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吐槽 下的所有文章

談談《巨嬰國》

去年年末的時候,從一位朋友那裡聽說了這本書。那時它還只是一本普通的書,沒有被列入封禁名單。而我對那本書的瞭解也只是『一本心理學著作』而已。我對於心理學一類的事物一直挺感興趣,所以聽說這本書時將它列入了待閱列表裡。

不過那列表已經被堆滿了,在它的前面還有三本書,所以起初預想著是不會這麼快去讀的。然而就在不久前,傳來了這本書被封禁的訊息,封禁的理由很可笑,但調起了我對這本書的興趣。春假前,正好拿到了這本書的 epub,於是決定將它提到列表的最頂端來,打發被大雪堵在宿舍裡的時光。

一般看完書我都是懶得寫評價的 —— 讀書通常不能給我什麼特別強烈的想法或者情緒。但這本讓我實在想提要一提,原本期待甚高,結果卻令人失望。先不說它的內容,它文字表述就很糟糕,閱讀體驗不好,讓人提不起讀下去的勁。不過一部作品的精髓不是它的文字,而是他的內容。所以這本書內容怎麼樣呢?

也不好。雖然它的觀點感覺不差:自我中心 —— 我是神、中式好人 —— 『好人』驅動的人生、被害妄想 —— 我是受害者、集體主義 —— 共生獲利,等等。提出的這些理論的確是一部分人的寫照。但是論述就讓人看著有些難受。像隨筆一樣的文風,除了開頭幾章,之後基本都在說作者自己看到的新聞,諮詢的人,然後引出所謂觀點,邏輯不清,思維極端。看待問題片面,以偏概全,情緒化。還將觀點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彷彿讀者會記不住一樣,很嘮叨。讀完讓我覺得整本書就沒講什麼,只是不停不停的,喋喋不休的用各種個案武斷的說『你看,這就是巨嬰』,牽強的拉回中心論點。一兩次還好,作者反反覆覆,不厭其煩地這麼做。

另外,作者說,『多數國人,都是巨嬰,這樣的國度,自然是巨嬰的國度。』但卻一直用個案來論證,沒有什麼統計資料。『你看新聞裡都是巨嬰,我諮詢的都是巨嬰,我也是巨嬰。所以,多數國人,都是巨嬰。這是巨嬰的國度!』這種情緒化、膚淺的感覺。將一堆個案上升成國民性的問題,企圖用所謂的『巨嬰理論』分析整個中國社會,批這批那,戾氣重。作品裡提及的案例多而雜,讓我摸不著頭腦,感覺有些離題,所以有相當一部分的內容都是略讀過去的,感覺那些都只是廢話。沒看到有邏輯的推理和闡釋。

舉些例子:

巨嬰,即是成年的嬰兒,而嬰兒,特指 1 歲前的孩子。作為由巨嬰們組成的國度,中國吃文化如此發達,特別是廣東,可以從早茶開始,一直吃到晚茶乃至夜宵。就像是,嬰兒永遠在找奶吃。

廣東人不背這鍋好嗎,這什麼論證,請停一下。

所以蘿莉找大叔這種事情,在西方是偶爾出現,在東方則成了常見現象。蘿莉總是嘟著嘴,這是在要奶吃。她們渴望被包容,想要安全感,而同齡人只有熱情,這熱情也常是巨嬰水平的,所以要找大叔。大叔不僅僅是成熟,甚至根本就不是成熟,而其實是具有母性的男人,沒有乳房的『媽媽』。

東方西方掛嘴邊。嘟著嘴就是在要奶吃,太牽強,不知道什麼邏輯,都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吐槽了。

作者在書裡還寫了些彷彿玄學一般的理論。比如把人比作能量體:

人性很複雜,但它的基本邏輯很簡單:一、每個人都是一個能量體。二、能量體伸展出的每一份能量,如被看到,就變成了光明,變成了生的能量,如熱情與創造力。三、能量體伸展出的每一份能量,如不被看到,就變成了黑暗,變成了黑色的、死的能量,如怨恨與破壞力。四、當一個人整個的能量體都被看到,生命就得以證悟。

是啊,人性真是捉摸不透啊。不知道的讀著還以為是要練氣功。

不找例子了,總之一開始真的是震驚,讀到懷疑人生。但讀到後面就釋然了。這本書不是什麼學術性的著作。是一本讓人宣洩情感,尋找自我認同的書。要我來說這本書的話,它就是一個社會觀察故事集,缺乏專業性,卻給自己掛上精神分析的牌子。它描述了一部分人的生活狀態,反映了一些社會現實。從這些現象中,提取了幾種人格,進行批判。所以這書該不該讀?可以讀讀。看看書中所描述的現象,也許會看到自己的影子,審視自己,自知自省。多少會有些啟發。至於書本闡述的道理?不是什麼深奧的理論,幾千字就能說明 —— 怎麼說呢,道理都是大實話,也是大廢話。

某廠商的「精準IP定位API」

無意之間,看見了百度的高精度IP定位API。在這裡找到了能夠拿來測試的工具。該怎樣說呢,這API還真是,非常有趣。

舉個例子,如果把之前 @lbx 的,位於新加坡shadowsocks 服務器的 IP 進行查詢,會得到奈特曾經就讀的高中的位置:

百度的定位API

百度的定位API

先不管為什麼這個頁面標題是「AIP」而不是「API」,我一個新加坡服務器,怎麼就跑到佛山去了呢?但是位置的確是對的,這個代理服務器主要是在學校裡邊使用,學校的移動網絡連接這台新加坡服務器速度比較快。所以猜測是,手機上的,百度開發的 App,提交了用戶的 GPS 信息到服務器上。和用戶的 IP 位址進行匹配,然後由此生成 IP-CIDR 到 GPS 座標的對應吧。

於是接下來對其餘幾個 shadowsocks 服務器進行考察,發現也是類似的效果。例如日本的機子被認為在濟南,而正好那裡有頻繁使用日本服務器的用戶。

要說的話,百度這個做法其實挺危險。透過公網 IP 對應 GPS,會增加網民被「人肉」的危險。從前,知道了對方 IP 位址後,只能獲得大概的地理位置,需要花費好一番功夫才能拿到精確地理位置需要一番周折。而現在百度幫忙做了這個工作,這是要搞事情啊。並且,若百度真的是使用這樣的方式定位,但一定數量的人開始搗亂,例如偽造 GPS 位址之後,定位信息也會錯亂。

權利、權力、自由(2016)

本篇來自《意識流實驗室》第十八章節。本篇是「思考」、「說教」而產生的篇章。

時隔半年又寫起這本不是書的書,是因為聽到了有意思的蠢話。果然對於蠢話這種東西奈特非常敏感。但奈特為什麼會對這樣反駁別人有興趣?感覺上很奇怪。這是一種「權利」嗎?但是仔細想的話,這個算是「自由」吧。雖然有時候好像冒犯到別人了。怎樣都好,這一點不是重點。

是上禮拜的事情了吧。那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記得是「任何人都沒有拯救他人的權利」。這句話讓人摸不著頭腦,而且很蠢的用了「權利」這個字眼。為什麼拯救是「權利」?

於是為了討論這個,專門使用命令行工具匯出聊天記錄,找到了段落。順便這裡要吐槽一下,為什麼某聊天軟件的中文搜索這麼爛!為什麼這麼久了也沒有進行任何修復?反正因為這個奈特花了差不多四小時才把全部訊息匯出來。但之後用 grep 只花了幾百毫秒就找到了想要的訊息。估計是軟體內的搜索對西文優化了吧,導致搜索中文完全不可用。

跑題了。因為部落格使用的字型不能顯示簡體字,所以用軟體轉把原話換成了繁體字。

有人說:我們誰都沒有拯救他人的權利。
真的嗎?
我難以言說這句話的正確性。
因為這本來就是沒有結論的。

讓我們姑且把這裡的關係分為 拯救者 和 被拯救者 吧。

如果說,被拯救者懷著感恩的心態的話,無論拯救者做了什麼,結果如何,他自己是否會難受,他都會默然接受。甚至在拯救者陷入危機的時候去救他。
這樣的人,不會在乎“是否有資格一說”,而是選擇順應命運。

如果說,被拯救者對所有人都充斥著敵意的話,那麼他確實很有可能認為“沒有資格拯救人”

……

可以舉例的太多,理由也可以是各式各樣的。那麼不妨換一個切入點是考慮這個問題:

人際關係模式,或稱內在的關係模式大可分為4種:
1. 我行,你不行
2. 你行,我不行
3. 我不行,你也不行
4. 我行,你也行

只有第4種才是良性的關係模式,前3種雖然在具體案例中,多數會顯現出病態的模式,但是有些模式的存在卻並無問題。
因此,請公正地看待這4種模式,絕不能因為我稱:第4種是良性的就否認其它。

話切回正題:
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很簡單:所謂是否有拯救他人權利,只不過是由人內在的關係模式決定的罷了——
譬如我作為旁觀者,如果我認可你的實力,我定會支援;縱使我內心持某種觀點,但一旦認可,恐也是會動搖。
譬如我作為拯救者,如果我持有“你我均行”的邏輯,那麼他會認為我能夠這樣做。
……

說到底,權利是什麼,維護自己的利益罷了。如果一個人覺得被拯救是一種傷害,那麼自然會去主張這個權利。而反之呢?

這在不同的事件中會有不同的體現、各人的心態甚至還會有千差萬億的區別,但核心邏輯大抵如此。

那麼結論呢?
如果說這個答案是“是”,那麼就會出現這樣的邏輯:
人們在路上看見有人被強姦,沒有選擇出手相助,而是在一旁吶喊著讓受害者自己反抗。
為什麼這個比喻是恰當的?因為“是否有權利拯救一個人”這個答案如果是“否”的話,那麼受苦的人要麼選擇隨波逐流,要麼自己反抗。因為別人“沒權利”。

如果說這個答案是“否”,那麼又會出現這樣的邏輯:
人們在路上看見有人被強姦,他們出手相助,但是犯罪者突然從人們看不見的地方掏出了一把刀,將救援者砍翻,並開始進一步用刀虐待受害者。
為什麼這個比喻是恰當的?因為選擇救援就意味著“推動事情發展”、意味著“承擔責任”

所以說:這個問題有答案嗎?沒答案。
當然你要說:受害者的力量非常大反而把犯罪者給反制,或者說:我可以潛伏在角落打給警察之類的。那恭喜你:擡槓成功了。

但是如果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呢?實際的情況很可能遠比這個複雜的多。

信仰不同,結果必定不同。雖然從說這句話(本段內容的第一句)的人的人生經歷來看,這句話大概有一些出處可尋。但我終究也不想管那些罷了。

不過比起這個問題的答案,有一點更重要的是——
請不要私自下結論,在人性和道德面前,我們本就是盲人,不要摸到象的某處就說別人摸到的部位是錯的。

文章挺長的,對於這樣的毅力我們要抱予敬佩。不過看完至少能確定標題沒有記錯。

因為文章很長,所以一開始認為對方應該是有好好思考的。但後來發現文章長短跟邏輯並沒有什麼聯繫。一直在寫意識流實驗室果然早就該明白這一點。不過,在解讀這篇東西之前,我們先把議論的標題分析一下。

「任何人都沒有拯救他人的權利」。

在說「權利」之前,我們聊聊「權力」。「權力」是一種力量,具象來說就是「發言權」這樣的東西吧。「政府擁有權力。」這一種感覺。也就是說是一種控制的力量,不知道如何表達的微妙的情感。而「權利」就應該是從這當中產生的。「權利」像是有「權力」的人給予他人的一種「利益」。就像是「公民權」這樣的感覺,「權利」一般說的是受保護的利益。在現實裡的話就是法律吧。至少奈特自己的感覺是如此。

那麼回歸正題,法律有沒有給予我們拯救他人的力量?亦或是,我們有沒有從拯救他人中獲得利益?

根本就狗屁不通嘛!

「拯救他人」這件事不受法律保護,亦不是我們的一項「利益」。所以它根本就不是一種「權利」。那它是什麼?它是一種自發的行為。你可以做,亦可以不做。一般我們管這叫「自由」,不叫「權利」。想通了這些,重新看一次上面的文章。就成了「應不應該拯救」的問題了。

從這個角度解讀,看起來文章好像有道理。可是邏輯上還是有錯誤。

首先,「被拯救者對所有人都充斥著敵意的話」,就不能稱之為「拯救」了。說這句話的「拯救者」就好像「同性戀是錯誤的!我們要拯救同性戀!」一樣。雖然這個例子有點問題,但意思應該能夠傳達到。意思是說,在這種情況下,妳的「拯救」,對於「被拯救者」是「拯救」嗎?就算不是上面的假設,把「被拯救者」從自甘墮落中「拯救」出來是「拯救」嗎?不是。因為「拯救」是不能違反「被拯救者」的意志的,所以在文中那種假設不能算是「拯救」。

「說到底,權利是什麼,維護自己的利益罷了。」這說明本人也是明白的,但是還有一個缺陷:「如果一個人覺得被拯救是一種傷害」,這種情況和上面相同。造成傷害的「拯救」是違抗「被拯救者」的意志的。不能算作「拯救」。

「人們在路上看見有人被強姦,沒有選擇出手相助,而是在一旁吶喊著讓受害者自己反抗。」,這裡,拯救是真正的「拯救」。因為通常被強姦的受害者會希望被拯救。既然我們先前否定了「拯救」是一種「權利」,這裡內容也就不深究。因為這裡內容要表達的是「我們應該拯救」,也就是「我們有拯救的理由」這個意思。

但是後面有這樣的假設:「但是犯罪者突然從人們看不見的地方掏出了一把刀,將救援者砍翻,並開始進一步用刀虐待受害者。」通過這個假設,想說明我們「沒有權利」拯救。但為什麼?

「推動事情發展」?「承擔責任」?

但是要明白,這根本就不是拯救者的錯,拯救者哪來什麼責任?是罪犯本身的錯誤,是罪犯的責任。雖然這個事情發生在「拯救」之後,但這事情不是由「拯救」導致的。雖然人們常說「前因後果」,但沒有人說過「前後」就一定要是「因果」,不能叫作「推動事情發展」。舉個例子,「新總統上台後,滯漲明顯加劇。」這句話。一個處在糟糕狀況下的經濟體,無論是新總統還是就總統來管理,都會導致「滯漲明顯加劇」。這裡也是一樣,不「拯救」就不會「進一步用刀虐待受害者」?別想了,帶著刀就能夠說明施害者有這樣的意圖了。拯救不拯救不是決定犯罪是否傷害受害者的因素。用這個理由否定「拯救」是站不住腳的。

「這個問題有答案嗎?沒答案。」是的,沒答案。這問題本身就有問題,沒法回答。就好像「空氣看起來是什麼聲音的?」這樣的問題一樣,沒有答案,沒有人能給出答案。

至於餘下的內容,奈特沒有懂。但大概已經沒有了反駁的意義。

電水壺與無響應的文字編輯軟體(2016)

本篇來自《意識流實驗室》第四章節。本篇是「事實探究」而產生的篇章。

世間萬物看似並無聯繫,但又處處相關。「軼事」本身並不奇異,唯有在人將其加以解讀之後,才成了「軼聞」。過分解讀,這也是摸魚的大忌。不必要的想法會增加許多無意義的煩惱。

這次讓奈特陷入思考的是從萬里之外的中國帶到美國的電熱水壺。這個電水壺不知道什麼時候擁有了惡魔一般的力量。只要一開啟這個水壺的電源,奈特的文字編輯軟體就會在五分鐘之內停止響應。

「有趣,非常有趣。」「是有擾亂功效的電磁波!是從水壺裡散發的惡魔之力!必須要除掉!」奈特這樣想著。是的,這與摸魚教的教義是衝突的。這種黑暗的魔法,會製造出很嚴重的麻煩。實際上,在上一篇目時,奈特就這樣丟失了辛辛苦苦寫出來的一千多字。

一個小小的電熱水壺的修行能有多高,奈特這樣想著,把電腦拿到遠處,重啓了文字編輯,同時開啟了電水壺的開關。在剛好五分鐘之後,程序停止響應了,奈特驚呆了。

「竟然已經有了如此高的造詣嗎!這水壺究竟是何方神聖!」。這次,奈特先將電腦放到了五個房間之外的自習室,回到宿舍,打開水壺的電源。但是,在奈特回到自習室之後,看見的是一個無響應的文字編輯。

「果然是這樣嗎。」

在這裡有必要說清楚背景故事。最近奈特自己搭建了NAS,是使用一個板載SATA的開發板搭建的。奈特很開心,在上邊搭建了自己的雲儲存、雲備份。奈特還會直接把正在寫的文檔保存到NAS上面。正好奈特的拖線板上有著幾個2A的USB口,奈特很開心的拿它們來為開發板供電。但是,因為供電的線並不長,所以裸露在外的硬碟很可能會遭到惡魔之力的影響。大概是由於自動保存的關係,使得文字編輯想要往被污染的磁碟裡寫數據,從而污染了自身,導致未響應!一定是著的,奈特為自己的聰明洋洋得意。奈特把電水壺移到了遠處的插頭,開啟了電源。

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過去了。文字編輯沒有被擊潰!果然啊,好一記聲東擊西,差點就將奈特迷惑。在三次試驗後,一肚子茶的奈特粗略的計算了一下,大概兩米的距離就足夠讓這惡魔之力無效化了。於是奈特找來了USB延長線,將開發板移動到了兩米開外,開始紀錄這次與黑暗魔法勢力鬥智鬥勇的經過。

雖然已經一肚子都是茶,奈特還是習慣性的將水壺灌滿,打開了開關。現在的狀況,怎麼說呢,就和動漫裡面立了旗子的主角一樣,立了旗子的奈特的文字編輯,又崩潰了。

「這可難不倒奈特。」這樣想著,奈特將USB延長到了房間的末尾。但是,不出所料,是徒勞的。

「只能讓步了吧。」奈特把熱水壺移到了遠處的插座。雖然這樣每次煮茶都要走幾米,但果然比一直崩潰要好吧。

計謀很成功,文字編輯軟體再也沒有崩潰。

奈特陷入了思考,奈特這次把水壺放到了硬碟旁邊,打開了電源,沒有崩潰。

奈特把電源接到插線板上,開啟電源,崩潰了。

居然,是透過電力線路進行攻擊的嗎!這究竟是怎樣的術式!

不,一定不是魔法。這是科學側的問題!

「難道是因為煮水功率太大,於是開發板掉電了嗎?」奈特這樣想著,把串口連接到開發板上,打開了電熱開關。什麼都沒有發生,至少看起來是這樣的。就算到掛載著外部磁碟的目錄看,文件也都好好的。

奈特試著寫入一個文件,終端卡住了。奈特試著取消掛在硬碟,終端卡住了。

竟然,是這樣的黑科技嗎!透過電力線就能將掛在板子上的SATA硬盤停止工作!也就是說,一開始的方向就錯了嗎!奈特關掉了水壺的電源,可惜硬碟沒有恢復正常。用剛才煮出來的水泡上了一壺茶,開始靜靜的思考。也就是在這時,取消掛載硬碟的命令有了響應。說的是硬碟正在被使用。於此同時,文件也創建完成了。

意識到了什麼的奈特,調出了硬碟供電口的電源指示。5, 0.82A,沒有异常。打开電熱水壺,5V, 0.2A。

0.2A。

總而言之,這就是結論了吧。在有大型用電器使用插線板的時候,插線板上的USB口供電會掉到1A。為SATA供電的是開發板,只給1A電源給開發板,根本無法讓硬碟活動起來。雖然不知道為何沒有電了連接也沒有斷開,但那都已經無所謂了吧。

於是為開發板使用了獨立的USB變壓器,水壺惡魔便再也沒能作祟。

奈特為此研究了整整一個禮拜,喝了不知道多少壺茶。

世間萬物看似並無聯繫,但又處處相關。「軼事」本身並不奇異,奇異的是把「軼事」當成「軼事」的人吧。

也談楊永信

不知何故,最近看見SNS上有人談起了楊永信。本來覺得這人早該被查處或者是別的怎樣了,但看了看新聞才知道,這個人居然還繼續進行著他的電擊網癮治療。

先不說別的,就說自己的感覺。我覺得楊永信挺厲害的,在某種意義上。他憑一己之力建立了一個彷彿反烏托邦的世界。起初,在裡面的人會想要自殺,會想要逃跑,會想要抵抗。不過到了後面,這些都沒影了,只剩下服從。

怎麼做到的?楊永信破壞學員之間的信任,鼓勵互相舉報;破壞親人之間的信任,讓家長舉報孩子。而事實上——的確不少學員和家長們都這樣做了,學員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忠誠,而家長為了讓自己的孩子能儘快的戒掉網癮。看到新聞裡邊有講到這樣的例子:嘗試自殺,被舉報,然後就被連續電擊兩個小時。還有些和父母訴苦,說受不了了,父母去揭發孩子,於是孩子被電擊。有些學員甚至編造理由舉報他人,為了證明自己是真正忠誠。除了破壞信任,還會用電擊強迫學員服用抗抑鬱藥物,讓他們沒有情緒。想象一下那種感覺,自己在一個誰都不能相信的環境裡,提防著所有人。在極度害怕的情況下,向自己唯一信任的生父母訴苦,居然也遭到背叛。那是什麼樣的感覺?之後這些孩子還能有信任別人的能力嗎?

殘破的信任、提心吊膽的環境、強制的情緒控制藥物、不知原因就接受的電擊,在這些因子的共同作用下,學員們都被洗腦了。即使已經離開那個人造地獄,只要網癮復發,也還會被強行送反。簡單來說,就是讓不服從就會被電、不服從就沒法離開這種思想進入到學員求生的本能裡,讓學員不會再有網癮,美名其曰,網癮治療。也沒什麼錯,效果的確有夠顯著,就是別的很多東西也被毀了。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藥物可以殺死病毒。但別忘了,手槍也可以。」網癮是沒了,但是這人怕也是廢了。有人管這個叫做心理康復。好吧,心理康復。感覺挺好笑的,就是不太能笑出來。

楊永信這人要是放到過去,說不定能成為什麼傑出的領導人。集深厚的洗腦功底,強大的控制力和變態的心理一體,就算不能成為什麼領導人,應該也能建立個大邪教團體了。不過也難說——現在是因為其實家長這邊也有點問題。家長挺傻,能傻到付錢把孩子送到地獄裡。他們可能就是懶吧,覺得管教一個行屍走肉比較方便。過去不知道有沒有那麼多傻子。

其實網路還有一點很有意思,就是有些網友喜歡顯得自己很理性。新聞評論裡面還能看到有贊成楊永信的,且數量不少,估摸著也是某種病態心理。仔細想的話挺常見,這部分人的特徵是喜歡特立獨行,與社會輿論相反,顯得自己不沾世俗。別人罵什麼,就給什麼洗地。他們沒有打心底贊成這個被罵的事物,就是想靠自己的不一樣獲得關注罷了。一般就是在現實裡沒什麼社交的人吧。(比如我。)

跑題了,說回楊永信。楊永信簡直是一種極端反社會的存在。但他居然沒被制裁,很有趣。而且到現在還有家長開開心心送孩子去,楊永信也高高興興的接下。洗個腦,收筆錢。不被制裁讓他變本加厲,覺得自己權利大過天。開始支配他人精神,成了一個瘋子。

所以錯在誰?錯的是我們。一度放縱致使這樣一個瘋子建立了這樣的一個機構。是社會成全了楊永信,讓他成為了一個合法虐待狂。如果沒有這些客戶迎合,又怎麼會有楊永信呢?我們批評楊永信,但是我們有沒有反思過自己?

反思個屁,我們錯了個鬼。你要是覺得上面那段是對的,趕緊去被電一下比較好,這就是上面我說的精神病的一種,一句話概括就是,弱智般的孤高自賞的聖母。楊永信這樣是絕對錯誤的。蓄意傷害、非法拘禁、詐騙,隨便一條,楊永信這個搞法,夠他坐穿牢底了。不知道這人是不是有什麼後臺。

不過,楊永信有錯,家長也不是沒有責任。自己沒有起到引導作用,不知道如何解決問題,就把孩子送到這樣的機構,讓孩子變成沒有靈魂的機器。網癮不應該用這樣的手段解決,再者說了,這個時代,大家都有網癮,只是他們比較明顯罷了。

不扯了,反正都是些說爛了的東西,我也就是沒啥事做,隨便寫寫。

關於 Wacom 繪圖板在 OS X 上訪問 Keychains 時的彈窗

有著 Wacom 驅動字樣的彈窗

有著 Wacom 驅動字樣的彈窗

最近發現,有時 Safari 在訪問鑰匙串的時候,若是點選「允許」,或是「總是允許」,便會出現一個含有 PenTableDriver 字樣的彈窗。

這很令人費解,PenTabletDriver 是 Wacom 所使用的驅動程式,照理不應該和鑰匙串有什麼聯絡,一開始我甚至懷疑是不是 Wacom 的驅動程式被替換成了什麼盜取 Keychains 的惡意程式。之後,我將連線在電腦上的 Wacom 繪圖板移除,並且關閉 Wacom 的驅動再嘗試同樣的操作,OS X就沒有再次讓我輸入密碼了。

於是秉著一種求知的精神,我看了看控制檯,發現只要 Wacom 驅動程式執行著,即使 Wacom 繪圖板沒有接在電腦上邊,每次嘗試訪問鑰匙串都會有這樣一句日誌:

Ignoring user action since the dialog has received events from an untrusted source.

調查之,發現在 Stack Exchange 上也有人遇到了類似的問題(在使用第三方的,「控制」窗口的軟體,例如 Alfred 時。),仔細瞭解之後明白,這是 OS X 內建的一種安全機制,為了阻止未授權的應用模擬使用者點選鑰匙串會話上的「允許」按鈕。並不算什麼大發現,但是的確很有趣。

另外這也說明了 Wacom OS X 驅動即使在 Wacom 沒有連線的時候也會嘗試模擬輸入。

好耶,美國好強。

「你知道嗎,美國控制著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口,九十七的經濟,九十五的軍事預算喔。」
「好耶,美國好強哦。」
「美國可以輕鬆的幹掉整個國家喔。」
「好耶,那又怎樣?」
「國家被幹掉的話,就無價可歸了喔!」
「好耶,奈特會無家可歸。」
「而且,會死的喔?」
「奈特也可以殺死自己喔。」
「…」
「好耶,奈特和美國一樣強了!」

装逼失败两三事

今天,我本想在同学面前装个逼,把自己做的win to go U盘插到了班级电脑上,在大家面前风风光光装了一次逼。直到上课时才拔下来。

直到上课,老师用电脑时才发现计算机在无限重启。

一开始,我想:我用Win2GO不写硬盘啊!怎么炸了!!Σ(っ °Д °;)っ

不过一般也就是MBR炸掉了,修复下就好了~( ̄▽ ̄~)~

就这样电脑重启了一节课_(:з」∠)_,老师只好口头对答案了。

下课后,我立马拿着做上PE的U盘去PE修复MBR(๑˙ー˙๑)

这不是很简单就可以修好吗(。・`ω´・)

然后我按下了重启键

———————————————————–
方正还原保护卡
启动中
[▓▓▓▓▓ ]
———————————————————–

肯定可以开机,对吧✧٩(ˊωˋ*)و✧

卧槽Σ(っ °Д °;)っ,怎么又重启了?

不能慌,肯定是这破还原卡的问题(๑•̀ㅂ•́)و✧,跳过这个破还原卡试试(ง •̀_•́)ง

于是重启,直接选了硬盘启动

出现了一行字:

Restone Card NotFound

(・∀・*) 誒?

(° ▽、° ) 誒??

这神马鬼还原卡(ʘдʘ|||)?又把正确的Mbr改了!

于是我流畅的进入PE又把引导修了一番ԅ(¯ㅂ¯ԅ),重新启动选择用硬盘引导。

(・∀・*) 这下总可以了吧!

果不其然,熟悉的Win XP启动画面出现在了眼前(。ò ∀ ó。)

你以为这就完了嘛?

当我尝试重启一次时

Restone Card NotFound

卧槽,这神马流氓还原卡啊(`Δ´)!

于是我又重新以上步骤进入了系统,且告知同学们不要尝试重启电脑。

这还没完呢!

每天早晨,早起来给班里开电脑累不累啊!(ノ=Д=)ノ┻━┻

我还想多睡那几分钟呢!(¦3[▓▓]

在一下午过后,当放学时,我留了下来,尝试把这个流氓保护卡给干掉

对了,到现在都没进过BIOS看看呢 (๑• . •๑),看看BIOS设置里面有没有눈_눈

_(:з」∠)_唉?BIOS竟然被上密码了。这品牌机Bios又没啥可以调的啊

还好PE里有清密码的工具ԅ(¯ㅂ¯ԅ)

于是清完密码进BIOS一看,就算我怎么翻都翻不出来还原卡选项

哇塞⊙ω⊙!不会是独立的吧。

瞅了一眼PCI/E插槽列表。是空的唉╯﹏╰。

卧槽(#゚Д゚),这就不好办了(╥ω╥`)

这时,我知道了主板BIOS是内置还原卡啊!
于是又回到了PE,使用MMTools 把BIOS抽取出来。

又用了WinHex修改内容,直接把还原卡模块给清掉了。

哈哈~( ̄▽ ̄~)~,还原卡你去见鬼吧。

于是把我修改的这份固件刷入。重新开机。

果然还原卡见鬼去了~( ̄▽ ̄~)~,系统也正常启动起来了。

而且,IO比以前快了不少!

至此,终于结束了装逼后的补救工作,妈呀,以后再也不敢装逼了ヘ(;´Д`ヘ)

“技術並不可恥”——快播案所感

快播,在當時那個時候可謂是看片神器,與傳統播放軟體不同的是,快播集成了不一樣的播放引擎,應用P2P加速技術以及全格式支援,使其成為了當時最好用的播放器。何曾幾時,我們開啟快播,只為讓在生活在繁雜之中的我們的心,得以休憩。我們不能否認快播曾給我們帶來歡聲笑語——然而現在,快播卻被這樣莫須有的罪名囚禁著。這可謂是擊碎了萬千總是快播使用者的心。

當然因其這種特性,也成為了各黃色網站的欽定播放器。這些網站通過快播的QSI機制,可以使用快播的快取技術及P2P技術,滿足了使用者的“高頻、剛需”。正如王欣太太所說的:

最開始大家用的是迅雷,就是要先下載才能看,而快播只要5-10秒就可以看,如果按每人每天節約半小時計算,可以說快播在迅雷的基礎上幫全中國人省了兩千年。

2016年1月7日、8日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對被告單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及其主管人員被告人王欣、吳銘、張克東、牛文舉進行了公審。

在這場庭審以前,他的名字叫“那個快播CEO”。在這場庭審以後,他成了這個國家最有種的男人。

在審判過程中,快播的辯方展示出一種碾壓姿態,王欣面對公訴方的提問,表現也是無懈可擊。

技術並不可恥

從其表面意思來看:“技術本身是無罪的”。正如菜刀一樣,可以做菜,也可以殺人。只是使用方法或使用的人不同。所以技術本身並不可恥,可恥的是需求。

快播的主營業務是播放器業務、遊戲業務和機頂盒業務。播放器業務靠資訊廣告、搜尋引擎合作以及會員收入。王欣在法庭上解釋道:

第三方網站管理者可以將QSI下載到自己電腦裡,通過編輯視訊得到一個雜湊碼,也就是編號,他如果將編號粘到網上,線民就可以看見視訊了。

快播播放器和快播伺服器不具備釋出功能和搜尋功能,釋出者只能通過其他軟體上傳視訊,快播從中不獲得利益。只是使用個人需求使用了快播的技術平臺,卻判了快播的罪。

若按其邏輯大眾使用百度搜索搜尋淫穢內容是否有罪?

迅雷下載是否有罪?

這個雲那個雲是否有罪呢?

我們手機每天都有收到詐騙資訊,中國移動為什麼不轉型啊?

微信工具從開發到現在,是有多少刑事案件是通過微信傳播淫穢視訊的,還有百度雲,這個雲那個雲的,對還有QQ,QQ最嚴重。為什麼不去關停騰訊公司,百度公司?

你看直播造人,是不是要關鬥魚啊?

這樣說的話,那對所有的技術公司都是一個打擊。在開發技術前,你要預知:“這個技術的使用者會不會拿它去犯法呢?”這對技術的創新何嘗不是一種打擊呢?

王欣:我們只是一家技術研發公司,就算使用者不用我們的技術,也會用其他公司的技術。

雖不得不說快播是促進了淫穢內容的傳播,但倒下了一個快播公司,也無法徹底根治色情內容的傳播,會有新的技術替代它。

正所謂:有需求就有供需不平衡、有供需不平衡就有市場流通的問題。

最後,祝好人一生平安。


来自NAT的话:

其實對於快播被審,我原本是不以為意的。畢竟我從來沒有用過… lol 不過在看了公審之後。我… 蛤蛤蛤蛤 :)

不過笑歸笑,公訴人有幾句話真是說到民眾的心坎裡了啊!加密了不能解密嗎?能!你說為了公正執法,為啥不能呢?哦你說隱私權啊?我跟你講你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你看看你看看,我們一直調侃著說的話,這次終於是被直接了當,大膽的說出來了。有骨氣,佩服!你看看人萬惡的資本主義老美,NSA偷看個隱私還弄個稜鏡項目,偷偷摸摸,根本不像個大國的樣子。再看看我們社會主義國家,完美!查就查,查的你啞口無言,這執法效率沒得說!偷偷傳播淫穢色情,一下子就能被發現了呢!哪像那些資本主義國家,說著治理治理,根本就什麼都不做!你說實打實的證據就擺在伺服器裡,不查,明顯口是心非,心口不一,不作為。

蛤蛤蛤哈蛤蛤,你國真是太棒了!

不過民眾大概是反應過激了(我也是)。難得有吐槽這凌駕於自己頭上的“公正”政策的機會了。也好,有些事情不發洩妥妥的得逼死。讓憤青們噴一噴,事也就了結了。所以感謝公訴人給廣大民眾了這麼一個完美大發洩途徑。

再者說了,其實王欣是不是真清白大家也都清楚——不過,託了公訴人那不著邊際的言語的福,這案子怕是難定罪了。這次搞的這個案子啊,exciting!或許這樣是有助於提高民智的。這場戰爭已經昇華到了另一層面:這已經不僅僅是快播的戰爭,而是對於整個體制的抗爭。

”這真是一場反色情的戰爭嗎?開始也許是的,但現在已經是一場反體制的戰爭了,這是一個比色情嚴重得多的問題,而在這個問題上,王欣被迫站在被告席上,被迫以被告的身份,指控一個體系對人類天性的壓抑和對法律體系的漠視,如果站在被告席上的不是一個被逼著上的王欣,很難想象我們能不能如此諷刺地看到事實真相。“——徐湘楠@知乎

不說了,感覺我已經生活在水深火熱中了 :)

#瞎扯淡# 應不應該嵌入微軟雅黑?

設計:那啥,我們用微軟雅黑是不是應該嵌入下字型?
:蛤?
設計:沒有微軟雅黑的話整個頁面都會變得很醜的啊!
:不用。
設計:這怎麼行啊!像我這樣的強迫症看到那樣醜不垃圾的宋體根本就接受不了啊!
:首先,嵌入微軟雅黑網頁會變的很大,而且…(打斷
設計:不!那樣的設計根本就不能看!醜的死掉!
[持續一分鐘不間斷的抱怨]
:你聽我說完,我覺得吧,電腦裡沒有微軟雅黑的,根本不會在意頁面看起來是怎麼樣的。
設計:…… 有道理,那就不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