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吐槽 下的所有文章

伺服器被偉大的牆堵上的二三事

就在前天,我的伺服器很不幸的被牆了。那時我用著用著 Shadowsocks,突然之間發現自己的IP地址跑去了fallback的伺服器。

第一個反應是,噫,垃圾玩意,又炸了了吧?( ̄. ̄)

然後緊接著我就發現,誒我去,怎麼網站也掛了?(⊙A⊙)

再接著,我就發現,臥槽?SSH都掛了?Σ(° △°|||)

再然後… 我就發現伺服器被牆了。(;´-`)

實際上一開始還有點小激動,臥槽,牆了啊!感覺自己好厲害啊!(。・`ω´・)

之後就開始苦惱了,轉移IP估計沒個一天搞不定。(´._.`) 伺服器上還有別的網站呢,讓別人操心多不好啊。

說轉移,那就轉移吧,發好工單,兩分鐘就拿到了新IP,於是就去把伺服器上的配置檔案全部改了一遍,然後重啟,等待分配新的IP。

重啟一下,嗯… 這不就分到新IP了嗎,接下來該改ns就可以了吧,還是很方便的嘛。( ; ̄ω ̄)ゞ

然後我在瀏覽器裡輸入了新的IP。

一秒… 兩秒… 三秒…

(・∀・*) 誒?

五秒… 八秒.. 十秒… Timeout!

(° ▽、° ) 誒??

(ʘдʘ|||) 這個IP還是個被牆的IP啊!

深呼吸、緩了緩,然後繼續發工單。(´・_・`)

Linode 那邊的客服倒也不敢怠慢,馬上又給了我個新IP。不得不說 Linode 服務還是不錯的 (才不是軟文!_(:з」∠)_

又把配置全部修改一遍,重啟好之後,我打開了瀏覽器,輸入IP。

(・∀・(・∀・ (・∀・*) 可以的吧?可以的吧?一定可以的吧?

很幸運的,只過了一秒,它開啟啦!!(′▽`〃)

本來以為我到這IP轉移就快要結束了,然後殘酷的現實告訴我,我還是太年輕了。

我開啟enom,等待那破網站緩緩地開啟,然後緩緩的開啟登陸介面,輸入使用者密碼,按下提交。

然後就這樣等了好幾分鐘。

噫?密碼不正確?(,,Ծ‸Ծ,,)

好咯,那我換個。

誒?還是不正確?(ㆀ˘・з・˘)

好咯我輸了,重置密碼咯。我緩緩地走完了密碼重置流程,開啟郵箱。

( ・∀・) 郵件呢?

(・∀・*) 誒沒有嘛?

(*・∀・) 奇怪了,在哪裡呀?

(o゜▽゜)o 難道是我填錯了啥?

那再來一次咯…

又走了一次漫長的流程。然而,

還是什麼鬼都沒有啊!(* ̄△ ̄*)

(´・ω・`) 好吧,大概enom郵件系統是殘廢的。

那就手工電郵給enom好了。

下午發出了郵件,enom終於在第二天的凌晨回覆了我(說好的7×24技術支援呢?)。

( ̄o ̄) 噢,讓我回復郵件回答安全問題啊。

( ̄、 ̄) 那我回咯。

當我回答好傳送出去之後,回頭看了眼發過來的郵件,發現了這麼一句話:

My Support Hours: 6:30am - 3:30pm (Pacific Time), Monday through Friday
Out of the office Saturday and Sunday

(|| ̄□ ̄) 你怎麼不去死啊!我急著重設ns呢!

緩了口氣,看了看垃圾郵件。

( ̄ε ̄;) 原來… 新密碼發了給我了啊。

( ̄ー ̄〃) 不過也是凌晨才發過來的,果然enom的郵件系統是殘廢…

之後,我就愉快的修改了DNS,終於將NS恢復了。

你以為這就完了?

沒有!!

當我開啟我的網站的時候,上面赫然寫著五個字母。

hello

Hello 個鬼啊!這是什麼東西啊!(°□°;)

然後在我傻逼一樣的折騰到晚上之後,我終於發現了問題。

我的域名A記錄寫錯了一個數字。

( 。⊿。) 當時我的表情就是這樣的。

好吧,那我就改回來咯…

可是它還是在那兒Hello。

然後我就覺得奇怪了,dig了一下自己的域名。

然後就發現了,它有一個1周的TTL。(; 。。)

無奈,暫時把域名ns切換到Linode NS,然後靜靜的等了十幾分鍾。

( 。 ▽ 。) 它它它它出來啦!我的網站回來啦!

然後終於結束了IP遷移的大工程。(也成功被自己蠢哭

#瞎扯淡# #殘酷的真相# Apple 的 iPad Pro

這一次蘋果可老牛逼了,它又像以前那樣拿那些你永遠拍不出來的照片,和永遠錄不出來的短片糊了你一臉。而且還新增了你永遠也不能畫出來的畫。( ´_ゝ`)

但關鍵就是,蘋果它能讓你感覺,只要你買了那些產品,你就能做到。( ̄、 ̄)

這種小把戲我怎麼會上當。o( ̄ヘ ̄o#)


















o(TヘT o) 好想要啊……

五芒星的故事

在遙遠的東方,有著一群受黑暗壓迫的人民。

這些人民中有著激昂的,嚮往自由的鬥士,有平庸的,過著自己逃亡生活的平民,也有連自己身處迫害中都不被察覺的愚民。

迫害著人民的罪魁禍首,是擁有者控制人民思想,阻擋光明力量的珙斧王。珙斧王有著三個得力的手下,屹東,巔馨,和鐮瞳。珙斧王的威力雖然巨大,但是僅憑他一人控制整個東方,還是頗為困難的。

實際上,屹東,巔馨,和鐮瞳本來和珙斧王不是這樣的關係。屹東,巔馨,和鐮瞳本是盅粿貞傅的的手下。但是珙斧王,他是不被粽裹蒸傅說承認的。為什麼這裡要將粽裹蒸傅專門拿出來講呢?因為粽裹蒸傅其實才是統治整個東方的勢力,控制著粽裹蒸傅的,是一個更強大的勢力,公禪黨。

粽裹蒸傅祕密的聘用了珙斧王,讓他壓迫自己的臣民。雖然這是被多數人所熟知的,但是粽裹蒸傅,依舊不承認。

再說回屹東,巔馨,和鐮瞳。他們很顯然也是瞭解珙斧王的存在的,珙斧王時常會給他們命令,讓他們觀察人民的動向,或是幫助健全其黑暗的壓迫勢力。

然而,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會有反抗。在珙斧王的壓迫下,追逐光明的勇士們召喚出了五芒星。五芒星為勇士們開闢出了一條通往光明的大道,在那之後,人們又可以接觸到光明的世界了。

然而,好景不長。五芒星的廣泛應用引起了珙斧王的注意,加上近期是坦克要壓馬路的重要時刻,怎能讓五芒祕術發揚?於是,珙斧王下令要封殺五芒星。最先採取行動鎮壓五芒星的人,是屹東。屹東阻斷了勇士們通往五芒星的道路,讓他們與五芒星的聯絡幾乎完全切斷。然而,但這也帶來了一些壞處。那就是,不僅僅是五芒星,其他的事物也被無意的波及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反而加重了人們反抗的聲音——但是,依舊沒有人站出來打倒屹東。實際上,他們也沒有辦法打倒屹東,因為掌握著大權的珙斧王隸屬於執政者,珙斧王隨時都能將反抗者押入大牢。

巔馨也是對五芒星制壓嚴重的手下之一。巔馨與屹東不同,它雖然並不阻斷人民與五芒星之間的聯絡,但是卻用同樣惡毒的手段,黯淡了五芒星的光芒。同樣的,他們的人民們也是苦不堪言而無力反抗。

至於鐮瞳——他對五芒星的干擾很少,出了珙斧王下達的指令外,他對人民沒有額外的迫害。所以,不少屹東與巔馨管理下的人民們,轉移到了鐮瞳所在之地。但是巔馨身為年長的手下之一,自然不會希望自己的臣民全部離去,巔馨給予了部分臣民特別的許可權——他們與五芒星的聯絡不會受到限制。所以,許多的臣民都會向這些特別的人購買通往五芒星光芒的樞紐。這些人中比較出名的是金瓶王和柒夜王,他們都是些有錢的主兒,權利也大,尤其是柒夜王們,他們一部分來自西方的資本世界,這一部分人甚至珙斧王都不敢得罪。

然而,隨著珙斧王威力的增長,一位召喚五芒星的領頭者,被珙斧王的守衛們審訊了。在那之後,這位勇士隱名埋姓,銷燬了召喚五芒星的法術書,並打算不再接觸任何法術。曾經被他救贖的人們,現在也只能在他的五芒星祭壇祭奠這位勇士。

然而,倒下一位勇士,還會有千千萬萬位勇士。現在,一個又一個的勇士拿起記憶中的五芒星祕術,擔起了召喚五芒星的偉大使命。甚至有些為此不惜鉅款,逃向遙遠的西方,離開珙斧王的統治——只為了繼續研究召喚五芒星的祕術。

這就是五芒星與珙斧王的故事。

世界並非美好——中國周支教所感

歷時五天的湖南之行終是結束了。五天雖然不是什麼很長的日子,但這短短五日中所學到的,卻令我終生受用。原本。去往湖南之前,還對中國周抱著滿腔的期望。

但此行結束之後,卻只剩失望。中國周是很累人的,而且這累不僅僅是來自於身體的累,更多的是心中的累。

心累從何而來呢?

原本我們還是快樂的。滿心歡喜,帶著熱血與激情。但這幾日,將我們的感受完全顛覆了。

支教之時,常常有一位看似清高的人士站於課室後方,著一身黑衣,面露凶光,一言不發,散發出陣陣陰森氣息,幽怨的看著我們一行人上課,讓人頗為難受。

不久後,有個男人來反映我們的問題了。

「就在讓孩子們玩」
「他們能學到什麼」
「哦你們這樣子教啊」
「都是些花哨玩意,孩子們學到什麼了」
「你們上的就是些副科,沒有用」

那個男人說話之時,眼裡沒有一點感情,乾涸的眼眶中裝著無神的眼珠,仿若已不屬於這個世界。

我們自以為很好的教學方式,被這樣殘忍的否認了。不可置否,我們的教學也許沒有幫到孩子什麼。但我們所給孩子帶來的,是未曾有過的快樂。

雖然知道自己做的不好,但心中對於學校老師的厭惡,卻不可抑制的滋生了。這樣的情感逐漸的蔓延開來,並被附加到了許多老師的身上。但厭惡終究只是厭惡,厭惡並沒有使我們「心累」,真正令我們感到憎恨於噁心的,是虛偽。

我們所帶班級任教的老師,一位原本被我們認作了「學校中唯一好的」老師的人,對我們的態度,與其他老師頗為不同。她常常面帶著笑容,說著諸如「你們做的很好啊」「很漂亮」「哇,太棒了」的話語,鼓勵著我們。

是的——我很感激她。我們一直把她當成一名很好的老師。原以為這樣的情感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一次無意間聽到的對話,我們才知道的她的真心。

那是一個陽光普照的下午,夕陽的光照耀著揚起的灰塵,仿若仙境。我們剛完成教室板報的佈置。或許是認為我們已經離開,她不小心說出了一句話:

「真醜啊」

雖然只是這樣一句微不足道的話,卻久久的迴響在我們腦中。終於,我們明白了。從來就沒有人站在我們的這一邊,一切的美好就這樣化作了泡影。當你發現最信任的人以虛偽的姿態對待你,那心中的悲涼,非語言能描繪的出。

夕陽的光在那時變得慘白,陽光照在身上卻讓人嚴寒刺骨。那是我們真正對那所學校的老師感到失望的時刻。

「啊沒有啦,我說的是我們自己做的醜」

她臉上掛著一如既往的笑容,但在這時卻顯得那麼的令人反感。他的辯解,顯得如此的蒼白,無力。

事情已經這樣了,我們也沒有多說什麼。一切照常,我們對她的態度,她對我們的態度,一如既往,但總覺得變了些什麼。

所幸,孩子們的感情都是都是很真切的。

臨行前的那天,孩子們都哭了,哭的很傷心。我們費勁心思的勸解,安撫,卻無濟於事。

然而,每次,總會有破壞場面的畫面出現。我們給小學的東西不少,籃球足球羽毛球,長繩書本醫療箱,諸如此類,固我們捐贈的資金並不多,但總資金卻不少,尤其是對於還是學生,沒有經濟來源的我們。

「才五千啊,那給孩子們不夠啊」

五天,五千,沒有感謝,空留一句抱怨。

我們沒有說什麼,簡單的進行發言道謝,便匆匆離離開的那所學校。

至於我們走了之後,他們的生活會怎樣,老師的態度會怎樣,他們的老師回合他們說什麼,我不知道。這些無憂無慮的孩子,身處大山之中,未來會怎樣,我不知道。這些老師真正的態度是什麼,我不知道。

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我們的中國周,竟是以這樣一種方式結束。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天,回想起來,的確,自己並沒能給學校帶來什麼。我們教學水平頗為貧乏,所教的內容也不甚多。

也許我們唯一留下的,就是孩子們美好的記憶吧。

然而中國周給我們留下了什麼呢?與孩子們美好的回憶?不是——至少,對於我來說,不是。

回想起多年以前不知道在哪裡看到的一句話,突然感受到了其中的真切:

「最可怕的不是別人不信任你,而是別人裝作信任你」

當然,中國周讓我所意識到的不僅僅是這些,這艱苦的五天,讓我確確實實的認識到了自己所處環境的幸福。學會了珍惜身邊所擁有的一切。

這樣珍貴的體驗,我是第一次,恐怕也會是最後一次了。

就是這樣,中國周,再見。

為什麼人們會相信謠言?

不知道是我最近關注的多,還是謠言真的多起來了。

無論微博朋友圈還是Qzone,最近都是各種謠言塞滿,每天看著這些我表示…不!能!忍!啊!

來看看,如何證明文章《日本人因當年核輻射已經變異!》是謠言。

澳大利亞政府已經停止日本人的簽證發放,

美國也是停止日本人的美國移民。

好了,搞定。文章的開頭露餡了。那些在那裡回覆“好可怕”,“真的嘛”還有轉發的人全部都去面壁啊!這種闢謠難度0的…到底怎麼傳那麼開的啊·!

在萊說個難度係數大一點的謠言:我是第 XX 位為災區祈福的人,是詐騙身份資訊的程式。

這個不知鬧哪樣又在微信裡火了起來。要是開個網頁就能盜取資訊,那還讓不讓人活了?人家好不容易找到個好方法宣傳自己的產品,雖然利用同情心這點不太好,但是…能不能給銷售們留條活路啊!!

好好回想一下,需要獲得你身份資訊的微信應用,需要怎樣做啊?

請求授權啊!一點開就是應用的應用怎麼可能獲取你的資訊啊?(你自己填寫例外)

到底為什麼要相信謠言啊!

還有那些什麼小龍蝦用來處理屍體是一種蟲子外國人不吃云云,上網一找輕鬆看穿,為什麼會信呢?

好啦廢話到此結束,就讓我們自己作一篇謠言,來分析人們相信謠言的原因吧。假設我們想要作一個健康方面的謠言,那麼,我們在搜尋引擎上搜索:”有害健康“。然後翻啊翻,看到個”味精有害健康”,好,就是你了。

明確一下目標:
目標:味精
領域:食品安全

味精跟其他化學新增劑一樣,會引起各式各樣的不良反應->味精會引起各式各樣的不良反應->味精有毒->請轉告你的家人!味精含有劇毒,不要再使用!

接下來,搜尋文獻胡攪蠻纏!

The Dangers of Monosodium Glutamate : http://health.howstuffworks.com/wellness/food-nutrition/facts/the-dangers-of-monosodium-glutamate.htm

MSG is Dangerous — The Science Is In :http://www.foodrenegade.com/msg-dangerous-science/

你說你看不懂?這不要緊,你的讀者是不會去看的。(會看得少數人別吵吵)

然後就亂寫害處就好了,記得使用科學文風,就像這樣:

《美國食品安全雜誌》發表Dr.Lonny最近的一項研究,證實味精可能導致緊張,刺痛,妨礙發育、導致肥胖症,失明,影響生殖力,破壞遺傳基因(導致畸胎),致癌等等。

我們都覺得,在做飯做菜的時候,加入少許的味精,能使得食物的味道變得更加鮮美,那麼,味精對人體的危害有多麼大呢?

在美國的某項調查中,在食物中加入MSG(味精)的家庭中,癌症,不孕不育的發病率,要遠遠高於那些不使用MSG的家庭。

味精有害?長期以來,這些傳聞都被認作是謠言。然而,在2014年《美國食品安全雜誌》中引用的Dr.Lonny的一項研究中,證實了味精確實會對人的身體機能造成一系列嚴重影響。

在Dr.Lonny的研究中,味精的危害主要體現在:

  • 面部充血:熱辣辣或燒灼的感覺、舌根腫脹。
  • 緊張:心跳反常或加速、暈眩、頭痛、偏頭痛、頸部僵硬,肌肉收縮、作嘔、失眠、腸胃不適。
  • 刺痛:頸痛、臂痛、胸痛。
  • 麻木:上肢痠軟、情緒低落。
  • 敏感症:哮喘惡化、咳嗽。
  • 妨礙發育、導致肥胖症。
  • 視網膜破壞,甚至失明。
  • 噁心、嘔吐。
  • 影響生殖力(導致不育)、破壞遺傳基因(導致畸胎)。
  • 永久性腦部創傷,長大後弱智。
  • 致癌(特別是在高溫之下,例如燒烤煎炸)。
  • 引發心臟病(因為味精是一種鈉鹽,令血壓增高)。

看完了這些,你還敢使用味精麼?不要為了圖一時口感之快,而害了自己的一生!

參考文獻:

The Dangers of Monosodium Glutamate : http://health.howstuffworks.com/wellness/food-nutrition/facts/the-dangers-of-monosodium-glutamate.htm

MSG is Dangerous — The Science Is In :http://www.foodrenegade.com/msg-dangerous-science/

如果你覺得對你有幫助,請單擊右上角,讓你的家人朋友們也受(shou)益(pian)!

就像這樣…不知道我這爛文筆能不能讓人相信,不過,從這裡我們就能看出造謠所需的手法了。

  • 刻意誇大危害
  • 羅列出“可信的”文獻
  • “科學”語氣
  • 危言聳聽語氣
  • 丟棄部分事實
  • 貼近生活

就是這樣…學會闢謠。

NAT – 2014年8月 寫於昆西

腦殘粉:他們到底怎麼了?

2014年,那是一個夏天,一群腦殘粉們在中國的網際網路上弄了個大新聞。

近日EXO腦殘粉們鬧得挺凶。本來吧,我沒什麼興趣聊這些,但這次雲南地震,腦殘粉們的反應我就略不能接受了。其實,那些已經不能稱作腦殘粉了,腦殘粉的定義是這樣的:

表示對某人或某事物的瘋狂崇拜已至毫無理由地、理性喪失地維護所鍾愛的人或事物的人。他們不容許他人對自己崇拜的東西有任何負面評論。 ——萌娘百科

腦殘粉,是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而出現的一個名詞,通常指的是那些對於名人以及不同的品牌極度痴迷,瘋狂追求以至於失去了個人理智的人的一種稱呼,這樣的一種人會對任何不利於他們所追求的名人或者品牌的言論進行猛烈的攻擊,甚至傷及無辜。常常與他人發生口角,導致大規模網路戰爭。 ——百度百科

無論哪個百科的定義,我都看不見有幸災樂禍的存在啊!那幫人…你!們!就!是!在!玷!汙!腦!殘!粉!這!個!詞!啊! 好了淡定下來,然我們來分析一下這幫不可思議人類的行為吧。

某隻不可思議人類:韓國沒地震就好 其他地方震不震無所謂

另一隻不可思議人類:不知道遠在韓國的權志龍歐巴會不會受到影響 支那人太噁心了過幾天權志龍歐巴過生日還要地震 晦氣啊

更不可思議的人類:震死才好 才沒有垃圾黑權志龍歐巴

當時看到這些真的是有的驚呆的感覺,腦袋裡的第一想法就是:”臥屮,這是五毛黨在炒作吧!“。支那人是你該叫的嗎?然後最後一句真是看到心寒吶。然後還有諸如”聽說中國雲南地震啊哈哈哈哈哈哈 死了XXX人還好沒有韓國人“,”韓國人認識的繁體字比中國人多“云云,太多了,已經不想提。

好了,無腦黑夠了。幫腦殘粉們說點話,讓我們換個立場考慮,你天天被人罵腦殘粉,會不會很生氣嘞?然後…就會很想發洩嗯就這樣了。

腦殘粉之所以變得腦殘,就是因為有一群腦殘黑陪著他們腦殘!沒事黑人家幹嘛,愛崇拜崇拜,少管他,除非他們有嚴重冒犯,不然,少和他們一般見識。

腦殘粉其實不是這幾年才出現的新物種,外國人們對這類人有個很高大上的稱謂:“極度痴迷”或者“極度痴迷主義“。百度百科是這麼說的:

一旦“極度痴迷者”將自己視為某一特定群體的一員,他的忠誠度是相當可怕的。自己選中的產品絕對不會出錯,而“其他產品”則絕對不是好貨。對自己選中的品牌,他人的任何指責都是異端邪說,甚至是對上帝的褻瀆。而且,“極度痴迷者”通常將自己視為所選中產品的“福音傳道者”。——百度百科

在極度痴迷主義之下,宗教信仰什麼的都太弱了,信仰的力量已經足夠強大了,舉些不太好的例子:”全能神“,”法輪功“。想想全能神早前的報道:“她是惡魔,就是邪靈,打死她!”,就能想象出極度痴迷者有多厲害了。

嗯——就是這樣的一種情懷,不可思議人類對待他們的偶像時候的心態就是這樣的,不能理解的話,就想一下你看到上面那幾句雲南地震腦殘粉法發評論時的感受,我不確定,但我相信在他們看到腦殘黑的時候,與我們的心態是一樣的。

個人觀點,不喜勿噴。

NAT – 2014年8月 寫於昆西

TOEFL考試走起,祝願自己有個好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