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實談 下的所有文章

談談《巨嬰國》

去年年末的時候,從一位朋友那裡聽說了這本書。那時它還只是一本普通的書,沒有被列入封禁名單。而我對那本書的瞭解也只是『一本心理學著作』而已。我對於心理學一類的事物一直挺感興趣,所以聽說這本書時將它列入了待閱列表裡。

不過那列表已經被堆滿了,在它的前面還有三本書,所以起初預想著是不會這麼快去讀的。然而就在不久前,傳來了這本書被封禁的訊息,封禁的理由很可笑,但調起了我對這本書的興趣。春假前,正好拿到了這本書的 epub,於是決定將它提到列表的最頂端來,打發被大雪堵在宿舍裡的時光。

一般看完書我都是懶得寫評價的 —— 讀書通常不能給我什麼特別強烈的想法或者情緒。但這本讓我實在想提要一提,原本期待甚高,結果卻令人失望。先不說它的內容,它文字表述就很糟糕,閱讀體驗不好,讓人提不起讀下去的勁。不過一部作品的精髓不是它的文字,而是他的內容。所以這本書內容怎麼樣呢?

也不好。雖然它的觀點感覺不差:自我中心 —— 我是神、中式好人 —— 『好人』驅動的人生、被害妄想 —— 我是受害者、集體主義 —— 共生獲利,等等。提出的這些理論的確是一部分人的寫照。但是論述就讓人看著有些難受。像隨筆一樣的文風,除了開頭幾章,之後基本都在說作者自己看到的新聞,諮詢的人,然後引出所謂觀點,邏輯不清,思維極端。看待問題片面,以偏概全,情緒化。還將觀點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彷彿讀者會記不住一樣,很嘮叨。讀完讓我覺得整本書就沒講什麼,只是不停不停的,喋喋不休的用各種個案武斷的說『你看,這就是巨嬰』,牽強的拉回中心論點。一兩次還好,作者反反覆覆,不厭其煩地這麼做。

另外,作者說,『多數國人,都是巨嬰,這樣的國度,自然是巨嬰的國度。』但卻一直用個案來論證,沒有什麼統計資料。『你看新聞裡都是巨嬰,我諮詢的都是巨嬰,我也是巨嬰。所以,多數國人,都是巨嬰。這是巨嬰的國度!』這種情緒化、膚淺的感覺。將一堆個案上升成國民性的問題,企圖用所謂的『巨嬰理論』分析整個中國社會,批這批那,戾氣重。作品裡提及的案例多而雜,讓我摸不著頭腦,感覺有些離題,所以有相當一部分的內容都是略讀過去的,感覺那些都只是廢話。沒看到有邏輯的推理和闡釋。

舉些例子:

巨嬰,即是成年的嬰兒,而嬰兒,特指 1 歲前的孩子。作為由巨嬰們組成的國度,中國吃文化如此發達,特別是廣東,可以從早茶開始,一直吃到晚茶乃至夜宵。就像是,嬰兒永遠在找奶吃。

廣東人不背這鍋好嗎,這什麼論證,請停一下。

所以蘿莉找大叔這種事情,在西方是偶爾出現,在東方則成了常見現象。蘿莉總是嘟著嘴,這是在要奶吃。她們渴望被包容,想要安全感,而同齡人只有熱情,這熱情也常是巨嬰水平的,所以要找大叔。大叔不僅僅是成熟,甚至根本就不是成熟,而其實是具有母性的男人,沒有乳房的『媽媽』。

東方西方掛嘴邊。嘟著嘴就是在要奶吃,太牽強,不知道什麼邏輯,都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吐槽了。

作者在書裡還寫了些彷彿玄學一般的理論。比如把人比作能量體:

人性很複雜,但它的基本邏輯很簡單:一、每個人都是一個能量體。二、能量體伸展出的每一份能量,如被看到,就變成了光明,變成了生的能量,如熱情與創造力。三、能量體伸展出的每一份能量,如不被看到,就變成了黑暗,變成了黑色的、死的能量,如怨恨與破壞力。四、當一個人整個的能量體都被看到,生命就得以證悟。

是啊,人性真是捉摸不透啊。不知道的讀著還以為是要練氣功。

不找例子了,總之一開始真的是震驚,讀到懷疑人生。但讀到後面就釋然了。這本書不是什麼學術性的著作。是一本讓人宣洩情感,尋找自我認同的書。要我來說這本書的話,它就是一個社會觀察故事集,缺乏專業性,卻給自己掛上精神分析的牌子。它描述了一部分人的生活狀態,反映了一些社會現實。從這些現象中,提取了幾種人格,進行批判。所以這書該不該讀?可以讀讀。看看書中所描述的現象,也許會看到自己的影子,審視自己,自知自省。多少會有些啟發。至於書本闡述的道理?不是什麼深奧的理論,幾千字就能說明 —— 怎麼說呢,道理都是大實話,也是大廢話。

也談楊永信

不知何故,最近看見SNS上有人談起了楊永信。本來覺得這人早該被查處或者是別的怎樣了,但看了看新聞才知道,這個人居然還繼續進行著他的電擊網癮治療。

先不說別的,就說自己的感覺。我覺得楊永信挺厲害的,在某種意義上。他憑一己之力建立了一個彷彿反烏托邦的世界。起初,在裡面的人會想要自殺,會想要逃跑,會想要抵抗。不過到了後面,這些都沒影了,只剩下服從。

怎麼做到的?楊永信破壞學員之間的信任,鼓勵互相舉報;破壞親人之間的信任,讓家長舉報孩子。而事實上——的確不少學員和家長們都這樣做了,學員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忠誠,而家長為了讓自己的孩子能儘快的戒掉網癮。看到新聞裡邊有講到這樣的例子:嘗試自殺,被舉報,然後就被連續電擊兩個小時。還有些和父母訴苦,說受不了了,父母去揭發孩子,於是孩子被電擊。有些學員甚至編造理由舉報他人,為了證明自己是真正忠誠。除了破壞信任,還會用電擊強迫學員服用抗抑鬱藥物,讓他們沒有情緒。想象一下那種感覺,自己在一個誰都不能相信的環境裡,提防著所有人。在極度害怕的情況下,向自己唯一信任的生父母訴苦,居然也遭到背叛。那是什麼樣的感覺?之後這些孩子還能有信任別人的能力嗎?

殘破的信任、提心吊膽的環境、強制的情緒控制藥物、不知原因就接受的電擊,在這些因子的共同作用下,學員們都被洗腦了。即使已經離開那個人造地獄,只要網癮復發,也還會被強行送反。簡單來說,就是讓不服從就會被電、不服從就沒法離開這種思想進入到學員求生的本能裡,讓學員不會再有網癮,美名其曰,網癮治療。也沒什麼錯,效果的確有夠顯著,就是別的很多東西也被毀了。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藥物可以殺死病毒。但別忘了,手槍也可以。」網癮是沒了,但是這人怕也是廢了。有人管這個叫做心理康復。好吧,心理康復。感覺挺好笑的,就是不太能笑出來。

楊永信這人要是放到過去,說不定能成為什麼傑出的領導人。集深厚的洗腦功底,強大的控制力和變態的心理一體,就算不能成為什麼領導人,應該也能建立個大邪教團體了。不過也難說——現在是因為其實家長這邊也有點問題。家長挺傻,能傻到付錢把孩子送到地獄裡。他們可能就是懶吧,覺得管教一個行屍走肉比較方便。過去不知道有沒有那麼多傻子。

其實網路還有一點很有意思,就是有些網友喜歡顯得自己很理性。新聞評論裡面還能看到有贊成楊永信的,且數量不少,估摸著也是某種病態心理。仔細想的話挺常見,這部分人的特徵是喜歡特立獨行,與社會輿論相反,顯得自己不沾世俗。別人罵什麼,就給什麼洗地。他們沒有打心底贊成這個被罵的事物,就是想靠自己的不一樣獲得關注罷了。一般就是在現實裡沒什麼社交的人吧。(比如我。)

跑題了,說回楊永信。楊永信簡直是一種極端反社會的存在。但他居然沒被制裁,很有趣。而且到現在還有家長開開心心送孩子去,楊永信也高高興興的接下。洗個腦,收筆錢。不被制裁讓他變本加厲,覺得自己權利大過天。開始支配他人精神,成了一個瘋子。

所以錯在誰?錯的是我們。一度放縱致使這樣一個瘋子建立了這樣的一個機構。是社會成全了楊永信,讓他成為了一個合法虐待狂。如果沒有這些客戶迎合,又怎麼會有楊永信呢?我們批評楊永信,但是我們有沒有反思過自己?

反思個屁,我們錯了個鬼。你要是覺得上面那段是對的,趕緊去被電一下比較好,這就是上面我說的精神病的一種,一句話概括就是,弱智般的孤高自賞的聖母。楊永信這樣是絕對錯誤的。蓄意傷害、非法拘禁、詐騙,隨便一條,楊永信這個搞法,夠他坐穿牢底了。不知道這人是不是有什麼後臺。

不過,楊永信有錯,家長也不是沒有責任。自己沒有起到引導作用,不知道如何解決問題,就把孩子送到這樣的機構,讓孩子變成沒有靈魂的機器。網癮不應該用這樣的手段解決,再者說了,這個時代,大家都有網癮,只是他們比較明顯罷了。

不扯了,反正都是些說爛了的東西,我也就是沒啥事做,隨便寫寫。

新時代的閉關鎖國:大牆之下的無奈之舉

身為一名大陸公民,難免的會經歷境外網站訪問受阻的問題。

在此,讓我們姑且撇開中間人攻擊等種種陋行不談(實際上對於這點,NSA乾的事一樣),單對中國政府的封鎖行為來進行分析。我也曾為此困惱過,摔過路由器,砸過電腦,在心裡也把這網路審查的全家罵了個遍。但是在此,我要維護網路審查的行為。

我處於一個較為特別的小圈子裡。說這圈子特別,就是因為這個圈子並沒有受到太多政治,(自我審查,內容遮蔽)的影響。也就是得益於這一點,我們這圈子裡的一行人能以客觀的角度來看待這些問題。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這樣的運氣。中國內,過半數的人並沒有這樣的看法。(實際上,這是經濟實力的問題。多數的窮人不能以一個客觀,有遠見的看法來看待某些事情。這句話沒有任何驕傲或鄙夷的成分,只是表達個人看法。)為什麼要審查?有些資訊並不能傳入中國。並不是說那些資訊在你看來“沒有什麼”就真的沒有什麼了。的確,那些東西是“沒有什麼”可是某部分人看到那些資訊之後,可能會產生“為什麼國外的東西那麼好?憑什麼我沒有這樣的待遇”,諸如此類的想法。(舉個例子,中美護照尾頁對比,看到它的時候是否心中掠過一絲不爽呢?這樣的例子還有許多,若是大量此類資訊湧入,自然會引發些不好的效果。說政治並不大影響,並沒什麼錯,多數的人並不關注這些,但是對於某些歷史真相,知道的太多真的可能會出問題,i.e. 程式設計隨想 | 誰是最可恨的人?——寫給仇日憤青們。這個站上還有很多,不列舉。)

抵禦文化侵略,傳統思想保護,這些都是大牆的目的。身為一個歷史悠久的國家,過分的西洋文化可能會導致原本文化的喪失。這並不是玩笑——不知何時起,我總會覺得中國許多的東西很糟糕,中國一切很混亂,國產就是爛。然而後來我發現,這種想法並不正確。我們自然不能與諸如Google相比,但是近年來國產,免費的優秀產品越來越多。當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才發覺自己不知何時已經被無意間洗腦了。這樣的文化侵略是在對於境外網站的訪問逐漸積累而產生的——這也就導致大牆對於部分網站時完全封閉,而不是關鍵詞遮蔽。他們想要同過這樣的方式來阻止文化的侵略。

另外,中國在這樣的環境下,生長出了一個又一個復刻的國外網站,幾乎所有被牆的網站都能在中國大陸內找到其相同形式的網站。若是沒有大牆,這些網站可能要比現在發展的艱難得多,甚至根本不會出現。

看起來似乎大牆並不壞,那麼對於大牆為什麼會罵聲一片呢?從一則引用我們來分析一下這個問題。

首先,在校學生翻牆人數中的比例很高,對網際網路資訊審查和資訊封鎖造成極大威脅。據“調查”顯示,“翻牆的人群裡,將近50%是在校學生”。這就是說,傳說中每年花費幾百億的GFW工程差不多有一半是用來對付在校學生的。

接近半數都是學生,這意味著什麼?作為學生的其中一員,使用國外網站做的,也就是查查資料,瞭解技術罷了。相信其他的學生也不過如此。至少——至今我還未見到大陸學生利用翻牆技術進行反動之類。這麼一大片的學生,查著正經的學術內容的時候,被牆了,心中產生對審查的厭惡很容易理解。然而,這就是防火牆所必需付出的代價,若是要阻止文化侵略,西洋思想洗腦,就得放棄一些。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然而,作為一名學生,對於這些事情我比沒辦法有太深入的瞭解。到底審查是對是錯?我給不出肯定的答案。然而,按照我的思想,我更傾向與相信它是有利的。它並沒有把事情做絕?不是嗎。表面上封禁著,若是要看,還是可以檢視的。但是往往有著這些翻牆知識的人,不會去翻看那些(自我審查,內容遮蔽)的內容,即使是看到了,也不過一笑了之,為何要在意這些呢?將翻牆想象為看世界的考驗,既控制了國外能流傳進國內資訊的數量及其觀測者,又阻止了某些素質不佳的人想國際網際網路增添垃圾,從這樣的角度看中國並沒有做錯。

至於思想以及文化這種無形的入侵——我想,恐怕並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若是真想解決,那麼一開始就應該如朝鮮一樣——建立國家區域網。或是早前沒意識到問題,或是不希望人民變得愚昧,中國並沒有這麼做,不管是什麼原因,這很值得我們慶幸。

從幾次的某會來看,中國完全有著封禁一切的能力,某會召開期間,幾乎所有的較為明顯的協議都被封鎖,甚至協議特徵不明顯的ShadowSocks與OpenVPN也遭到封禁,在前些年更是有全境外封禁的例子,大牆已經像人們證明了它的實力。(對於企業之類的說法其實並沒有什麼用,中國只是徘徊於政治與經濟兩項的抉擇之中。放棄外企,抑或是縱容翻牆。中國只是在探索著,希望在這兩者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若是政治問題嚴重到了覆蓋過經濟所帶來的益處,大牆大概會發揮出它的真正實力。)

曾經我是無比的憎恨大牆,但是當我真正深入思考後剩下的卻是悲哀。這悲哀一份是中國仿若歷史倒退一般的閉關鎖國,一份是對這導致閉關鎖國的愚昧人民無知的無奈。閉關鎖國到底是否正確?放開管制到底會導致什麼?中國在這兩個選擇之中做出了看起來穩妥的選項,即使這樣可能導致落後,即使這樣可能導致無知,但這就是中國人,中庸,保守的中國人。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認為網路審查有利,也許,因為我是中國人。

渴望自由是人類的本性,然而人們卻還喜歡控制。當控制者發現自由威脅到了他們的控制之時,自由便不復存在。若人們真的渴望自由,他們需要做的,便是服從控制。從控制中獲得些許的自由是最保守的做法,控制者很顯然也明白這一點,即使他們有做絕的能力,他們並不喜歡把事情做到絕對,這裡面的原因已經頗為明顯。那麼,讓我們祈禱這樣的和諧狀態能持續下去吧。


EDIT:對於往GitHub的DDoS我還是要譴責的。我只是支援適量的網路審查,而並不是無腦憤青。最近郵箱被Greatfire Github Repo的各種吵架填滿,一部分人持著趕走Greatfire的念在Github issue裡就撕了起來(真厲害…)。這樣看來,也許這樣的“和諧”狀態不能持續太久了。Amazon CloudFront那邊似乎也做起了自我審查,說是“The Amazon CloudFront distribution is configured to block access from your country. ”,對此我也很無奈。Greatfire&GFW最終誰會勝利?結果沒有人能知道。

對GitHub的大規模DDoS攻擊已超過80個小時,攻擊者此舉顯然是為了迫使GitHub移除反審查項目Greatfire。DDoS攻擊產生的史翠珊效應(Streisand effect)反而讓更多人知道了Greatfire。攻擊者先後使用了四種DDoS技術攻擊GitHub(未完全確認):第一波是創造性的劫持百度JS檔案利用中國海外使用者的瀏覽器每2秒向託管在GitHub上的兩個反審查項目發出請求,這一手段被GitHub用彈出JS警告alert()防住;第二輪是跨域 攻擊,被GitHub檢查Referer擋住;第三波是DDoS攻擊GitHub Pages;第四波是正在進行中的TCP SYN洪水攻擊,利用TCP協議缺陷傳送大量偽造的TCP連線請求,讓GitHub耗盡資源。對於Greatfire所實現的collateral freedom(PDF),也有許多人對此表達了不滿,Greatfire的做法讓一些CDN服務商遭到了封殺,而GitHub是最新的受害者。

然而很明顯,這攻擊對這名受害者並沒有什麼卵用。反倒是攻擊者,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

世界並非美好——中國周支教所感

歷時五天的湖南之行終是結束了。五天雖然不是什麼很長的日子,但這短短五日中所學到的,卻令我終生受用。原本。去往湖南之前,還對中國周抱著滿腔的期望。

但此行結束之後,卻只剩失望。中國周是很累人的,而且這累不僅僅是來自於身體的累,更多的是心中的累。

心累從何而來呢?

原本我們還是快樂的。滿心歡喜,帶著熱血與激情。但這幾日,將我們的感受完全顛覆了。

支教之時,常常有一位看似清高的人士站於課室後方,著一身黑衣,面露凶光,一言不發,散發出陣陣陰森氣息,幽怨的看著我們一行人上課,讓人頗為難受。

不久後,有個男人來反映我們的問題了。

「就在讓孩子們玩」
「他們能學到什麼」
「哦你們這樣子教啊」
「都是些花哨玩意,孩子們學到什麼了」
「你們上的就是些副科,沒有用」

那個男人說話之時,眼裡沒有一點感情,乾涸的眼眶中裝著無神的眼珠,仿若已不屬於這個世界。

我們自以為很好的教學方式,被這樣殘忍的否認了。不可置否,我們的教學也許沒有幫到孩子什麼。但我們所給孩子帶來的,是未曾有過的快樂。

雖然知道自己做的不好,但心中對於學校老師的厭惡,卻不可抑制的滋生了。這樣的情感逐漸的蔓延開來,並被附加到了許多老師的身上。但厭惡終究只是厭惡,厭惡並沒有使我們「心累」,真正令我們感到憎恨於噁心的,是虛偽。

我們所帶班級任教的老師,一位原本被我們認作了「學校中唯一好的」老師的人,對我們的態度,與其他老師頗為不同。她常常面帶著笑容,說著諸如「你們做的很好啊」「很漂亮」「哇,太棒了」的話語,鼓勵著我們。

是的——我很感激她。我們一直把她當成一名很好的老師。原以為這樣的情感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一次無意間聽到的對話,我們才知道的她的真心。

那是一個陽光普照的下午,夕陽的光照耀著揚起的灰塵,仿若仙境。我們剛完成教室板報的佈置。或許是認為我們已經離開,她不小心說出了一句話:

「真醜啊」

雖然只是這樣一句微不足道的話,卻久久的迴響在我們腦中。終於,我們明白了。從來就沒有人站在我們的這一邊,一切的美好就這樣化作了泡影。當你發現最信任的人以虛偽的姿態對待你,那心中的悲涼,非語言能描繪的出。

夕陽的光在那時變得慘白,陽光照在身上卻讓人嚴寒刺骨。那是我們真正對那所學校的老師感到失望的時刻。

「啊沒有啦,我說的是我們自己做的醜」

她臉上掛著一如既往的笑容,但在這時卻顯得那麼的令人反感。他的辯解,顯得如此的蒼白,無力。

事情已經這樣了,我們也沒有多說什麼。一切照常,我們對她的態度,她對我們的態度,一如既往,但總覺得變了些什麼。

所幸,孩子們的感情都是都是很真切的。

臨行前的那天,孩子們都哭了,哭的很傷心。我們費勁心思的勸解,安撫,卻無濟於事。

然而,每次,總會有破壞場面的畫面出現。我們給小學的東西不少,籃球足球羽毛球,長繩書本醫療箱,諸如此類,固我們捐贈的資金並不多,但總資金卻不少,尤其是對於還是學生,沒有經濟來源的我們。

「才五千啊,那給孩子們不夠啊」

五天,五千,沒有感謝,空留一句抱怨。

我們沒有說什麼,簡單的進行發言道謝,便匆匆離離開的那所學校。

至於我們走了之後,他們的生活會怎樣,老師的態度會怎樣,他們的老師回合他們說什麼,我不知道。這些無憂無慮的孩子,身處大山之中,未來會怎樣,我不知道。這些老師真正的態度是什麼,我不知道。

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我們的中國周,竟是以這樣一種方式結束。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天,回想起來,的確,自己並沒能給學校帶來什麼。我們教學水平頗為貧乏,所教的內容也不甚多。

也許我們唯一留下的,就是孩子們美好的記憶吧。

然而中國周給我們留下了什麼呢?與孩子們美好的回憶?不是——至少,對於我來說,不是。

回想起多年以前不知道在哪裡看到的一句話,突然感受到了其中的真切:

「最可怕的不是別人不信任你,而是別人裝作信任你」

當然,中國周讓我所意識到的不僅僅是這些,這艱苦的五天,讓我確確實實的認識到了自己所處環境的幸福。學會了珍惜身邊所擁有的一切。

這樣珍貴的體驗,我是第一次,恐怕也會是最後一次了。

就是這樣,中國周,再見。

為什麼人們會相信謠言?

不知道是我最近關注的多,還是謠言真的多起來了。

無論微博朋友圈還是Qzone,最近都是各種謠言塞滿,每天看著這些我表示…不!能!忍!啊!

來看看,如何證明文章《日本人因當年核輻射已經變異!》是謠言。

澳大利亞政府已經停止日本人的簽證發放,

美國也是停止日本人的美國移民。

好了,搞定。文章的開頭露餡了。那些在那裡回覆“好可怕”,“真的嘛”還有轉發的人全部都去面壁啊!這種闢謠難度0的…到底怎麼傳那麼開的啊·!

在萊說個難度係數大一點的謠言:我是第 XX 位為災區祈福的人,是詐騙身份資訊的程式。

這個不知鬧哪樣又在微信裡火了起來。要是開個網頁就能盜取資訊,那還讓不讓人活了?人家好不容易找到個好方法宣傳自己的產品,雖然利用同情心這點不太好,但是…能不能給銷售們留條活路啊!!

好好回想一下,需要獲得你身份資訊的微信應用,需要怎樣做啊?

請求授權啊!一點開就是應用的應用怎麼可能獲取你的資訊啊?(你自己填寫例外)

到底為什麼要相信謠言啊!

還有那些什麼小龍蝦用來處理屍體是一種蟲子外國人不吃云云,上網一找輕鬆看穿,為什麼會信呢?

好啦廢話到此結束,就讓我們自己作一篇謠言,來分析人們相信謠言的原因吧。假設我們想要作一個健康方面的謠言,那麼,我們在搜尋引擎上搜索:”有害健康“。然後翻啊翻,看到個”味精有害健康”,好,就是你了。

明確一下目標:
目標:味精
領域:食品安全

味精跟其他化學新增劑一樣,會引起各式各樣的不良反應->味精會引起各式各樣的不良反應->味精有毒->請轉告你的家人!味精含有劇毒,不要再使用!

接下來,搜尋文獻胡攪蠻纏!

The Dangers of Monosodium Glutamate : http://health.howstuffworks.com/wellness/food-nutrition/facts/the-dangers-of-monosodium-glutamate.htm

MSG is Dangerous — The Science Is In :http://www.foodrenegade.com/msg-dangerous-science/

你說你看不懂?這不要緊,你的讀者是不會去看的。(會看得少數人別吵吵)

然後就亂寫害處就好了,記得使用科學文風,就像這樣:

《美國食品安全雜誌》發表Dr.Lonny最近的一項研究,證實味精可能導致緊張,刺痛,妨礙發育、導致肥胖症,失明,影響生殖力,破壞遺傳基因(導致畸胎),致癌等等。

我們都覺得,在做飯做菜的時候,加入少許的味精,能使得食物的味道變得更加鮮美,那麼,味精對人體的危害有多麼大呢?

在美國的某項調查中,在食物中加入MSG(味精)的家庭中,癌症,不孕不育的發病率,要遠遠高於那些不使用MSG的家庭。

味精有害?長期以來,這些傳聞都被認作是謠言。然而,在2014年《美國食品安全雜誌》中引用的Dr.Lonny的一項研究中,證實了味精確實會對人的身體機能造成一系列嚴重影響。

在Dr.Lonny的研究中,味精的危害主要體現在:

  • 面部充血:熱辣辣或燒灼的感覺、舌根腫脹。
  • 緊張:心跳反常或加速、暈眩、頭痛、偏頭痛、頸部僵硬,肌肉收縮、作嘔、失眠、腸胃不適。
  • 刺痛:頸痛、臂痛、胸痛。
  • 麻木:上肢痠軟、情緒低落。
  • 敏感症:哮喘惡化、咳嗽。
  • 妨礙發育、導致肥胖症。
  • 視網膜破壞,甚至失明。
  • 噁心、嘔吐。
  • 影響生殖力(導致不育)、破壞遺傳基因(導致畸胎)。
  • 永久性腦部創傷,長大後弱智。
  • 致癌(特別是在高溫之下,例如燒烤煎炸)。
  • 引發心臟病(因為味精是一種鈉鹽,令血壓增高)。

看完了這些,你還敢使用味精麼?不要為了圖一時口感之快,而害了自己的一生!

參考文獻:

The Dangers of Monosodium Glutamate : http://health.howstuffworks.com/wellness/food-nutrition/facts/the-dangers-of-monosodium-glutamate.htm

MSG is Dangerous — The Science Is In :http://www.foodrenegade.com/msg-dangerous-science/

如果你覺得對你有幫助,請單擊右上角,讓你的家人朋友們也受(shou)益(pian)!

就像這樣…不知道我這爛文筆能不能讓人相信,不過,從這裡我們就能看出造謠所需的手法了。

  • 刻意誇大危害
  • 羅列出“可信的”文獻
  • “科學”語氣
  • 危言聳聽語氣
  • 丟棄部分事實
  • 貼近生活

就是這樣…學會闢謠。

NAT – 2014年8月 寫於昆西

Stanley Parable : 一個遊戲引發的哲學思考

Stanley Parable,某個半條命2的MOD,整個遊戲過程只有一個口舌技能了得、具備上帝視角的旁白大叔不離不棄地陪伴玩家。

這個故事的主角叫 Stanley,他在某一個公司的某一個辦公樓工作,員工編號 427。員工 427 的工作非常簡單:呆在房間,參照顯示屏中的命令,敲擊鍵盤即可。顯示屏會告訴他該按哪個按鍵,按多久,按的順序等等。427 員工的工作就這樣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換做一般人恐怕早已受不了,而 427 員工卻覺得何其自然,彷彿一切都是命中註定,這讓他感到幸福。直到有一天,他意識到顯示屏已經有一個小時沒有發來新的指示了,坐立不安的他,決定走出辦公室一瞧究竟…

遊戲一開頭,便是這麼不可思議的一段遊戲描述。

遊戲的方式很簡單,遊戲中,有個上帝視角的旁白大叔,根據玩家的舉動,不時調整自己的話語。如果玩家按照旁白的指示,一步一步往下走,就會發現遊戲的真相:Stanley一直以來都在被老闆控制著思想,於是他關掉了機器,然後逃出了公司。若是這樣結束遊戲,便沒有體驗到真正的Stanley Parable。

在遊戲的開始就出現了這樣的選擇,旁白說“這時候Stanley走進了左邊的門”,可你其實可以選擇右邊。
一旦你選擇了右邊的門,遊戲就會開始出現詭異的變化,旁白會試圖引導你重新回到正軌上來。但你可以繼續選擇不聽他的,或者也可以按他說的做,遊戲因此將出現非常多個不同的結局,每個結局都在試圖展現一種“違反遊戲的常態”後的錯誤結果。
比如,如果你選擇了右側的門,遊戲可能最終會被引導到一個長達五週目的大迴圈中,在這個迴圈中,遊戲的畫面風格越來越詭異,越來越超現實,旁白會因為忘記了臺詞而一次次重啟遊戲,直到最後卡住。另一個結局則是旁白猛然意識到,Stanley並不是Stanley,而是一個真正的人。於是最後,變成了“你”在觀看Stanley進行著遊戲……

“This is my story” ,遊戲過程中,旁白一直強調著這麼一句話,他隨心所欲操縱周圍的環境,然後以此來嘲笑玩家。而玩家則一次次試圖改變這個“敘事者”框定的故事,企圖對抗他,卻又一次次被捉弄,被丟入深淵,被核彈擊飛,一次次重頭再來。

很多時候,生活中就有許多旁白大叔,他們有著無形的力量,他們永遠的約束著我們,若我們想往東走,心中便可能有一個聲音告訴我們“你該往西走”,這個旁白大叔是無數的外界因素組合起來的,時刻與我們最真實的想法和決定背道而馳。

也就是這樣,漸漸地,我們分辨不清真正的自我和旁白大叔,和Stanley一樣,某一天睡覺醒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在做什麼,該怎麼做。

然而,旁白大也沒有絕對的正誤,時常聽從內心的真實想法,時而顧慮外界的影響,這才是斯坦利在走出迷宮、認清自我,同時又不會陷入死鑽“聽從真正的我”牛角尖的正確方式。

例如真正享受一個遊戲的方式就是拋開一切固有的定式和理所當然的行為,把自己當做遊戲主人公一樣去真正地探索一個未知的世界。

在遊戲中虛擬利益也有可能讓玩家迷失自我,失去玩遊戲尋樂的初心,漸漸將生活中完成任務、追求成果、不允許差池的心態也移架到本應是自由的遊戲中,或許,Stanley Parable也正是希望嘲笑這一點?被虛擬世界束縛的人啊…

“想要打通遊戲,你就必須根據任務目標去做“這樣的思想早就已經深入人心,很顯然,在一個封閉的房間裡,你不可以用正常的手段穿牆。如果你穿過牆壁,就會掉入3D空間的無底深淵,在你打著遊戲的時候,也不會有NPC跑到你面前說“你是段程式碼,你手裡的劍是假的!”

電子遊戲是徹底的“自由世界”,是對傳統視覺藝術的挑戰。

很顯然,電子遊戲的初衷是讓玩家在遊戲中可以控制自己的行動,換句話說,遊戲樂趣的來源,就在於滿足了玩家的控制慾。

但是,遊戲真的是自由的嗎?這個看起來毫無疑問問題,終是到了該令人深刻思考的地步了。

IGCSE中文考試 : 中文考試意義的喪失

近日開始正式的學習IGCSE中文了。

第一感受就是 ” 我真的會中文嘛? “,怎麼說呢,就是屬於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需要那樣回答問題。

嗯…我們舉個栗子。

http://www.cie.org.uk/images/156724-june-2012-question-paper-11.pdf
http://www.cie.org.uk/images/153774-june-2012-mark-scheme-11.pdf

看這些問題和答案… 總之我是沒對多少,完全不能理解答題點為什麼會是這樣。那句話叫什麼?… 嗯 … 對 ,完全GET不到點。

接下來吐槽一些基本上的不同,在IGCSE中文考試中,語言中的連詞是不被贊同的,他們喜歡的是這樣的答案:

(a) 第一段開頭講到的大學教育的功能是什麼?
1 ) 開啟思維能力
2 ) 思維活躍
3 ) 廣納新知
4 ) 利用自己的才智(為自己的人生目標服務)

對,列序號。我第一次回答,是這樣的 “之所以在第一段中提到大學教育…”,首先撞不中他的答案點不說,他居然還認為連詞是會顯得語言水平低下!總之對此語文老師也無奈:“嗯…以前語文成績好的現在可能會差些,反而那些不好的,現在會略有優勢…”,總之,就是以前越好,現在問題越大。

我不能理解,一幫英國人在出 First Language Chinese 的考試到底是要怎麼樣,而且是如何做到用這般詭異的思維來出題…

能把中文題目出的像中文版的TOEFL,不對,是不是該叫TOCFL?(笑)不對,既然是英國佬那就該叫ICLTS吧?蛤蛤蛤

不過,這些還不是槽點,曾經一度以為能將語言種開放性學科固定答案的只有中國,看來不是。

美國課堂上,老師先請孩子講了灰姑娘的故事,講她如何得到仙女和朋友幫助,歷盡繼母和姐姐的阻撓,終於和王子快樂地生活在一起,然後向全班提問。

熱火朝天的課堂氣氛中,孩子們自己得出一連串答案:做事要守時;後媽阻撓灰姑娘是為了給自己女兒機會,她不是壞人……孩子們也找出了故事的不合理之處——“午夜12點後,所有東西都變回原樣,但水晶鞋沒變回去”,老師稱讚道:“天哪,你們太棒了!瞧,偉大的作家也有出錯的時候。”

中國課堂上,一切似乎讓大家更加熟悉:熟悉作者生平,分析故事意義,給課文分段並歸納段落大意,分析這個詞為什麼用得好,那段話為什麼要那樣表達……

故,我們沒理由指責孩子,離開了“標準答案”,他們會拿到一張不及格的答卷;我們也沒理由指責老師,如果用美國老師的教學方式,家長會買賬嗎?學校能同意嗎?我們更沒理由指責學校,美國老師的方式肯定培養不出高考“狀元”,學生甚至可能考不上大學。

這是從老早之前的報道找到的一段話,很顯然,這裡只吐槽中國的標準答案教育是絕對錯誤的。大英帝國的IGCSE才是真真正正標準答案教育啊!

對於標準答案教育,在中國已經逐漸改善,開始注重學生的開放性思維,然而,幸運的,十分有福氣的,又遇上了標準答案教育。

中文考試,該考察的是學生對文段的理解,結合自身的修養來答題,IGCSE這般機械的答案尋找,簡直是對語文字身的一種褻瀆!

僅僅個人觀點,反對勿噴。

論 「地球 = 高階監獄」

看到某「新聞」說道:

據國外媒體11月20日報道,美國最著名生態學家同時也是博士級別的專業科學家最近發表了一個非常震驚論述:經過和多位科學家們的共同研究,發現人類的起源並不是在地球,而是在20萬年-6萬年前被外星人送至地球的!    她表示,“人類一直被認為是地球上進化最完整的生物,但是令人不解的是,我們至今還是不能適應地球環境,這不僅體現在人類對強光的極度敏感上,而且還體現在地球詭異的重力環境,別說擺脫地球束縛飛向太空,即使是坐簡單的升降電梯時人體機能也會受到嚴重的困擾,絕大多數人在上升到遠離地面一定高度之後都會不自然地產生恐高的症狀。    甚至頭暈昏迷,而且不止於此,研究宇宙重力學的科學家們曾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任何太空飛行器在試圖駛離地球軌道時都會受到一股強有力的能量束縛,在地球外圍還存在著一個無形的引力圈!”    愛麗絲·席爾瓦博士繼續強調,“應該有很多人感覺在地球上沒有歸屬感。我認為這至少表明人類之前存在於別的星球,是被高度進化的生物帶到了地球。或許地球是類似於監獄一樣的星球。可能在高度進化的生物看來,人類還沒有進化完全,在我們進化完全之前必須呆在地球上”。    這位美國著名博士難道僅僅是聳人聽聞嗎?這分明是有比人類聰明得不知多少倍的生物給人類設了個套,試圖通過種種手段將人類永遠束縛在地球上,讓人類一直處於他們的掌控之中!即使現在的人類可以發明地外探測器,可以將人送往附近的星球,但這卻無法影響到曾經有高等生物試圖通過地球來囚禁人類的事實!

更深層的監獄:地區被囚禁在太陽系內   時下全世界的無線電望遠鏡都在追蹤到了邊界附近的宇宙飛船,因為美國政府把進入一百二十億公里的宇宙飛船都列入機密,或謊稱不再追蹤,而對外全是報假資料。    氫在太陽系中可能是基本的元素,在客觀的事實上僅適用於內圈的太陽系,最大範圍是直徑二百億公里。氫融合產生的光波在太陽系中是極其強大的,最遠可以傳送到五十億公里,僥倖的情況下才可以達到一百億公里。換言之,關於從地球上看到夜晚的星辰是何種光線,問號很大。    望遠鏡看到的銀河系其實是「電影」,不是客觀事實,哈伯望遠鏡看到的宇宙是「商業巨片」,也不是客觀事實。由於安定民心是重大的項目,故而NASA與各天文臺每日都會耗費巨資發表一些愚民的圖片,事實上實證派科學家一直搞不清楚這些影像到底意味著啥道理。    天文學的理論物理學家是「電影評論員」,宇宙學的理論物理學家則是「呆子」,他們都是「科學宗教」的弘法師,胡說八道講經說法的大師,既不是唯心主義者,也不是唯物主義者,而是離經叛道的幻想家。    我們對「焦距」瞭解的很有限,對物質的瞭解也非常的有限,太陽系外的影像如何能傳到「光年」為單位計算的地區,一直是實證派科學界的不解謎團,至於這些影像是如何傳入太陽系內的,同樣是很大的問號。

以上文章引用某新聞站,有刪減。

雖然,曾有思考過類似的問題,但終究是已放棄告終。

這樣的想法沒有什麼意義,姑且認為它不是什麼陰謀論,是所謂的「真實」,但我們又能做什麼呢?即使我們被愚弄著,監禁著,但我們認為我們所見便是「真實」,環境,理論皆為真事便已足夠。(要扯淡直接就說是黑客帝國設定好了)

我思故我在,我想故其存。認為它是那樣便足矣,即使它真的是假的。追求所謂「真實」能存在什麼意義?

倘若真有其事,這些東西能給發出來?NASA要真偽造那些玩意,這樣發出來的話…

所以說,此類傳聞當其娛樂便好,當作真實對待的後果不忍直視,就算真為事實又能如何?相比起爭論這樣的東西,不如多幹點實事!「空談誤國,實幹興邦」!(笑)

討回中國古代文物 – 真有此必要?

最近看了某本書,裡面便說到了外國人用不正當的方式取得了中國的文物.

其實說起來,那也並不是不正當方式,畢竟他們都是基督教教徒,之間都是十分信任,不分國界的,另外,那些無意中做的事,你噴他淦啥?沒意思的…

不過,那作家也是很有爭議的就是了.

對於老師說的觀點”要譴責什麼人”,我則認為,不必去譴責誰,文物應是屬於世界的,而並非用來據為己有,只要人們知道,”哦,這些是中國的文物”,我覺得,這就夠了,為什麼文物非要佔為己有呢?又是所謂人性的缺陷麼,文章的作者只是挑出了片面的歷史來說,並且認為”這些文物就是我們的”,就是人的佔有慾在作怪.

淺談中國房價高

想必大家都知道中國的房價很高,但原因卻令人疑惑,今天吾輩就分析一下.

大家應該看過這樣的現象:在英國,人們很早就下班,學校很早就放學,這是為何呢?而中國人們卻是出了名的勤奮,也許這看起來和房價沒有什麼聯絡,但是,真的如此嗎?

如果我要說,房價,使國人變得勤奮,也許許多人就會認為這無從談起,實則不然,眾所周知,中國的房價高,一般的年輕人,如果不是事業十分有成的那種,要支付房價,是很有壓力的,甚至連首付也難以支付,許多人就只能貸款或者分期來購買房子,所以,這就給人們塑造的一個”我欠著錢”這樣的觀念,自然,人們就會勤奮工作了,雖然許多人可能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它卻實會推動人們的積極性…

當然,中國的房價高,還有許多原因,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便是銀行,大家都知道,分期付款的房子,如果到了付款的時候,你沒有付款,銀行會收回房子,並將它拍賣出去,但是這又怎麼會影響房價了呢?我們舉個例子來研究:一個房市投資者,買了100套房子,每個100萬,但他都只付了首期,20萬,於是,他欠80*100萬.然後,房子降價了,每套只有50萬了,但他卻欠了銀行80萬,於是,他不要這些房子了.那麼只能由銀行拍賣,拍賣只能得到50*100萬,相當於虧了30*100萬…

所以說,中國的房價,不是不降,而是不能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