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生活 下的所有文章

奈特與麻煩事(2014)

本篇來自《意識流實驗室》第二章節。本篇是「空想」、「中二」而產生的篇章。是在架空世界的世界觀下作成的。行文邏輯、內容不可考。

麻煩的事情總是會遇到的。畢竟不能總是活著,在死去的時間裡,世界是不受控的。奈特在活著的時候可以很輕鬆的對世界做出自己想要的改變,但是在死的世界裡,是世界可以對奈特做出它想要的改變。對此,奈特是沒有辦法違抗的。唯有對世界的服從,才能保持奈特「生理存在」的狀態。若是沒有了生理存在,奈特將沒有辦法回到夢裡的世界,雖然奈特永生了。這裡的狀況就好像科學側那次的銷毀裝置故障的情況一樣,上一個奈特活著,但是這一個奈特卻永遠也無法抵達,只能走向滅亡。只是這樣一想,就大概理解了為什麼出事故那次被銷毀失敗的那個個體為何發狂了。換作是奈特也會是同樣的情況——看著「自己」活的很開心,卻被告知必須被銷毀,換作是誰都會無法接受吧。

所以,為了避免這的事情,奈特的生理存在也是必須被維持的。當然咯,不可避免的就會遇到許多麻煩的事情。

麻煩事有時候會被認為是「沒有用的、不需要的」。但是一個心智健全的生理人是不可能只做「有意義」的事情的,畢竟存在本身便沒有意義。即使是使用世俗的「有意義」的定義,只去做那些「有意義」事情的人生,也太無趣了。只做「有意義」的事情的人生才是無意義的。正是無意義的事情襯托出了意義,「有意義」是從「無意義」中誕生的。

之前說過人際關係。人際關係是身為一個生理活物所必須面對的一個事物。在多數時間,這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當然咯,對於大多人數來說,都不是這樣的。但這件事與奈特所信仰的,摸魚的教義,是互相衝突的。不過,早前有說過,憎恨一種存在的方式是錯誤的,若是否定生理存在,精神存在也會隨之崩壞。所以,為了肯定生理存在,某些麻煩的事情是必須的。

但是大可不必刻意的去製造人際關係。維持最低限度的人際關係便足夠了。當然,刻意的克制也不可取。若是遇見「喜歡」的人的話,或者退一步,遇見「想要結識」的人,是需要去付出一些精力的,因為這並不與摸魚教義衝突,為什麼說不衝突呢?這裡需要回顧摸魚教義的核心:「最大化的減少麻煩的事情」。如果沒有達成的羈絆製造了麻煩,才真的是與摸魚教義所衝突。

不過,假設終究是假設,在現實中要做到並非那樣的簡單。尤其在極端情況下。在極端情況下,刻意製造人際關係是有作用的。奈特沒有遇到過極端狀況,但是就目前的局勢看來,奈特沒有與現實生活中的其他個體有人際往來。哪怕是同住一房的室友們,一個月也不會說上一句話。在這樣的情況下,若是陷入人際關係困境,是很難找到有人與奈特保持相同立場的,這一點很可能引發不必要的麻煩。

雖然奈特是被世界所控制著的,但是透過人際關係,能夠將同樣被世界所控制的個體的行為加以影響,而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對於摸魚教來說,這不失為一種摸魚的好方式。至於方式?誰知道呢,後面也許會想起來談一談吧。

說完人際關係,說說與人相處。與人相處是人際關係中的一環,摸魚教的教義是避免麻煩,在相處上也不例外。「不去反駁」是摸魚教相處方式中常用的一個方式。「不去反駁」頗有些「無為而治」的意味。順其自然便是最好的。這一點是對奈特自身行為加以分析之後得出來的結論。對於自己所相信的事,奈特會找出一堆理由。找出這些理由來並不是要說服對方相信自己的觀點,而是想要告訴對方「奈特是很堅信這一事物的喔!」這麼一個事實。藉由讓對方停止反對自己。沒有要說服對方承認自己觀點的意思。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去說服會更省事。

說到觀點,還有另外一種有趣的現象。這種現象的成因大概是人際關係的緣故,這也是上邊說過的「將同樣被世界所控制的個體的行為加以影響」的一種方式。便是樹立令人敬佩的印象,讓他人成為自己的追隨者。這種方法,就是透過彰顯自己與他人所不同的地方而獲得關注度。具體來說的話,這類人會立足於與社會輿論相反的觀點,以「我最明白」、「我最客觀」、「我的內心不沾世俗,我清高」的想法來否定一切。對待這樣的群體的方式也是不去爭。若是和他們吵起來,只是會堅定他們那種「你是一個渺小的世俗之人」的觀點。

學年回顧

逃離了初中監獄式學校,在高中可算是有了一些自由。今天碰巧翻一下Google Photos,發現了許多舊照片,現在來回顧一下過去的一年:

#1 2015/10/30 — 同學在辦理舉行「法會」。

#2 2015/12/30 — 第一次個人旅遊,第一次去往北京。

接著便就是過年

#3 2016/3/26 — 體驗沒什麼卵用的有軌電車。

#4 2016/4/2 — 第一次去了本事的漫展 撿到了FFF團員在遊行23333

#4 2016/4/2 第一次去了本事的漫展 遇到了FFF團員在遊行23333。

#5 2016/4/17 — 百度糯米與美團請客吃烤肉自助 2333

#5 2016/4/17 — 百度糯米與美團請客吃烤肉自助 2333。

#6 2016/5/23 - 購入了索尼大法進了玄學之坑

#6 2016/5/23 – 購入了索尼大法進了玄學之坑。

#7 2016/7/3 - 潛入了未竣工的地鐵站

#7 2016/7/3 – 潛入了未竣工的地鐵站。

#8 2016/7/6 - 去了天津塘沽爆炸現場周邊 當地的情景觸目驚心 …… 圖中建建築上的凹槽據說是被爆炸掀起的集裝箱砸的

#8 2016/7/6 – 去了天津塘沽爆炸現場周邊。當地的情景觸目驚心 …… 圖中建建築上的凹槽據說是被爆炸掀起的集裝箱砸的。

#9 2016/7/7 - 從天津直接去了上海。

#9 2016/7/7 – 從天津直接去了上海。

#10 2016/7/7 - 在上海參加了CCG漫展,與朋友見了面

#10 2016/7/7 – 在上海參加了CCG漫展,與朋友見了面。

#11 2016/8/13 - 南下去了廣州,深圳,香港。

#11 2016/8/13 – 南下去了廣州,深圳,香港。

相信有人一眼看出火車票不太對勁。我當時購買的是通票,這通票在路上倒是惹了不少麻煩,在經由的個站點的普通工作生根本不認識這種票,只好去找值班站長。在「搶鐵」集團總部——廣州更是直接不給出站,去補票處直接沒收了票紙……說是沒有連起來。

你說我有錢直接坐飛機直接到廣州來中轉行不行?

最後退還了票紙,並賠禮道歉……

#12 2016/8/17 – 深圳福田口岸門口。深圳的 天氣很是多變,如圖,左邊晴天,右邊烏雲密布……

#12 2016/8/17 - 香港街景。

#13 2016/8/17 – 香港街景。

#14 2016/8/17 - 香港夜景。

#14 2016/8/17 – 香港夜景。

#12 2016/8/17 - Kitkat好吃。

#15 2016/8/17 – Kitkat好吃。

img_20160819_153338-pano-11

#16 2016/8/19 – 深圳中英街。這邊Vita檸檬茶35HKD$ 24包利樂包裝。

#15 2016/8/17 - 家附近開了一個App Store,於是乎過來看看

#17 2016/10/15 – 家附近開了一個App Store,於是乎過來看看。

拍到的風景:

img_20161029_171608

電水壺與無響應的文字編輯軟體(2016)

本篇來自《意識流實驗室》第四章節。本篇是「事實探究」而產生的篇章。

世間萬物看似並無聯繫,但又處處相關。「軼事」本身並不奇異,唯有在人將其加以解讀之後,才成了「軼聞」。過分解讀,這也是摸魚的大忌。不必要的想法會增加許多無意義的煩惱。

這次讓奈特陷入思考的是從萬里之外的中國帶到美國的電熱水壺。這個電水壺不知道什麼時候擁有了惡魔一般的力量。只要一開啟這個水壺的電源,奈特的文字編輯軟體就會在五分鐘之內停止響應。

「有趣,非常有趣。」「是有擾亂功效的電磁波!是從水壺裡散發的惡魔之力!必須要除掉!」奈特這樣想著。是的,這與摸魚教的教義是衝突的。這種黑暗的魔法,會製造出很嚴重的麻煩。實際上,在上一篇目時,奈特就這樣丟失了辛辛苦苦寫出來的一千多字。

一個小小的電熱水壺的修行能有多高,奈特這樣想著,把電腦拿到遠處,重啓了文字編輯,同時開啟了電水壺的開關。在剛好五分鐘之後,程序停止響應了,奈特驚呆了。

「竟然已經有了如此高的造詣嗎!這水壺究竟是何方神聖!」。這次,奈特先將電腦放到了五個房間之外的自習室,回到宿舍,打開水壺的電源。但是,在奈特回到自習室之後,看見的是一個無響應的文字編輯。

「果然是這樣嗎。」

在這裡有必要說清楚背景故事。最近奈特自己搭建了NAS,是使用一個板載SATA的開發板搭建的。奈特很開心,在上邊搭建了自己的雲儲存、雲備份。奈特還會直接把正在寫的文檔保存到NAS上面。正好奈特的拖線板上有著幾個2A的USB口,奈特很開心的拿它們來為開發板供電。但是,因為供電的線並不長,所以裸露在外的硬碟很可能會遭到惡魔之力的影響。大概是由於自動保存的關係,使得文字編輯想要往被污染的磁碟裡寫數據,從而污染了自身,導致未響應!一定是著的,奈特為自己的聰明洋洋得意。奈特把電水壺移到了遠處的插頭,開啟了電源。

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過去了。文字編輯沒有被擊潰!果然啊,好一記聲東擊西,差點就將奈特迷惑。在三次試驗後,一肚子茶的奈特粗略的計算了一下,大概兩米的距離就足夠讓這惡魔之力無效化了。於是奈特找來了USB延長線,將開發板移動到了兩米開外,開始紀錄這次與黑暗魔法勢力鬥智鬥勇的經過。

雖然已經一肚子都是茶,奈特還是習慣性的將水壺灌滿,打開了開關。現在的狀況,怎麼說呢,就和動漫裡面立了旗子的主角一樣,立了旗子的奈特的文字編輯,又崩潰了。

「這可難不倒奈特。」這樣想著,奈特將USB延長到了房間的末尾。但是,不出所料,是徒勞的。

「只能讓步了吧。」奈特把熱水壺移到了遠處的插座。雖然這樣每次煮茶都要走幾米,但果然比一直崩潰要好吧。

計謀很成功,文字編輯軟體再也沒有崩潰。

奈特陷入了思考,奈特這次把水壺放到了硬碟旁邊,打開了電源,沒有崩潰。

奈特把電源接到插線板上,開啟電源,崩潰了。

居然,是透過電力線路進行攻擊的嗎!這究竟是怎樣的術式!

不,一定不是魔法。這是科學側的問題!

「難道是因為煮水功率太大,於是開發板掉電了嗎?」奈特這樣想著,把串口連接到開發板上,打開了電熱開關。什麼都沒有發生,至少看起來是這樣的。就算到掛載著外部磁碟的目錄看,文件也都好好的。

奈特試著寫入一個文件,終端卡住了。奈特試著取消掛在硬碟,終端卡住了。

竟然,是這樣的黑科技嗎!透過電力線就能將掛在板子上的SATA硬盤停止工作!也就是說,一開始的方向就錯了嗎!奈特關掉了水壺的電源,可惜硬碟沒有恢復正常。用剛才煮出來的水泡上了一壺茶,開始靜靜的思考。也就是在這時,取消掛載硬碟的命令有了響應。說的是硬碟正在被使用。於此同時,文件也創建完成了。

意識到了什麼的奈特,調出了硬碟供電口的電源指示。5, 0.82A,沒有异常。打开電熱水壺,5V, 0.2A。

0.2A。

總而言之,這就是結論了吧。在有大型用電器使用插線板的時候,插線板上的USB口供電會掉到1A。為SATA供電的是開發板,只給1A電源給開發板,根本無法讓硬碟活動起來。雖然不知道為何沒有電了連接也沒有斷開,但那都已經無所謂了吧。

於是為開發板使用了獨立的USB變壓器,水壺惡魔便再也沒能作祟。

奈特為此研究了整整一個禮拜,喝了不知道多少壺茶。

世間萬物看似並無聯繫,但又處處相關。「軼事」本身並不奇異,奇異的是把「軼事」當成「軼事」的人吧。

看不到,就不會痛苦了吧?

那是一個盛夏。

一個寂靜的午後,在響亮的啼哭中,男孩來到了這個世界,大家都很開心。

「盛夏時節的中午,好哇,好哇,這孩子以後一定生龍活虎」。親戚們這樣說到,他們的臉上是慈愛的笑容。孩子的父親倖福的望著襁褓中的嬰兒,母親臉上掛著笑容,望著窗外。窗外陽光正好,母親心裡想著,幸福,大概就是這樣吧。

多麼美好的畫面,這簡直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刻了,男孩的母親這樣想著。

男孩格外的安靜,不喜歡動,也不喜歡說話。男孩沒有什麼愛好,最喜歡做的事便是和自己的玩具玩了。每天都沉浸在自己的玩具堆裡,不哭不鬧,一玩就能玩一天。男孩覺得特別開心。「一個大男子漢,每天就知道玩這些娃娃,像什麼樣子?」、「這樣下去以後不知道會成為什麼東西!」——男孩的爺爺這麼說,唾沫橫飛著。手指直指著男孩,面目猙獰的望著男孩的父母。

男孩的父親陰沉著臉,手握著空拳,久久不說話。男孩的母親看見這一幕,勸解說「算了吧,小孩子嘛,長大了就會好的」。但是男孩卻沒有這樣的覺悟。他想,人就該是這樣活著的啊。與自己喜歡的事物待在一起,不是最幸福的事情了嗎?

男孩懷裡抱著布娃娃,陽光透過陽臺掛著的衣服的縫隙,灑落在男孩的身上。男孩歪著頭,看著對著自己父母吼叫的爺爺,抱緊了懷裡的娃娃,縮到了沒有陽光的角落裡。男孩看著吵鬧的一家,不敢說一句話。

男孩覺得自己可能是做錯了什麼,偷偷的跑到父母的房間裡,想要道歉。

「那是你的孩子啊,你居然想要把他賣掉?」
「…」

男孩不懂那是什麼意思。但是男孩知道,被買下來的玩具,都變成了自己的東西。

如果自己像玩具一樣被賣掉,自己也會變成別人的東西嗎?男孩沒有說話,男孩說不出話。男孩覺得一定是自己做的不夠好。男孩不敢再和父母說話了,男孩不再敢和人說話了,男孩害怕自己會變成被賣掉的玩具。

時間過得很快,男孩到了幼兒園,很幸運,男孩沒有被賣掉。

男孩變得更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了。每一次做遊戲的時候,男孩都跑的遠遠的。男孩幼兒園的老師悄悄地和男孩的父母說,「你們的孩子——不會是自閉症吧?」。

是不是自閉呢?男孩不知道那是什麼,於是男孩便去問自己的父母。男孩的父母開始慌了,他們認為男孩一定是真的自閉了。「你得多和別的小朋友玩玩。別整體拿著你的玩具。」男孩的父親這樣和男孩說。

「才不。」男孩的心裡想著,男孩依然過著他自己的生活。這件事情在家族之中也逐漸的傳開了。「多好的一個孩子啊,怎麼就成這樣了呢?」,「可惜咯,生出來這麼個玩意」。年幼的男孩不懂這些,只能無辜的看看父母。親戚們看似漫不經心的言語猶如利刃,在男孩父母的心上劃下一條條裂口。

男孩看見父母不開心,很困惑的問父母怎麼了。孩子的父親欲言又止,母親笑了笑,輕聲說道「沒什麼,大人總會有不順心的時候的」。男孩不懂,但是看到父母沒什麼事,便又開開心心的回去和自己的玩具們玩了。

看似平靜的父母實際上已經在爆發的邊緣了。男孩的父母每天為了男孩的事情衝突不斷。「這樣下去絕對不行的!我們應該找個心理醫生幫孩子看看!果然當時就該把他賣了。」,男孩的父親厲聲說道。「他只是個小孩子。所有的孩子都是不一樣的… 你不應該這樣看待你自己的孩子。」最終,還是孩子的母親勝利了。男孩繼續過著他和他的玩具的生活。

能和自己最喜歡的東西在一起,男孩覺得特別開心。

一轉眼之間,男孩便上了小學。

男孩依然繼續著自己的生活方式。獨自一人在角落裡玩著自己的玩具。小孩子的壞心眼總是有的——而且,因為還小,也根本不懂得人應該有個下限。男孩孤僻的性格使得他成為了一個班小朋友的玩具。男孩的玩具被搶走,被丟來丟去。被羞辱,被毆打,被惡作劇。其他的小孩子們看著男孩無助的樣子,看著男孩追著被丟來丟去的玩具又被絆倒在地上絕望的樣子,笑得開心極了。男孩拼了命的搶回自己的玩具,男孩發了一般,彷彿要把積蓄的痛苦全部釋放出來一樣,把周圍的孩子都抓傷了。

老師回來看到這一幕,很嚴厲的責罵了男孩。口中盡是些汙言穢語,男孩無助的看著周圍,別的小朋友們臉上掛著嘲笑,老師的臉上寫滿了鄙夷、憐憫。

男孩想要辯解,男孩覺得很無助。男孩想要被大家喜歡,男孩想要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男孩哭的很傷心,被老師叫來了家長,帶回了家。

男孩很傷心,決定再也不去學校了,死命的賴在家裡,和他的玩具待在一起。玩具已經成了男孩的精神支柱。在經歷了這麼多之後,男孩已經將玩具們當作了自己的摯友、自己的親人,也只有在和玩具在一塊的時候,男孩才會感到安全,感到溫暖。只有在和玩具玩的時候,才沒有欺凌,沒有鄙夷,沒有嘲笑。

男孩的母親很擔憂,便順從了男孩的意願,讓他留在家裡。但男孩的父親卻不樂意了。父親接到了老師的電話——天知道那惡毒的老師說了怎樣的話,男孩的父親變得十分狂暴。母親一直安撫著,可也是杯水車薪。父親的情緒根本無法平復。衝入了正在玩著玩具的男孩的房間,一把將男孩手中的玩具奪過,一用力,扯成了兩半。男孩呆在了房間裡。

棉絮好像雪花一樣,紛紛飄落。

男孩聽不見父親後面說了什麼,只是呆呆的望著被陽光下空氣裡揚塵的反光,手裡緊緊的攥著從空中飄落的幾片棉絮,沒有說話。

「這樣是為了他好。有時候,毀滅當前是為了更好的將來。他不再看到這些玩具,也就不再會有痛苦了。」,不知從何處,男孩的父親聽來了這樣的言論,男孩真的絕望了,在那之後,男孩變得精神恍惚,男孩的父母,將男孩送去了自閉症治療。治療之後,男孩變得害怕一個人,變得很害怕以前的玩具。父母看到這樣的男孩,覺得男孩的自閉好了,他們很開心。

男孩被送回了學校,依舊被欺負著,這時的男孩,有著一種不屬於他年齡的淡定,彷彿看穿了一切,也放棄了掙扎,放棄了抵抗。男孩以為自己的生活就是這樣了,直到一名轉校的小女孩的出現。

小女孩不欺負男孩,他們成為了很好的朋友。每天一起承受著欺負,一起吃飯,一起放學,無話不談,他們過的很快樂。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三年有餘,男孩變的開朗了許多,也不像以前那樣那麼害怕別人了。男孩彷彿找回了曾經與玩具一塊兒玩的開心,男孩的父母也很開心。

時間過得很快,男孩和小女孩不再是男孩和小女孩,他們上了初中。男孩以為這樣的日子可以一直繼續下去,但突然有一天,女孩不再理男孩了。對男孩避的遠遠的,視而不見。男孩很害怕,彷彿童年的陰影又回來了。

男孩很努力的找那個女孩,可是女孩卻怎樣都不理他。

男孩很絕望,男孩開始變得害怕女孩。

男孩開始思考,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呢?

如果是父親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他會怎麼做呢?

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男孩拿起了兒時的玩具。對這些兒時玩物的恐懼,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逝了。男孩拿起了剪刀,自己將玩具的頭剪了下來。男孩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他內心有一個聲音,驅使著男孩這麼做。

男孩用一隻手拎著被剪爛的玩偶的腿,看著滾落到遠處的玩偶的頭,感到一陣的心安。

男孩手裡拎著的娃娃,向外漏著棉絮。玩偶頭裡的填充物,也在滾動的時候灑落了一地。在這夕陽染紅的房子裡,潔白的棉絮上被染了一層紅色。男孩呆呆著看著這一幕,覺得很開心。

有一天吃飯的時候,男孩問父母:「看不到,就不會痛苦了吧?」,男孩父母不知道男孩在說什麼,含糊的回答了一聲,是。

日子就這樣過了大半年,突然有一天,女孩墜樓身亡了。

男孩很恍惚。他不知道為什麼女孩就這樣死了。他連最後說上一句話的機會都沒有。

夜裡,男孩夢見,是自己將女孩推下了樓。男孩感到了一種似曾相識的、安心的感覺。

天亮了,陽光灑落在男孩的臉上,男孩抱著沒有頭的玩偶,安詳的睡著。

活在夢裡

奈特說美好的東西的時候,總是會被反駁。

奈特也知道那是幻想,可還是覺得好棒啊。

只是想要分享心裡想要的那種美好而已,為什麼要惡語相向。

是啦,現實很殘酷… 可現實很殘酷才要有美好的幻想啊。因為有這樣殘酷的現實,才會有渴望美好的夢呀。

為什麼總是打破奈特的夢。

好累啊,不想醒來。 

最近

平穩的度過了大學的第一週,生活上一切皆好。

數學不算難,至少是在奈特可以接受的程度。經濟課有些糟心,教授的嘴裡好像含了橄欖一般,說話教人聽不清。在ECS102課程待了兩堂課,感覺的確是在浪費時間。可是不能drop,於是只能換掉。被要求參加了一場程式設計水平的測試,被調到了CIS351,數據結構課,數學不好不知道會不會吃力。

以及,上週以來某位老朋友又回來了,繼續DoS著奈特的伺服器,讓IPv4的訪問一直進入空路由。不過,不管目的和結果是怎麼樣,這麼多年以來一直沒有改變自己的意志,真可謂不忘初心,這樣的精神也實在難得可貴。希望那位朋友今後能找到自己真正該做的事情,並且這樣的堅持下去,祝好。

思考了下,打算在這個付款週期結束之後,把現有的服務用Github Pages、Mailgun之類的代替。WordPress差不多該拋棄了,剩下一些沒辦法的服務,不要也罷。

幾天前因為某些原因失聯了將近一天,社交帳號也被刪除,甚至觸發了自己bot的生命安全檢測機制。然後想想好像讓一個人消失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嘛。在這樣一個時代,大家不就是網上認識的程度,僅此而已。真正能夠在危機的時候幫上忙果然還是得依靠真正認識的人。也不是說網上就靠不住了,只是即使有實力也愛莫能助罷了。

好耶,是大學。

抵達美國已經兩週了,在大學裡邊也呆了一段時間。什麼感覺?沒有感覺。至少就目前來看,事情都很平穩的進行著。這個週末過去之後,就該開始正式上課了。課程還算是輕鬆——至少看起來算不算很忙的樣子。嗯,立 flag 了。但是這樣的,人生的,傳統意義上的重要的時刻,不立旗子就沒機會了,對不對?(不對。)

到大學裡發現,這個地方遠比想象的要繁華。來這裡之前,腦袋裡的感覺是應該是個小城市,結果發現還是蠻熱鬧的,還能找到味道還算不錯的中餐、韓國菜一類。不遠的地方還有一個亞洲超市,各種在大陸超市裡邊的食物、用品一類都能找到,很是驚奇。另外一點意外就是,這裡還是很熱的。尤其是在宿舍裡頭,沒有空調,通風也比較糟糕。想來這大概是為了冬天到來之後的保暖措施吧。但是在現在這種三十度的天氣裡,有些讓人難以接受的熱。

除了悶熱之外,宿舍還算是不錯的。宿舍算不上大,但是也足夠放下各種東西了,該有的都有。比較驚訝的是宿舍內的網路。牆上的埠是 1Gbps 的,用速度測試的網站的話,上行、下行都能達到 900Mbps+,宿舍內的網口都是內網的,不然就能夠搭個伺服器了。

環境之外,融入到大學裡還是挺困難的。日常英語倒是不成問題,更大的問題是語言之下的思想。室友來自紐約州,溝通不算是太多,但也算是融洽。學校有組織夜間活動一類——我一次也沒有參加。這些夜間活動,多是那些放著大聲的音樂,群魔亂舞的場景。像我這樣的不愛動,害怕吵的,沒有辦法融入到那種環境裡。

食物方面,也能夠接受。在宿舍樓下的食堂是自助式的,偏西式的食物,也會有 Pasta,Pizza 什麼的,味道不算很好,但是相比起高中那時候的食堂要好得多。學校還有別的幾個食堂,還沒有去吃過。(懶。)

不知道開課之後的生活會是怎麼樣,希望我能夠融入進去吧。

奈特在山莊裡

Photo taken by nat at Stowe Mountain Lodge.

Photo taken by nat, at Stowe Mountain Lodge.

即將去大學之前的奈特,來到了Stowe Mountain Lodge。這個地方中文叫作斯托維山,這張照片是早上起床之後拿著手機從陽台上拍出來的,一片的綠色讓人真是心情大好。嗯,因為環境而感到很愉快對奈特來說是很少有的。這裡從 Burlingt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下來之後,坐著車,開了一個多小時的山路,才來到了這個地方。

這個地方意外的令人覺得很舒適,以至於奈特會專門為了這個來寫一篇博文——換作是之前的地方,都是看過便作罷了。前幾天待在紐約市的時候就會覺得整個人處在緊張難受狀態裡面,能夠把人烤熟的太陽加上擁擠的人群、車流,渾濁的空氣,高樓的壓迫。總之是讓人不愉快的體驗。

來到這裡的第一天,原先是計畫拿相機出去取景的。結果泡上一壺茶坐在陽台的躺椅上之後,就完全沒有了想要起來的意願。明明才起床不太久,看著天邊捲動的雲又睡了下去。再次醒來已經過了快兩個小時,但依舊是完全不想動的——起身慢慢的再泡上一壺茶,曬著柔和的陽光,繼續望著遠處的山發呆。在這樣的山莊裡邊待著,就好像到了晚年一樣。腦子裡邊會產生「就這樣度過餘生好了。」的念頭。來到這裡之後,感覺上整個人的生活節奏都變慢了。

要說對這裡的感覺的話,就是這裡除了山,還是山。這能夠從當地的衛星圖裡邊得到證實:

周邊地圖。

周邊地圖。

中間的那些建築物就是奈特所在的山莊了。這個山莊有一個上山的纜車,去往的是 Vermont 的最高峰,上邊也很是雄偉:

Photo taken by NAT on Stowe Mountain

Photo taken by NAT on Stowe Mountain

中間那一塊地方,就是奈特所在的山莊了。

這邊的氣候也很舒服。不同於紐約市的三十度高溫,這裡的秋季都維持在非常舒適的二十度左右。到了夜間會低到十幾度。這地方其實是個滑雪聖地——十月份過後就會開始下雪,不過奈特不會待到那個時候了。

總之就是很舒服的地方,那種感情是溢於言表的。身為理科,筆拙。肚子裡沒什麼墨水,無奈只能表達出這些。

暑假

看看日曆,三個月暑假已經快要到了尾聲。

有些事如果現在不做,那就永遠不會去做了。

這個暑假髮生了很多以前想過,覺得自己沒有可能去做的事情。起因就是看到自己以前記下的這句雞湯話。不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樣才算是真正面對了自己吧。像是這樣的暑假恐怕不會再有了。想了想,也沒有辦法確定這就是自己真的想要的。但是至少這次按照自己的意志做了些什麼。這三個月有一種越休息越累的感覺,可能是閒著沒有做事的時間太久了,空想得太多。果然很多事情不應該想通的,嗯,想明白這一個道理晚了。怎麼說呢,死的距離,可能沒我想象的那麼遙遠。

相比之下,目前更應該注意的是,要上大學了。要說感覺的話好像也就只是那麼回事罷了,心中沒什麼激動的感覺。想來這樣的感覺或許也不錯,就是所謂的平常心?總之,不管是怎樣的一種心態,到了開啟一段新生活的時候了。「好耶,要上大學了!」這樣的想法雖然是有,不過從高中畢業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感覺吧。「好耶,要畢業了!」,然後到了真正畢業的時候也就是那樣而已。沒有什麼轟轟烈烈生離死別的情感,看著周邊的同學們自顧自的感動著,感覺自己像是異類一樣。不用微信的我,甚至畢業三個月還沒有和高中同學有過聯絡。

好吧,這大概是我比較奇怪。

夜深,有時候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就會想,要是全部都可以重來就好了。要是我的一切都在一夜間消失,會不會更加幸福呢?這樣的念頭馬上就會被自己否決,所以有時候覺得自己有點神志不正常。然後就會去想自己是怎麼了。每次都會失敗——想這樣的事情太麻煩了。就當作自己不正常比較好,當作自己不正常比較輕鬆,也會在自己在做事的時候也會輕鬆很多,畢竟不正常的人不會去考慮那麼多,嗯。

比如,寫到這裡我回去讀前面的內容,我會發現這就沒有邏輯。換作是以前,我大概就回去改了,然後以失敗告終。嗯,果然隨心自在多了。

有時候,死掉也許真的是個不錯的選擇。這麼一想的話,一切事情都可以解決了嘛,大不了就是死掉咯。

既然什麼事情都能解決的話,就好好做吧。用死的思想快樂的活著。即使是用最消極的方法,也要讓自己積極的活下去。為了好好的死,好好的活著吧。

無意間看到自己曾經說的這句話,覺得很有意思。那時候的自己,真能找辦法說服自己,比現在的我強多了。忘記了很多過去的事情的我,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不如過去了?

是時候從夢裡醒來了。

無題

在很小的時候,男孩的父母便離異了,所以他與父親生活在一起。他未曾親眼感受父母吵架最後離異的痛苦,或許也是幸運吧。因為父親經常喝酒應酬,所以他不怎麽喜歡和父親交流。他被父親限制只有周六日才可以使用電腦,因為在他的父親眼中,他就是壹個網癮少年,只會玩電腦。

一天晚上,他在和朋友打完遊戲後,便想開始幫助朋友建立壹個論壇。

“該睡覺了!都幾點了?”家長喊道。

“好好好,等弄完了就睡”男孩答道。

不壹會兒家長又問道,男孩又推辭了下。

這時家長,便忍不住了,從屋子便沖了出來,給了男孩兩腳。

男孩對此已經麻木了,畢竟,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邊踢,嘴裏還罵著,或許,這也只是他唯一和孩子溝通的方式。除此,也只會說在孩子身上話了多少多少錢,孩子多麽多麽不懂事了罷?

家長在拔著機箱上的線纜,孩子在周邊也只是冷漠的看著。因為他知道:他根本不能阻止得了他,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拔掉線纜後,家長搬著機箱,生氣的對男孩罵著:“去妳mlgb,還玩什麽,以後妳周末也別想玩了,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便走開了。只剩下男孩坐在原地,抽泣著。

沒人知道他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也沒人知道他在想著什麽。

或許,他在想著如何在說服他的家長;
或許,他在想著去自己常去的電子垃圾站去使用少量的錢再去裝壹臺;
或許,他在極端地想著如何脫離這個家庭,遠走高飛;
或許,他更極端的想著如何做傻事……..

不過誰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