後面也許會想起來談一談吧。

說完人際關係,說說與人相處。與人相處是人際關係中的一環,摸魚教的教義是避免麻煩,在相處上也不例外。「不去反駁」是摸魚教相處方式中常用的一個方式。「不去反駁」頗有些「無為而治」的意味。順其自然便是最好的。這一點是對奈特自身行為加以分析之後得出來的結論。對於自己所相信的事,奈特會找出一堆理由。找出這些理由來並不是要說服對方相信自己的觀點,而是想要告訴對方「奈特是很堅信這一事物的喔!」這麼一個事實。藉由讓對方停止反對自己。沒有要說服對方承認自己觀點的意思。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去說服會更省事。

說到觀點,還有另外一種有趣的現象。這種現象的成因大概是人際關係的緣故,這也是上邊說過的「將同樣被世界所控制的個體的行為加以影響」的一種方式。便是樹立令人敬佩的印象,讓他人成為自己的追隨者。這種方法,就是透過彰顯自己與他人所不同的地方而獲得關注度。具體來說的話,這類人會立足於與社會輿論相反的觀點,以「我最明白」、「我最客觀」、「我的內心不沾世俗,我清高」的想法來否定一切。對待這樣的群體的方式也是不去爭。若是和他們吵起來,只是會堅定他們那種「你是一個渺小的世俗之人」的觀點。

正義的夥伴(2014)

本篇來自《意識流實驗室》第十七章節。本篇是「思考」、「空想」而產生的篇章。是無邏輯的行文。

在邪惡足夠強大的時候,邪惡會改變正義,或者是替代正義本身。所以不要做正義的夥伴,而要做邪惡的敵人!

不知道為什麼腦子裡蹦出了厲害的台詞。但大概只是看起來很厲害的那種,並沒有什麼意義。因為在這個世界哪有什麼正義邪惡這樣的東西嘛。又不是漫畫裡的世界。所以映射一下比較好。也就是「正確」與「錯誤」吧。像是掌握有決定性控制權的人,比如政府,就能定義「正確」了。哪怕他們是錯誤的。

就說某個網絡上的長城好了,會有人對它持支持的態度嗎?有的。認為它是能保護國民的人也是很多的。這大概就能稱之為「邪惡會改變正義,或者是替代正義本身。」了吧。奈特其實也支持牆,不過是處於牆能阻擋討厭的傢伙進到奈特的世界罷了。大概是自私的行為,反正牆對於奈特是不存在的,奈特也不是守護別人的自由的正義使者。奈特本身躲避權威、憎恨限制、挑戰傳統。虽然如此,但并不會刻意破壞組織,也沒有興趣加害於人,亦不會去解放他人。

奈特只是個為了自己的自由奮鬥而慶幸他人沒有同樣的自由而幸災樂禍的人。對於奈特自己,會去反抗「邪惡」,但没有支持「正義」的理由。為了自己抵抗「邪惡」與為了「正義」抵抗邪惡不太一樣,前者是重視自己,后者是保衛別人。

不可替代之人(2016)

本篇來自《意識流實驗室》第十一章節。本篇是「無邏輯思考」、「空想」而產生的篇章,內容科學性、真實性不可考究。是在架空世界的世界觀下作成的。

每個人都是不可替代的。就算是出現了「完全一樣」的人,做著「完全一樣的事」,也是不一樣的。因為重要的不是別人看妳是不是不一樣了,而是自己明白已經不一樣了。因為那個擁有你所擁有的事物的不再是妳,而是另外一個「完全一樣」的妳了。

這段話是《雜談》裡出現的。其實是為了對某人說教而想出來的。對了,是不是沒有說過《雜談》?《雜談》雖然有書名號,但是的確不是書哦。是連書的樣子都沒有的那種,不像《意識流研究室》這樣還有章節什麼的,《雜談》甚至連文檔都沒有!是非常糟糕的,名不副實的作品。在前面的章節裡,摘錄了《雜談》的一部分。看到那些應該明白了,《雜談》是收錄奈特自己說過的看起來很有趣的話的東西。是東西哦!不是書。因為沒有辦法明確那是怎樣的一種媒介,所以稱之為「東西」是最方便不過的了吧。

所以意思是究竟是別人的觀察構成了「妳」,還是「妳」影響了別人的觀察?就像薛定諤的貓沒有被觀測到的時候的生死狀態是不明的一樣,在別人沒有觀測妳的時候,「妳」是不是也是一個介於「是妳」與「不是妳」之間的存在呢?如果說是別人的觀察構成了「妳」,那別人也是由妳的觀察所構成的吧。或者說,是被觀測本身決定了被觀測者的性狀。

雖然這是胡亂比喻,但是的確可以將其稱之為「相似」。打個比方,一個人本來是笨蛋和聰明的疊加態,但他總是做犯蠢行為,被觀測了。那這個人是笨蛋就成了事實。拓寬來說,一個物質未被觀測到前,它的狀態是不確定的。將其用到人的性格、品質;事件的正義、邪惡上也能成立。在它們未被觀測到的時候,它們的性質都是不確定的。

當然咯,「觀測」妳的東西不一定是生物。只要是妳能觀測到的東西,泥土、天空、太陽、水泥地,無論是什麼都在觀測著妳。如果這個道理是成立的,的確「只要有行為完全一樣的人就可以替代了」。在所有人看來「妳」是「妳」的情況下,哪怕那不是「妳」,也就成了「妳」了。

聽起來好像沒有什麼問題。的確,看起來,在這樣的假設上,有一個完全一樣的「妳」的話,「妳」的存在就會被替代。但是有一點被忽略掉了。在這個假設中,人、事、物,都同時是「觀測者」以及「被觀測者」。那妳也不例外。「妳」的觀測會證明那個有著「行為完全一樣的人」,那個「你們也察覺不到不同」的人不是「妳」。因為「妳」是不可能用那種視角來觀察自己的。這樣狀態的「妳」被世界所觀測到,就不能稱之為「被替代」了。這樣的妳,是不可替代,是沒有辦法被替代的。在妳的觀察與世界的觀察的共同作用下,「妳」只能是「妳」,有著完全一樣型態、活動、甚至靈魂的妳,也不能稱作是真正的「妳」,因為你知道那不是「妳」。

一種特殊的情況就是,妳不知道那不是「妳」。比如科學側那邊用到過的空間傳送。他們掃描了整個妳,銷毀,並在遠端再製造。這種情況下,被傳送的「妳」,有著與妳完全一樣的樣貌,有著完全一樣的構造,有著完全一樣的靈魂與記憶。本質上是與早前假設中的替代妳的妳是一樣的,客觀來看,「妳」被替代了。但因為沒有舊的「妳」觀測「妳」,也就不會有舊的「妳」產生「這不是我」的想法,所以這裡的妳並不是被替代了。畢竟你不知道現在的「妳」不是「妳」,根本不存在被替代的說法,就算妳知道這個妳不是妳,「妳」也沒有被替代。因為整個世界所觀測到的妳都是和之前一樣的。不過,如果發生上次那樣的傳送事故,也就是銷毀裝置故障導致「妳」沒有在傳送地被銷毀的話,被傳送到目的地的妳在沒有被始發地的「妳」觀測到前,是處在「替代」了之前的「妳」的狀態。但是,一旦始發地的「妳」觀測到了在目的地被再造的「妳」,妳就不再替代「妳」了,因為妳們出現了分歧,這個分歧被世界所觀測,「妳」和妳已經不是一樣的了,不能稱之為代替。

提起這個事件是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妳被替代」這件事情取決於妳自己。妳不認為自己是被替代了,你就不是被替代的。即使妳認為自己是被替代的,即妳知道「妳」不是「妳」,「妳」依然是自己。因為在世界看來,「妳」和被再造的「妳」是一樣的,並且沒有舊的「妳」存在。

說簡單些,就是「妳」是無法被替代的,因為一旦「妳」知道「妳」被替代,會出現分歧,分歧被觀測後,妳們一方就會否定另外一方的「妳」的存在,導致「妳」被替代這個前提被否定。而一般的,無事故的異地再生的「妳」,不會產生那樣的分歧,而「妳」也是唯一的「妳」,沒什麼替代可言。

所以,唯一一個「妳」被替代,活著「妳」替代妳的情況就是在這個世界上出現了另外一個「妳」,而兩個「妳」都不知情的那段時間。妳們在那段時間相互替代,但這是不可能持續的。「妳」會馬上發現這一事實,然後「妳」被替代一事也會隨之崩塌。

活在夢裡

奈特說美好的東西的時候,總是會被反駁。

奈特也知道那是幻想,可還是覺得好棒啊。

只是想要分享心裡想要的那種美好而已,為什麼要惡語相向。

是啦,現實很殘酷… 可現實很殘酷才要有美好的幻想啊。因為有這樣殘酷的現實,才會有渴望美好的夢呀。

為什麼總是打破奈特的夢。

好累啊,不想醒來。 

好耶,是大學。

抵達美國已經兩週了,在大學裡邊也呆了一段時間。什麼感覺?沒有感覺。至少就目前來看,事情都很平穩的進行著。這個週末過去之後,就該開始正式上課了。課程還算是輕鬆——至少看起來算不算很忙的樣子。嗯,立 flag 了。但是這樣的,人生的,傳統意義上的重要的時刻,不立旗子就沒機會了,對不對?(不對。)

到大學裡發現,這個地方遠比想象的要繁華。來這裡之前,腦袋裡的感覺是應該是個小城市,結果發現還是蠻熱鬧的,還能找到味道還算不錯的中餐、韓國菜一類。不遠的地方還有一個亞洲超市,各種在大陸超市裡邊的食物、用品一類都能找到,很是驚奇。另外一點意外就是,這裡還是很熱的。尤其是在宿舍裡頭,沒有空調,通風也比較糟糕。想來這大概是為了冬天到來之後的保暖措施吧。但是在現在這種三十度的天氣裡,有些讓人難以接受的熱。

除了悶熱之外,宿舍還算是不錯的。宿舍算不上大,但是也足夠放下各種東西了,該有的都有。比較驚訝的是宿舍內的網路。牆上的埠是 1Gbps 的,用速度測試的網站的話,上行、下行都能達到 900Mbps+,宿舍內的網口都是內網的,不然就能夠搭個伺服器了。

環境之外,融入到大學裡還是挺困難的。日常英語倒是不成問題,更大的問題是語言之下的思想。室友來自紐約州,溝通不算是太多,但也算是融洽。學校有組織夜間活動一類——我一次也沒有參加。這些夜間活動,多是那些放著大聲的音樂,群魔亂舞的場景。像我這樣的不愛動,害怕吵的,沒有辦法融入到那種環境裡。

食物方面,也能夠接受。在宿舍樓下的食堂是自助式的,偏西式的食物,也會有 Pasta,Pizza 什麼的,味道不算很好,但是相比起高中那時候的食堂要好得多。學校還有別的幾個食堂,還沒有去吃過。(懶。)

不知道開課之後的生活會是怎麼樣,希望我能夠融入進去吧。

奈特在山莊裡

Photo taken by nat at Stowe Mountain Lodge.

Photo taken by nat, at Stowe Mountain Lodge.

即將去大學之前的奈特,來到了Stowe Mountain Lodge。這個地方中文叫作斯托維山,這張照片是早上起床之後拿著手機從陽台上拍出來的,一片的綠色讓人真是心情大好。嗯,因為環境而感到很愉快對奈特來說是很少有的。這裡從 Burlingt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下來之後,坐著車,開了一個多小時的山路,才來到了這個地方。

這個地方意外的令人覺得很舒適,以至於奈特會專門為了這個來寫一篇博文——換作是之前的地方,都是看過便作罷了。前幾天待在紐約市的時候就會覺得整個人處在緊張難受狀態裡面,能夠把人烤熟的太陽加上擁擠的人群、車流,渾濁的空氣,高樓的壓迫。總之是讓人不愉快的體驗。

來到這裡的第一天,原先是計畫拿相機出去取景的。結果泡上一壺茶坐在陽台的躺椅上之後,就完全沒有了想要起來的意願。明明才起床不太久,看著天邊捲動的雲又睡了下去。再次醒來已經過了快兩個小時,但依舊是完全不想動的——起身慢慢的再泡上一壺茶,曬著柔和的陽光,繼續望著遠處的山發呆。在這樣的山莊裡邊待著,就好像到了晚年一樣。腦子裡邊會產生「就這樣度過餘生好了。」的念頭。來到這裡之後,感覺上整個人的生活節奏都變慢了。

要說對這裡的感覺的話,就是這裡除了山,還是山。這能夠從當地的衛星圖裡邊得到證實:

周邊地圖。

周邊地圖。

中間的那些建築物就是奈特所在的山莊了。這個山莊有一個上山的纜車,去往的是 Vermont 的最高峰,上邊也很是雄偉:

Photo taken by NAT on Stowe Mountain

Photo taken by NAT on Stowe Mountain

中間那一塊地方,就是奈特所在的山莊了。

這邊的氣候也很舒服。不同於紐約市的三十度高溫,這裡的秋季都維持在非常舒適的二十度左右。到了夜間會低到十幾度。這地方其實是個滑雪聖地——十月份過後就會開始下雪,不過奈特不會待到那個時候了。

總之就是很舒服的地方,那種感情是溢於言表的。身為理科,筆拙。肚子裡沒什麼墨水,無奈只能表達出這些。

好耶,美國好強。

「你知道嗎,美國控制著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口,九十七的經濟,九十五的軍事預算喔。」
「好耶,美國好強哦。」
「美國可以輕鬆的幹掉整個國家喔。」
「好耶,那又怎樣?」
「國家被幹掉的話,就無價可歸了喔!」
「好耶,奈特會無家可歸。」
「而且,會死的喔?」
「奈特也可以殺死自己喔。」
「…」
「好耶,奈特和美國一樣強了!」

装逼失败两三事

今天,我本想在同学面前装个逼,把自己做的win to go U盘插到了班级电脑上,在大家面前风风光光装了一次逼。直到上课时才拔下来。

直到上课,老师用电脑时才发现计算机在无限重启。

一开始,我想:我用Win2GO不写硬盘啊!怎么炸了!!Σ(っ °Д °;)っ

不过一般也就是MBR炸掉了,修复下就好了~( ̄▽ ̄~)~

就这样电脑重启了一节课_(:з」∠)_,老师只好口头对答案了。

下课后,我立马拿着做上PE的U盘去PE修复MBR(๑˙ー˙๑)

这不是很简单就可以修好吗(。・`ω´・)

然后我按下了重启键

———————————————————–
方正还原保护卡
启动中
[▓▓▓▓▓ ]
———————————————————–

肯定可以开机,对吧✧٩(ˊωˋ*)و✧

卧槽Σ(っ °Д °;)っ,怎么又重启了?

不能慌,肯定是这破还原卡的问题(๑•̀ㅂ•́)و✧,跳过这个破还原卡试试(ง •̀_•́)ง

于是重启,直接选了硬盘启动

出现了一行字:

Restone Card NotFound

(・∀・*) 誒?

(° ▽、° ) 誒??

这神马鬼还原卡(ʘдʘ|||)?又把正确的Mbr改了!

于是我流畅的进入PE又把引导修了一番ԅ(¯ㅂ¯ԅ),重新启动选择用硬盘引导。

(・∀・*) 这下总可以了吧!

果不其然,熟悉的Win XP启动画面出现在了眼前(。ò ∀ ó。)

你以为这就完了嘛?

当我尝试重启一次时

Restone Card NotFound

卧槽,这神马流氓还原卡啊(`Δ´)!

于是我又重新以上步骤进入了系统,且告知同学们不要尝试重启电脑。

这还没完呢!

每天早晨,早起来给班里开电脑累不累啊!(ノ=Д=)ノ┻━┻

我还想多睡那几分钟呢!(¦3[▓▓]

在一下午过后,当放学时,我留了下来,尝试把这个流氓保护卡给干掉

对了,到现在都没进过BIOS看看呢 (๑• . •๑),看看BIOS设置里面有没有눈_눈

_(:з」∠)_唉?BIOS竟然被上密码了。这品牌机Bios又没啥可以调的啊

还好PE里有清密码的工具ԅ(¯ㅂ¯ԅ)

于是清完密码进BIOS一看,就算我怎么翻都翻不出来还原卡选项

哇塞⊙ω⊙!不会是独立的吧。

瞅了一眼PCI/E插槽列表。是空的唉╯﹏╰。

卧槽(#゚Д゚),这就不好办了(╥ω╥`)

这时,我知道了主板BIOS是内置还原卡啊!
于是又回到了PE,使用MMTools 把BIOS抽取出来。

又用了WinHex修改内容,直接把还原卡模块给清掉了。

哈哈~( ̄▽ ̄~)~,还原卡你去见鬼吧。

于是把我修改的这份固件刷入。重新开机。

果然还原卡见鬼去了~( ̄▽ ̄~)~,系统也正常启动起来了。

而且,IO比以前快了不少!

至此,终于结束了装逼后的补救工作,妈呀,以后再也不敢装逼了ヘ(;´Д`ヘ)

“技術並不可恥”——快播案所感

快播,在當時那個時候可謂是看片神器,與傳統播放軟體不同的是,快播集成了不一樣的播放引擎,應用P2P加速技術以及全格式支援,使其成為了當時最好用的播放器。何曾幾時,我們開啟快播,只為讓在生活在繁雜之中的我們的心,得以休憩。我們不能否認快播曾給我們帶來歡聲笑語——然而現在,快播卻被這樣莫須有的罪名囚禁著。這可謂是擊碎了萬千總是快播使用者的心。

當然因其這種特性,也成為了各黃色網站的欽定播放器。這些網站通過快播的QSI機制,可以使用快播的快取技術及P2P技術,滿足了使用者的“高頻、剛需”。正如王欣太太所說的:

最開始大家用的是迅雷,就是要先下載才能看,而快播只要5-10秒就可以看,如果按每人每天節約半小時計算,可以說快播在迅雷的基礎上幫全中國人省了兩千年。

2016年1月7日、8日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對被告單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及其主管人員被告人王欣、吳銘、張克東、牛文舉進行了公審。

在這場庭審以前,他的名字叫“那個快播CEO”。在這場庭審以後,他成了這個國家最有種的男人。

在審判過程中,快播的辯方展示出一種碾壓姿態,王欣面對公訴方的提問,表現也是無懈可擊。

技術並不可恥

從其表面意思來看:“技術本身是無罪的”。正如菜刀一樣,可以做菜,也可以殺人。只是使用方法或使用的人不同。所以技術本身並不可恥,可恥的是需求。

快播的主營業務是播放器業務、遊戲業務和機頂盒業務。播放器業務靠資訊廣告、搜尋引擎合作以及會員收入。王欣在法庭上解釋道:

第三方網站管理者可以將QSI下載到自己電腦裡,通過編輯視訊得到一個雜湊碼,也就是編號,他如果將編號粘到網上,線民就可以看見視訊了。

快播播放器和快播伺服器不具備釋出功能和搜尋功能,釋出者只能通過其他軟體上傳視訊,快播從中不獲得利益。只是使用個人需求使用了快播的技術平臺,卻判了快播的罪。

若按其邏輯大眾使用百度搜索搜尋淫穢內容是否有罪?

迅雷下載是否有罪?

這個雲那個雲是否有罪呢?

我們手機每天都有收到詐騙資訊,中國移動為什麼不轉型啊?

微信工具從開發到現在,是有多少刑事案件是通過微信傳播淫穢視訊的,還有百度雲,這個雲那個雲的,對還有QQ,QQ最嚴重。為什麼不去關停騰訊公司,百度公司?

你看直播造人,是不是要關鬥魚啊?

這樣說的話,那對所有的技術公司都是一個打擊。在開發技術前,你要預知:“這個技術的使用者會不會拿它去犯法呢?”這對技術的創新何嘗不是一種打擊呢?

王欣:我們只是一家技術研發公司,就算使用者不用我們的技術,也會用其他公司的技術。

雖不得不說快播是促進了淫穢內容的傳播,但倒下了一個快播公司,也無法徹底根治色情內容的傳播,會有新的技術替代它。

正所謂:有需求就有供需不平衡、有供需不平衡就有市場流通的問題。

最後,祝好人一生平安。


来自NAT的话:

其實對於快播被審,我原本是不以為意的。畢竟我從來沒有用過… lol 不過在看了公審之後。我… 蛤蛤蛤蛤 :)

不過笑歸笑,公訴人有幾句話真是說到民眾的心坎裡了啊!加密了不能解密嗎?能!你說為了公正執法,為啥不能呢?哦你說隱私權啊?我跟你講你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你看看你看看,我們一直調侃著說的話,這次終於是被直接了當,大膽的說出來了。有骨氣,佩服!你看看人萬惡的資本主義老美,NSA偷看個隱私還弄個稜鏡項目,偷偷摸摸,根本不像個大國的樣子。再看看我們社會主義國家,完美!查就查,查的你啞口無言,這執法效率沒得說!偷偷傳播淫穢色情,一下子就能被發現了呢!哪像那些資本主義國家,說著治理治理,根本就什麼都不做!你說實打實的證據就擺在伺服器裡,不查,明顯口是心非,心口不一,不作為。

蛤蛤蛤哈蛤蛤,你國真是太棒了!

不過民眾大概是反應過激了(我也是)。難得有吐槽這凌駕於自己頭上的“公正”政策的機會了。也好,有些事情不發洩妥妥的得逼死。讓憤青們噴一噴,事也就了結了。所以感謝公訴人給廣大民眾了這麼一個完美大發洩途徑。

再者說了,其實王欣是不是真清白大家也都清楚——不過,託了公訴人那不著邊際的言語的福,這案子怕是難定罪了。這次搞的這個案子啊,exciting!或許這樣是有助於提高民智的。這場戰爭已經昇華到了另一層面:這已經不僅僅是快播的戰爭,而是對於整個體制的抗爭。

”這真是一場反色情的戰爭嗎?開始也許是的,但現在已經是一場反體制的戰爭了,這是一個比色情嚴重得多的問題,而在這個問題上,王欣被迫站在被告席上,被迫以被告的身份,指控一個體系對人類天性的壓抑和對法律體系的漠視,如果站在被告席上的不是一個被逼著上的王欣,很難想象我們能不能如此諷刺地看到事實真相。“——徐湘楠@知乎

不說了,感覺我已經生活在水深火熱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