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雜七雜八

奈特在山莊裡

Photo taken by nat at Stowe Mountain Lodge.

Photo taken by nat, at Stowe Mountain Lodge.

即將去大學之前的奈特,來到了Stowe Mountain Lodge。這個地方中文叫作斯托維山,這張照片是早上起床之後拿著手機從陽台上拍出來的,一片的綠色讓人真是心情大好。嗯,因為環境而感到很愉快對奈特來說是很少有的。這裡從 Burlingt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下來之後,坐著車,開了一個多小時的山路,才來到了這個地方。

這個地方意外的令人覺得很舒適,以至於奈特會專門為了這個來寫一篇博文——換作是之前的地方,都是看過便作罷了。前幾天待在紐約市的時候就會覺得整個人處在緊張難受狀態裡面,能夠把人烤熟的太陽加上擁擠的人群、車流,渾濁的空氣,高樓的壓迫。總之是讓人不愉快的體驗。

來到這裡的第一天,原先是計畫拿相機出去取景的。結果泡上一壺茶坐在陽台的躺椅上之後,就完全沒有了想要起來的意願。明明才起床不太久,看著天邊捲動的雲又睡了下去。再次醒來已經過了快兩個小時,但依舊是完全不想動的——起身慢慢的再泡上一壺茶,曬著柔和的陽光,繼續望著遠處的山發呆。在這樣的山莊裡邊待著,就好像到了晚年一樣。腦子裡邊會產生「就這樣度過餘生好了。」的念頭。來到這裡之後,感覺上整個人的生活節奏都變慢了。

要說對這裡的感覺的話,就是這裡除了山,還是山。這能夠從當地的衛星圖裡邊得到證實:

周邊地圖。

周邊地圖。

中間的那些建築物就是奈特所在的山莊了。這個山莊有一個上山的纜車,去往的是 Vermont 的最高峰,上邊也很是雄偉:

Photo taken by NAT on Stowe Mountain

Photo taken by NAT on Stowe Mountain

中間那一塊地方,就是奈特所在的山莊了。

這邊的氣候也很舒服。不同於紐約市的三十度高溫,這裡的秋季都維持在非常舒適的二十度左右。到了夜間會低到十幾度。這地方其實是個滑雪聖地——十月份過後就會開始下雪,不過奈特不會待到那個時候了。

總之就是很舒服的地方,那種感情是溢於言表的。身為理科,筆拙。肚子裡沒什麼墨水,無奈只能表達出這些。

暑假

看看日曆,三個月暑假已經快要到了尾聲。

有些事如果現在不做,那就永遠不會去做了。

這個暑假髮生了很多以前想過,覺得自己沒有可能去做的事情。起因就是看到自己以前記下的這句雞湯話。不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樣才算是真正面對了自己吧。像是這樣的暑假恐怕不會再有了。想了想,也沒有辦法確定這就是自己真的想要的。但是至少這次按照自己的意志做了些什麼。這三個月有一種越休息越累的感覺,可能是閒著沒有做事的時間太久了,空想得太多。果然很多事情不應該想通的,嗯,想明白這一個道理晚了。怎麼說呢,死的距離,可能沒我想象的那麼遙遠。

相比之下,目前更應該注意的是,要上大學了。要說感覺的話好像也就只是那麼回事罷了,心中沒什麼激動的感覺。想來這樣的感覺或許也不錯,就是所謂的平常心?總之,不管是怎樣的一種心態,到了開啟一段新生活的時候了。「好耶,要上大學了!」這樣的想法雖然是有,不過從高中畢業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感覺吧。「好耶,要畢業了!」,然後到了真正畢業的時候也就是那樣而已。沒有什麼轟轟烈烈生離死別的情感,看著周邊的同學們自顧自的感動著,感覺自己像是異類一樣。不用微信的我,甚至畢業三個月還沒有和高中同學有過聯絡。

好吧,這大概是我比較奇怪。

夜深,有時候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就會想,要是全部都可以重來就好了。要是我的一切都在一夜間消失,會不會更加幸福呢?這樣的念頭馬上就會被自己否決,所以有時候覺得自己有點神志不正常。然後就會去想自己是怎麼了。每次都會失敗——想這樣的事情太麻煩了。就當作自己不正常比較好,當作自己不正常比較輕鬆,也會在自己在做事的時候也會輕鬆很多,畢竟不正常的人不會去考慮那麼多,嗯。

比如,寫到這裡我回去讀前面的內容,我會發現這就沒有邏輯。換作是以前,我大概就回去改了,然後以失敗告終。嗯,果然隨心自在多了。

有時候,死掉也許真的是個不錯的選擇。這麼一想的話,一切事情都可以解決了嘛,大不了就是死掉咯。

既然什麼事情都能解決的話,就好好做吧。用死的思想快樂的活著。即使是用最消極的方法,也要讓自己積極的活下去。為了好好的死,好好的活著吧。

無意間看到自己曾經說的這句話,覺得很有意思。那時候的自己,真能找辦法說服自己,比現在的我強多了。忘記了很多過去的事情的我,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不如過去了?

是時候從夢裡醒來了。

好耶,美國好強。

「你知道嗎,美國控制著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口,九十七的經濟,九十五的軍事預算喔。」
「好耶,美國好強哦。」
「美國可以輕鬆的幹掉整個國家喔。」
「好耶,那又怎樣?」
「國家被幹掉的話,就無價可歸了喔!」
「好耶,奈特會無家可歸。」
「而且,會死的喔?」
「奈特也可以殺死自己喔。」
「…」
「好耶,奈特和美國一樣強了!」

一天

一天/我問nat
設/想一下
你/周圍的
所有的/人
都是
你/思維中
所/虛構
出來的/會
如何?

nat說:
那也/沒關係
畢竟/自己
覺得存在/就夠了
對我來說
只要/我死掉了
世界/就毀滅了
所以/我
自己就是
整個世界

我說:
很強/很智障
感覺/生活
充滿了/詩意

装逼失败两三事

今天,我本想在同学面前装个逼,把自己做的win to go U盘插到了班级电脑上,在大家面前风风光光装了一次逼。直到上课时才拔下来。

直到上课,老师用电脑时才发现计算机在无限重启。

一开始,我想:我用Win2GO不写硬盘啊!怎么炸了!!Σ(っ °Д °;)っ

不过一般也就是MBR炸掉了,修复下就好了~( ̄▽ ̄~)~

就这样电脑重启了一节课_(:з」∠)_,老师只好口头对答案了。

下课后,我立马拿着做上PE的U盘去PE修复MBR(๑˙ー˙๑)

这不是很简单就可以修好吗(。・`ω´・)

然后我按下了重启键

———————————————————–
方正还原保护卡
启动中
[▓▓▓▓▓ ]
———————————————————–

肯定可以开机,对吧✧٩(ˊωˋ*)و✧

卧槽Σ(っ °Д °;)っ,怎么又重启了?

不能慌,肯定是这破还原卡的问题(๑•̀ㅂ•́)و✧,跳过这个破还原卡试试(ง •̀_•́)ง

于是重启,直接选了硬盘启动

出现了一行字:

Restone Card NotFound

(・∀・*) 誒?

(° ▽、° ) 誒??

这神马鬼还原卡(ʘдʘ|||)?又把正确的Mbr改了!

于是我流畅的进入PE又把引导修了一番ԅ(¯ㅂ¯ԅ),重新启动选择用硬盘引导。

(・∀・*) 这下总可以了吧!

果不其然,熟悉的Win XP启动画面出现在了眼前(。ò ∀ ó。)

你以为这就完了嘛?

当我尝试重启一次时

Restone Card NotFound

卧槽,这神马流氓还原卡啊(`Δ´)!

于是我又重新以上步骤进入了系统,且告知同学们不要尝试重启电脑。

这还没完呢!

每天早晨,早起来给班里开电脑累不累啊!(ノ=Д=)ノ┻━┻

我还想多睡那几分钟呢!(¦3[▓▓]

在一下午过后,当放学时,我留了下来,尝试把这个流氓保护卡给干掉

对了,到现在都没进过BIOS看看呢 (๑• . •๑),看看BIOS设置里面有没有눈_눈

_(:з」∠)_唉?BIOS竟然被上密码了。这品牌机Bios又没啥可以调的啊

还好PE里有清密码的工具ԅ(¯ㅂ¯ԅ)

于是清完密码进BIOS一看,就算我怎么翻都翻不出来还原卡选项

哇塞⊙ω⊙!不会是独立的吧。

瞅了一眼PCI/E插槽列表。是空的唉╯﹏╰。

卧槽(#゚Д゚),这就不好办了(╥ω╥`)

这时,我知道了主板BIOS是内置还原卡啊!
于是又回到了PE,使用MMTools 把BIOS抽取出来。

又用了WinHex修改内容,直接把还原卡模块给清掉了。

哈哈~( ̄▽ ̄~)~,还原卡你去见鬼吧。

于是把我修改的这份固件刷入。重新开机。

果然还原卡见鬼去了~( ̄▽ ̄~)~,系统也正常启动起来了。

而且,IO比以前快了不少!

至此,终于结束了装逼后的补救工作,妈呀,以后再也不敢装逼了ヘ(;´Д`ヘ)

年末隨筆

不知不覺之間就到了年末。想來今年併為做成什麼大事,卻已經到了這個時日。時間彷彿邊度愈發的快了,還沒做成什麼,一天便過去了,隨著就是一週,一月,一季。上年年終的景象彷彿還在眼前,就已經迎來了新的一年。日子過的這麼快,這可怎麼得了。

想來以前總是期待著週末,現在卻期望著日子能過得慢些。看著堆積如山的論文以及逼近著的期限,彷彿一個病入膏肓的老人,在所剩不多的時日裡喘息著。我細想,究竟是什麼時候變成了這副模樣?便愣在了原地——我竟然連一個能夠聊以自慰的理由都找不出了。曾經的日子過得是如此漫長,現在日子過的卻快得悲傷,連嘆息的機會都沒有。

人便是這樣——事情過了才想起種種的不是,即便如此,也依舊重複著同樣的悲劇。這頹廢的一年到了頭,還會有更頹廢的下一年。無奈,只得在這年末的最後幾天中感嘆時間的流逝。只不過,不久過後,這悲傷又會被忘記在腦後吧。

#瞎扯淡# 應不應該嵌入微軟雅黑?

設計:那啥,我們用微軟雅黑是不是應該嵌入下字型?
:蛤?
設計:沒有微軟雅黑的話整個頁面都會變得很醜的啊!
:不用。
設計:這怎麼行啊!像我這樣的強迫症看到那樣醜不垃圾的宋體根本就接受不了啊!
:首先,嵌入微軟雅黑網頁會變的很大,而且…(打斷
設計:不!那樣的設計根本就不能看!醜的死掉!
[持續一分鐘不間斷的抱怨]
:你聽我說完,我覺得吧,電腦裡沒有微軟雅黑的,根本不會在意頁面看起來是怎麼樣的。
設計:…… 有道理,那就不加了。

ShadowManager 穩定版本釋出

歷時 4 個月(明明就是五天),shadowmanager的開發終於結束了。

ShadowManager 是一個用於同時維護多個不同加密的 shadowsocks 伺服器的輕量級,可擴展指令碼。

預設命令的使用方式如下:

add: 新增一個伺服器到 shadowmanager 的管理,需要 3 個參數。埠,密碼,和加密方法。
start: 啟動 shadowmanager,無需參數。
stop: 停止 shadowmanager,無需參數
restart: 重啟 shadowmanager,無需參數。
status: 檢視 shadowmanager 狀態,無需參數。
show: 顯示所有 shadowsocks 伺服器,無需參數。
remove: 移除指定 ID 的 shadowsocks 伺服器,使用 "show" 來檢視所有伺服器,需要 1 個參數,伺服器 ID。
enovr: 啟用一個或多個覆寫,可將覆寫名作為參數(可選)。
disovr: 禁用一個或多個覆寫,可將覆寫名作為參數(可選)。

Shadowmanager 的特性之一是其可擴展性,在 Shadowmanager 中,提供了覆寫(Overrides),包含(Includes)與鉤子(Hooks)。它們可以被用來修改那些未在 Shadowmanager 中給出選項的行為。包含在 Shdowmanager 載入後讀取,覆寫在 Shadowmanager 載入之前。在每個覆寫之前都有兩位字元,它們所代表的是載入的優先順序。優先順序從 00 排列至 zz,字元越往後,優先順序越高。

目前,Shadowmanager 提供這些覆寫:

  • 00-no-root:該覆寫通過替換 root 檢測函數來跳過 root 檢查,在需要臨時關閉 root 檢測時很有用。
  • 10-base64-encrypted-passwd:使用 base64 來儲存伺服器的密碼。這在你需要在密碼中使用特殊字元時有用。
  • 20-json-to-shadowmanager:該覆寫提供了一個 ‘json2manager’ 命令,可以用於將shadowsocks json 配置檔案轉換為 shadowmanager 的配置檔案。
  • 30-generate-qr-code:為 Shadowmanager 的伺服器生成二維碼。
  • 40-randpass:新增一個命令 ‘add-randpass’ 至 shadowmanager,這個命令允許使用者新增隨機密碼的 shadowsocks 伺服器。
  • 70-time-limit:以小時限制每個 shadowsocks 伺服器可以使用的時間。這個覆寫會使用 pre-add 事件鉤子,並新增一個 Cronjob 來檢查賬戶並移除過期伺服器。
  • 90-pre-server-daemon:為每個伺服器使用單獨的程序。在需要分開統計每個伺服器的流量時有用。
  • 90-screen-start:這個覆寫將替換 ‘start’ 命令原本的實現,使用該覆寫會讓 shadowsocks 伺服器在 screen 內啟動,而不是作為服務啟動。這在需要檢視伺服器日誌時有用。
  • 99-chinese-usage:這個覆寫提供了中文的幫助文字。
  • aa-wizard:為 shadowmanager 的伺服器新增、伺服器移除等操作提供一個嚮導。
  • zz-interactive-mode:這個覆寫會使得 shadowmanager 以互動式模式啟動。該方法可能會引起一些問題,故不推薦。

鉤子是在特定行為執行前後運行的函數。這些鉤子可以在 hooks/ 中定義。某些覆寫可能會按需修改鉤子來達成某些目的。在非原版的實現中也可以定義鉤子。(例如覆寫與包含,甚至鉤子本身!)

usage: hook <hooked_function>

Hook 命令會檢測函數是否存在,若存在則會將其執行。

若想要新增您自己的命令用法與解釋至 shadowmanager,您可以使用 ‘add-help’ 與 ‘add-usage’。這兩個命令都會從標準輸入讀取輸入。幫助文字的語言可以在這兩個命令的參數內定義。若留空,則會被作為預設語言顯示(當偏好語言不能被提供時使用)。

usage: echo '   <your-command>: <your-explaination>' | add-help [help-language]
usage: echo '   <your-command>: command-name <parameters>' | add-usage [help-language]

Shadowmanager 釋出於 MIT 協議。項目地址:https://github.com/MagicNAT/shadowmanager/

伺服器被偉大的牆堵上的二三事

就在前天,我的伺服器很不幸的被牆了。那時我用著用著 Shadowsocks,突然之間發現自己的IP地址跑去了fallback的伺服器。

第一個反應是,噫,垃圾玩意,又炸了了吧?( ̄. ̄)

然後緊接著我就發現,誒我去,怎麼網站也掛了?(⊙A⊙)

再接著,我就發現,臥槽?SSH都掛了?Σ(° △°|||)

再然後… 我就發現伺服器被牆了。(;´-`)

實際上一開始還有點小激動,臥槽,牆了啊!感覺自己好厲害啊!(。・`ω´・)

之後就開始苦惱了,轉移IP估計沒個一天搞不定。(´._.`) 伺服器上還有別的網站呢,讓別人操心多不好啊。

說轉移,那就轉移吧,發好工單,兩分鐘就拿到了新IP,於是就去把伺服器上的配置檔案全部改了一遍,然後重啟,等待分配新的IP。

重啟一下,嗯… 這不就分到新IP了嗎,接下來該改ns就可以了吧,還是很方便的嘛。( ; ̄ω ̄)ゞ

然後我在瀏覽器裡輸入了新的IP。

一秒… 兩秒… 三秒…

(・∀・*) 誒?

五秒… 八秒.. 十秒… Timeout!

(° ▽、° ) 誒??

(ʘдʘ|||) 這個IP還是個被牆的IP啊!

深呼吸、緩了緩,然後繼續發工單。(´・_・`)

Linode 那邊的客服倒也不敢怠慢,馬上又給了我個新IP。不得不說 Linode 服務還是不錯的 (才不是軟文!_(:з」∠)_

又把配置全部修改一遍,重啟好之後,我打開了瀏覽器,輸入IP。

(・∀・(・∀・ (・∀・*) 可以的吧?可以的吧?一定可以的吧?

很幸運的,只過了一秒,它開啟啦!!(′▽`〃)

本來以為我到這IP轉移就快要結束了,然後殘酷的現實告訴我,我還是太年輕了。

我開啟enom,等待那破網站緩緩地開啟,然後緩緩的開啟登陸介面,輸入使用者密碼,按下提交。

然後就這樣等了好幾分鐘。

噫?密碼不正確?(,,Ծ‸Ծ,,)

好咯,那我換個。

誒?還是不正確?(ㆀ˘・з・˘)

好咯我輸了,重置密碼咯。我緩緩地走完了密碼重置流程,開啟郵箱。

( ・∀・) 郵件呢?

(・∀・*) 誒沒有嘛?

(*・∀・) 奇怪了,在哪裡呀?

(o゜▽゜)o 難道是我填錯了啥?

那再來一次咯…

又走了一次漫長的流程。然而,

還是什麼鬼都沒有啊!(* ̄△ ̄*)

(´・ω・`) 好吧,大概enom郵件系統是殘廢的。

那就手工電郵給enom好了。

下午發出了郵件,enom終於在第二天的凌晨回覆了我(說好的7×24技術支援呢?)。

( ̄o ̄) 噢,讓我回復郵件回答安全問題啊。

( ̄、 ̄) 那我回咯。

當我回答好傳送出去之後,回頭看了眼發過來的郵件,發現了這麼一句話:

My Support Hours: 6:30am - 3:30pm (Pacific Time), Monday through Friday
Out of the office Saturday and Sunday

(|| ̄□ ̄) 你怎麼不去死啊!我急著重設ns呢!

緩了口氣,看了看垃圾郵件。

( ̄ε ̄;) 原來… 新密碼發了給我了啊。

( ̄ー ̄〃) 不過也是凌晨才發過來的,果然enom的郵件系統是殘廢…

之後,我就愉快的修改了DNS,終於將NS恢復了。

你以為這就完了?

沒有!!

當我開啟我的網站的時候,上面赫然寫著五個字母。

hello

Hello 個鬼啊!這是什麼東西啊!(°□°;)

然後在我傻逼一樣的折騰到晚上之後,我終於發現了問題。

我的域名A記錄寫錯了一個數字。

( 。⊿。) 當時我的表情就是這樣的。

好吧,那我就改回來咯…

可是它還是在那兒Hello。

然後我就覺得奇怪了,dig了一下自己的域名。

然後就發現了,它有一個1周的TTL。(; 。。)

無奈,暫時把域名ns切換到Linode NS,然後靜靜的等了十幾分鍾。

( 。 ▽ 。) 它它它它出來啦!我的網站回來啦!

然後終於結束了IP遷移的大工程。(也成功被自己蠢哭

#瞎扯淡# #殘酷的真相# Apple 的 iPad Pro

這一次蘋果可老牛逼了,它又像以前那樣拿那些你永遠拍不出來的照片,和永遠錄不出來的短片糊了你一臉。而且還新增了你永遠也不能畫出來的畫。( ´_ゝ`)

但關鍵就是,蘋果它能讓你感覺,只要你買了那些產品,你就能做到。( ̄、 ̄)

這種小把戲我怎麼會上當。o( ̄ヘ ̄o#)


















o(TヘT o) 好想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