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雜七雜八

毕业旅游(二)

(6月11号),看起来天气不错,就买了张“挂壁列车”,晃悠晃悠两个小时就到了广州,考虑到要在广州待三条左右,找了家离市区20km的小破挂壁旅馆住下了。

都安顿下来后,我便去找奈特了。

奈特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不太愿意出门,所以自然对广州也不是很熟悉。这倒也正常,毕竟广州那么大。轩轩在青岛这个小城市,也不愿意出门,自然对青岛也不是很熟悉。

所以在见面前,又讨论了很长时间“去哪里“,“干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了Ingress做拼图任务。做到一半,Wencey说要来的,然后我们问了下Wencey什么时候到,继续做了下任务,算好时间就去了火车站。

我们在火车站的地铁站里,绕起了圈,我和奈特在站台等着的时候,Wencey跑到了站厅里,我和奈特上到站厅的时候,Wencey又跑到了站台……

最后我们还是选择在站厅等Wencey。

Wencey一见到Nat挺开心的。

“奈特奈特奈~”,Wencey说道。

“嗯。”

“奈特可爱”

“谢谢。”

额,然后我们便开始讨论去哪里填饱肚子,Wencey一般都是来广州后去MIKU社解决,所以也不知道吃什么。最后还是奈特提议去了 博多一幸社 吃拉面。

吃完饭后,Wencey提议去lty的公司玩玩,他也顺便吧莫名其妙坏掉的Phi送给lty去修。

嗯,之前听说过lty这个人,但是仅限于Context2016(?),还有AS方面,感觉是个好厉害的人诶。

 

从东站出来,走了一公里,就到了一个玻璃外墙的三层小楼。Wencey就带着我们从入口上去了。

 

走到lty的办公室。 电源、示波器、还有叫不上名字的机器,感觉什么东西都有,(向大佬低头.jpg)。据说之前还有一台神奇的示波器,还可以在上面看bilibili😂。

 

随便参观了一会,lty提议去吃夜宵。

 

下楼,坐上lty的黑色高级SUV,又一次,我们也不知道吃什么😂,客随主便吧,lty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购物广场,逛了一圈,最后找了个烤肉店坐了下来。

 

饭桌上,奈特、Wencey、Lty在那聊着,我一句话都插不进去,我好菜啊😂。

 

吃完之后,Lty把我和Wencey送了20KM到了宾馆,太感谢了!

 

到了宾馆,随便洗漱了下,就先睡下了,但怎么回事也睡不着,就和Wencey聊了起来,聊了关于怎么接触电脑的等等,,,,,,,

不知不觉就聊到了5点,然后我们就睡了过去。

2个小时后,这破挂壁酒店就开始钻墙装修了,把我和Wencey吵了起来😂,Wencey忍不了啊,直接给前台打了个电话,然后给换了个房间,继续睡了。

又过了4个小时后,因为Wencey要搭车回深圳,我又把他叫了起来。

在去LTY公司之前,我们得先解决肚子问题,一开始想吃全家的,但是随便进了一个,发现没有座位😂。正巧,隔壁有个宜家,我还没在宜家吃过,于是就在那解决了午饭。不得不说,那个瑞典肉丸还挺好吃的。

吃完饭,Wencey又带我回到了lty的公司,在这看到了lty在用贴片机给板子贴元件。

坐了一会儿,我感觉自己在这好尴尬,就跟Wencey和lty打了声招呼,回酒店躺着了。

 

 

 

 

毕业旅游(一)

坐在这摇摇晃晃的火车上,轩轩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或许这次毕业旅行就到这里了。

这次总共出来了14天,可是完全没有上次(2016年)出去十天累。或许是这次预算更多一些吧,也刚好赶上飞机票价比较低的原因,轩轩多坐了几程飞机,然后上了飞机便睡了过去。之前轩轩出门一直坐KTZ的,晚上不能好好睡觉,得看好行李。

轩轩这次出门,既不想吃好吃的,也不想看自然风光,只想见人。或者说那两样是见人附带的。轩轩只想看看和自己聊天的人屏幕外面的样子。

6/1儿童节,看着张320元789飞机青岛飞往厦门航班,。

我一看,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买上出门算了。就这样先从青岛到了南方。

到了厦门,一出机舱门,雨刚停,还好还算凉丝丝的。可是一到宾馆放下东西出门。天哪,好热,我要回20度的青岛。

当然在厦门没见到任何人,就和同学随便逛了逛,吃了沙茶面,还有味道诡异的沙县小吃。

逛了下市区内部和国际会议中心那里,当然还有那个“一国两制,统一台湾”的那个牌子那里。

最后去了鼓浪屿岛上。个人觉得那个岛上,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是一个离岸的景区/商业区。岛上能把台湾金门县看得更清楚。

后来便坐车去了深圳。

也不知道是如何买的票,整个车厢只有我和我同学,简直极致包车体验。

到了深圳便找了个离罗湖口岸比较近的宾馆先住下了。

第二天就过关先去香港玩了。

香港也已经是第三次去了,但不管第几次去都会感到惊奇,所有的东西在这里都更快些。能感受到这城市紧张的氛围。

对这座城市也没好说的,真的就是再进去逛了逛,随便买了些进口食品吃。

回程还让八达通欠了35港币23333

回到深圳的宾馆,我们试了试在能直视香港的情况下,用数码通4G上网。

速度还不错,至少有20Mbps。

第二天,觉得没事,随便逛了逛华强北,又在城区里逛了逛了,刚好途中路过深圳大学,得知Wencey Wang在那。

 

第三天,便就约在了一个地铁站见面了。

Wencey

———————————————————————————————————————————

刚出地铁站,我和Wencey互相看了大概15s,我心想:“诶?是他嘛?是他嘛?”

Wencey一大高个儿,面善,很有程序员的气质(误

“您就是wencey?”

“啊,你就是啊?对了,你想吃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这周围有什么吃的,随便吧”

“额,其实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我校食堂,便宜但是貌似现在这个点不对。

二是海岸城,我们可以去吃火锅还有绿茶餐厅也不错。”

“那就海岸城吧。”

在去海岸城前,Wencey先带我去看了下深渊大学,又在路上给我介绍了下之前地形啥的。

然后就我俩就骑车去了海岸城,本来还想吃烤肉来着,但是一看关门了,就去了一个叫绿茶餐厅的地方。

拿起来,一看,一个冰沙26,一个面包20,绝了,咋这么贵。轩轩不是很懂那边的菜是什么样子。于是就主要让Wencey点了。我自己又加了一个糖醋里脊,一个高汤西兰花。

等着上菜的期间,Wencey问了下我的行程

“你来深圳,香港去过了吗?”

“去了,就随便买了些东西吃。”

“你去没去那个重庆大厦探险啊?”

“诶??那地方咋了”

“呵,那地方老刺激了,真不怕的话还可以在那住一晚上,房价老便宜了!”

“额,下次我试试。”

“对了,你从香港回来的时候,有没有看着穿着一个红色条纹衫的人?”

“emmm,没怎么注意啊。”

“我每次从香港回来都会遇到他,跟他打个招呼,然后他就会给你个牌,再给你点香港的东西,你过关后,交给另一个人,然后就能赚20来块,你看,这钱不赚白不赚是吧?”

“诶,还可以这样啊”

这时候,点的东西上来了,看着跟脉动瓶子一样大的冰砂,跟3块硬盘堆起来一样高的面包(什么形容方法?)上面还放了个冰激凌,我就知道为什么这个贵,或者说,还算便宜了。

“对了,你下一程准备去哪里啊?”Wencey一边看着菜才一边问。

我挖了一勺冰砂放进嘴里再说:““考虑等台风过了,去广州见奈特””

“嗯?奈特回国了?”,Wencey愣了一下。

“是啊,一个多月前就回了啊。”

“那我也倒是挺想见见奈特的,我都不知道他回来了。”

“那一起?”

“你什么时候走来着?”

“大概明天?”

“明天我不行,有课翘不掉,下午到时考虑下,但是住的地方不好解决。”

“这样啊,晚上再说?”

“对了,你知道三和大神吗?”

“当然知道啊!不就挂壁面+青蓝大水+挂壁烟吗?不过貌似现在被治理了吧?”、

“没有啊,就一群人在街上睡觉,警察貌似也懒得管了。”

“啊,这样啊,等着晚上我有空再去看看。”

“你如果要去的话,小心点,东西都装好,也被拍照小心被讹”

 

就这样吃完了饭,觉得也没啥地方可以去,我和Wencey又回到了深圳大学,首先Wencey带我参观了下他的宿舍,我被惊讶到说不出话。

觉得宿舍好热,又没法坐下,我们又下楼到了图书室。这个地方好歹有了空调,恰巧遇到了学校的吉他社( ?)在练习,来回走了走,发现没啥位置啊

他就又带我去了他学校的非常赛博的修了半年还没开放的机房楼看,给我展示了全楼唯一的“高可用”厕纸233。

下楼,走在深大里面。

“你看,这些教学楼都是我校工程学院设计的”

“哇,还不错。”

“只能说凑合吧,一出教学区,要被热死,全都是开放的。”

“那可真惨。”

“所以说上课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你看天时——这课在早上,它时间就不对,再之,地利,这课竟然在北区上,人和更不用说了,前面两个摆出来我直接懒得去了。”

“哈哈哈,这也可以”

 

就这样,又聊了聊,一个下午就过去了,我也就回到了宾馆,本来还想去看三和大神,一看天黑了,算了,安全为重。

 

面基第一天就结束了。

去年

已經很久沒有在這裡寫東西了。

「不知道要寫什麼,也靜不下心來寫東西。」心裡這麼說,可仔細想一想,只是沒有動力來這裡寫東西了。以前為什麼會在這裡寫東西呢?沒想明白。以前都寫些什麼東西的來著?沒想起來。

「用伺服器上的第二 IP 給路由器公網啊,那會兒我還沒有自己的 IP 呢。」現在呢?有了自己的 ASN,有了自己的 IP 段。可失去了當初的熱情。為了拿到自己的 AS 和 IP,幾個月的時間裡付出了好多努力。換做現在,肯定會嫌麻煩就放棄了。

「運營商級 NAT 內用 Tunnelbroker 啊,怎麼這樣都能水一篇。」「怎麼還用 linklocal 靜態路由的。用 OSPF 啊,再不濟來個 RIPng 吧。」「/64 zone 是個啥啊,一般說 /64 prefix 吧」越看越覺得,明明只是不到一年前,怎麼這麼水,懂點皮毛就在瞎吹。記得那時候的自己看著很多技術部落格還很不屑「屁大點事兒也能嘰歪個半天」。現在學完東西再來看自己寫的技術文章,發現也是一個德行。

「5Ghz WiFi 啊,到現在還是搞不清這些無線電的事情啊。」年末的時候買了一塊 HackRf,配了個 Portapack。現在呢?在櫃子裡吃灰,可能等哪天有空了就會撿起來繼續玩吧。「開 AP 被禁埠?屁啦!你只是在 WAN 口開 RSTP 被 BPDU Guard 摁爆了。」

「啊,返校。很優秀的一個作品。當初玩的時候可喜歡了。」看了眼日期,2017-01-17。原來玩這個遊戲還只是去年的事情,卻有種那已經是很遠以前的記憶的感覺。可能是今年做的事情比往年都多,今年創造的記憶比以前幾年加起來都要多。

「年末啦。」嗯,就翻完了一年的文章了。不過現在不是年末啦,已經年初了。看到自己寫往年「沒什麼實感」,真是立了個 flag。今年特別有實感,比好幾年加起來都有實感。

「前端開發?啊對,前年在學那個來著。」AngluarJS?忘光了。不過現在還有人用嗎?好像大家都跑去用別的了。前端天天變,唯一不變的大概就是它天天變這一點了。

「前端程式設計師都是瘋子」嗯,這個沒錯,沒有深入進去也許是對的。

「ExpressJS,Vue?聽起來都很厲害。」可惜現在都不會了。

「噗,4 小時 70 刀那麼也開心」能達到現在這樣的收入,去年想都沒想過。

回顧一下今年做了些什麼,給明年的自己留點笑料。

上半年,沒有什麼記憶。根據 Github repo 的記錄,那會兒在瘋狂 Javascript。做了一堆不知道有啥用的小廢物。

下半年,有點記憶,就是開始搞網路的那段時間,申請 AS/IP,滿世界找支援 BGP 的服務商,開始實踐 BGP/OSPF,是特別充實的一段時間。之後休息了一段時間,開始跑去接 IX。後來還試著用 Javascript 實現了 BGP。現在那個項目的 TODO 上還堆得滿滿的,一點沒動。

再之後,期末臨近。上個學期的課全都是數學,離散數學、微積分、統計與概率,三門數學。很痛苦,很慘。

接下來就是假期了。

假期之後,撿起了快六年沒碰的 C。給 Linux/BSD 寫了一個 MikroTik 的 EoIP 和 EoIPv6。重溫了一下 C 基礎。寫著還發現了一個 RouterOS 的 DoS 漏洞,去要了個 CVEID(CVE-2018-5951)漏洞很弱智,但能導致 RouterOS 直接重啟。

說到 MikroTik 就很來氣,毛病多,弱智行為多,不按規範亂來。打算今年把網路設施換一套。

說是去年很充實,結果也沒寫多少內容。

就這樣吧。

淘宝99DIY耳机

之前服役了两年的ATH-CLR100被我艹坏了,而且还没有可以替换的耳机……就只能再买一个了。

打开狗东一看,这玩意价格依旧没变,就放弃了。

一拍脑门,干啊,要不买个DIY耳机看看?

一跺脚,一购买,就买回来个这个(只包括耳机):

是,山寨IE800,但是至少是金属壳,耐操了一点。

一插上mp3,线蹭了一下衣服,让我感觉我是不是买了一副好听诊器(。

播放音乐。说说感受,本人有那么一点要求的木耳,太细节的听不出来:

  • 低音量比较大……
  • 高音不是很足……
  • 中音并不是很突出……

当然,这个价格还要啥全能啊?

总体上来说和我之前的ATH-CLR100差不多,但是多了更多的低频,且不容易破音了。

那么就先这样用着吧……

談談《巨嬰國》

去年年末的時候,從一位朋友那裡聽說了這本書。那時它還只是一本普通的書,沒有被列入封禁名單。而我對那本書的瞭解也只是『一本心理學著作』而已。我對於心理學一類的事物一直挺感興趣,所以聽說這本書時將它列入了待閱列表裡。

不過那列表已經被堆滿了,在它的前面還有三本書,所以起初預想著是不會這麼快去讀的。然而就在不久前,傳來了這本書被封禁的訊息,封禁的理由很可笑,但調起了我對這本書的興趣。春假前,正好拿到了這本書的 epub,於是決定將它提到列表的最頂端來,打發被大雪堵在宿舍裡的時光。

一般看完書我都是懶得寫評價的 —— 讀書通常不能給我什麼特別強烈的想法或者情緒。但這本讓我實在想提要一提,原本期待甚高,結果卻令人失望。先不說它的內容,它文字表述就很糟糕,閱讀體驗不好,讓人提不起讀下去的勁。不過一部作品的精髓不是它的文字,而是他的內容。所以這本書內容怎麼樣呢?

也不好。雖然它的觀點感覺不差:自我中心 —— 我是神、中式好人 —— 『好人』驅動的人生、被害妄想 —— 我是受害者、集體主義 —— 共生獲利,等等。提出的這些理論的確是一部分人的寫照。但是論述就讓人看著有些難受。像隨筆一樣的文風,除了開頭幾章,之後基本都在說作者自己看到的新聞,諮詢的人,然後引出所謂觀點,邏輯不清,思維極端。看待問題片面,以偏概全,情緒化。還將觀點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彷彿讀者會記不住一樣,很嘮叨。讀完讓我覺得整本書就沒講什麼,只是不停不停的,喋喋不休的用各種個案武斷的說『你看,這就是巨嬰』,牽強的拉回中心論點。一兩次還好,作者反反覆覆,不厭其煩地這麼做。

另外,作者說,『多數國人,都是巨嬰,這樣的國度,自然是巨嬰的國度。』但卻一直用個案來論證,沒有什麼統計資料。『你看新聞裡都是巨嬰,我諮詢的都是巨嬰,我也是巨嬰。所以,多數國人,都是巨嬰。這是巨嬰的國度!』這種情緒化、膚淺的感覺。將一堆個案上升成國民性的問題,企圖用所謂的『巨嬰理論』分析整個中國社會,批這批那,戾氣重。作品裡提及的案例多而雜,讓我摸不著頭腦,感覺有些離題,所以有相當一部分的內容都是略讀過去的,感覺那些都只是廢話。沒看到有邏輯的推理和闡釋。

舉些例子:

巨嬰,即是成年的嬰兒,而嬰兒,特指 1 歲前的孩子。作為由巨嬰們組成的國度,中國吃文化如此發達,特別是廣東,可以從早茶開始,一直吃到晚茶乃至夜宵。就像是,嬰兒永遠在找奶吃。

廣東人不背這鍋好嗎,這什麼論證,請停一下。

所以蘿莉找大叔這種事情,在西方是偶爾出現,在東方則成了常見現象。蘿莉總是嘟著嘴,這是在要奶吃。她們渴望被包容,想要安全感,而同齡人只有熱情,這熱情也常是巨嬰水平的,所以要找大叔。大叔不僅僅是成熟,甚至根本就不是成熟,而其實是具有母性的男人,沒有乳房的『媽媽』。

東方西方掛嘴邊。嘟著嘴就是在要奶吃,太牽強,不知道什麼邏輯,都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吐槽了。

作者在書裡還寫了些彷彿玄學一般的理論。比如把人比作能量體:

人性很複雜,但它的基本邏輯很簡單:一、每個人都是一個能量體。二、能量體伸展出的每一份能量,如被看到,就變成了光明,變成了生的能量,如熱情與創造力。三、能量體伸展出的每一份能量,如不被看到,就變成了黑暗,變成了黑色的、死的能量,如怨恨與破壞力。四、當一個人整個的能量體都被看到,生命就得以證悟。

是啊,人性真是捉摸不透啊。不知道的讀著還以為是要練氣功。

不找例子了,總之一開始真的是震驚,讀到懷疑人生。但讀到後面就釋然了。這本書不是什麼學術性的著作。是一本讓人宣洩情感,尋找自我認同的書。要我來說這本書的話,它就是一個社會觀察故事集,缺乏專業性,卻給自己掛上精神分析的牌子。它描述了一部分人的生活狀態,反映了一些社會現實。從這些現象中,提取了幾種人格,進行批判。所以這書該不該讀?可以讀讀。看看書中所描述的現象,也許會看到自己的影子,審視自己,自知自省。多少會有些啟發。至於書本闡述的道理?不是什麼深奧的理論,幾千字就能說明 —— 怎麼說呢,道理都是大實話,也是大廢話。

「Detention 返校」的藝術表現力

Detention 返校。這是一個在 Steam 發佈不久的獨立遊戲。遊戲開發的初期,就有幸試玩了一下,之後便訂閱了他們的郵件列表。前幾天收到發售的郵件,便買了下來。

最開始的時候,只覺得這是一個一般的恐怖遊戲。玩下去才發現不是如此。故事的背景是白色恐怖時代的台灣。時代的黑暗,人性的惡揉雜在一起。遊戲所想要表達的內容很隱晦。大量的隱喻,明明通篇都是陰暗的畫面,卻有著無與倫比的表現力。

故事中有幾個人物。方芮欣,女主。魏仲廷,同學。張明輝、殷翠涵,老師。魏仲廷,張明輝與殷翠涵成立了一個讀當時的禁書的「讀書會」。實際上讀的書無非是瞭解事實,方芮欣與張明輝在這讀書會中產生了感情。但是張明輝深知「讀書會」的危險,漸漸疏遠了她。方芮欣誤以為是殷翠涵在其中作祟,舉報了殷翠涵。

方芮欣並不知道張明輝也是「讀書會」的成員。知道了真相的她唯有逃避。希望一切都是別人的錯。之後,殷翠涵逃往國外,張明輝被處以死刑,魏仲廷被關入大牢。女主也自殺了。徘徊於學校之中,永遠輪回。

遊戲便是追尋這段記憶、自我救贖的過程。

方芮欣用讀書會的書單威脅殷翠涵

方芮欣用讀書會的書單威脅殷翠涵

上圖便是暗喻著方芮欣舉報一事。遊戲中,方芮欣手持的道具其實不是手槍,而是書單。通過揭發書單,而『消滅』了殷翠涵。

鏡中的倒影便是真實。方芮欣審判了罪人。而現實里方芮欣卻逃避著。不願承認自己的孽障,最終讓方芮欣只能徘徊於此。

成為「愛國者」

成為「愛國者」——舉報殷翠涵

破碎的家庭

破碎的家庭

分崩離析的一切。

分崩離析的一切。

結局來說,有兩種出路。一種是成為「至高無上」的,榮耀的愛國者。

無上的榮耀——在眾人的掌聲中拿到「榮譽」

無上的榮耀——在眾人的掌聲中拿到「榮譽」

「所有人都愛你。」

「所有人都愛你。」

破落的禮堂里,吊繩輕輕搖曳。

破落的禮堂里,吊繩輕輕搖曳。

或者是,重拾真正的自己。

十五年後的魏仲廷,與徘徊在學校的方芮欣。

十五年後的魏仲廷,與徘徊在學校的方芮欣。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遊戲除了表現人性,亦透出一種一種無可奈何。有些錯誤尚可彌補,而有些已經成為了永遠的遺憾。即使努力的想要忘記,即使不願想起來,罪孽也不會消失,藏在內心深處的記憶,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能做的就是不再逃避,直面它們。

總的來說,遊戲不錯。表現力極強,但遊戲的恐怖元素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第一章節的恐怖元素讓我產生的放棄的念頭。

其餘部分,音樂,美術,人物動作都都頗為優秀。現在看來繼續玩下去時正確的選擇。但實在沒能理解起初的嚇人元素的作用。想要在這裡寫些什麼,無奈文筆太遭,許多東西也溢於言表。就這樣吧。

年末啦。

不知道怎麼地,一年又到了尾聲。

年是個什麼東西呢?想來也就是地球完成了一次公轉吧。很多這星球上的生物喜歡慶祝這個日子,也有很多這星球上的人喜歡在這個時期總結他們一年裡做的事情。

所以奈特也是這樣的。

今年,感覺上是沒什麼實感的一年——雖然往年也是。但今年尤其是這樣。從高中畢業,無所事事了幾個月,進入了大學。大學是意外的平淡,每天過著一樣的生活,沒有一點兒實感。

高中畢業還是意外的平淡。沒有那種小說和影視作品裡的離別場景,收拾好東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進入大學也是,就這樣開始了大學生活,反應過來,一學期已經結束了。

要說大學到了什麼,也就只是數據結構了吧。數學和經濟課基本在複習高中內容,ECS 課程只是計算機科學基礎。數據結構才是學了學圖啊樹啊一類的——雖然初中 OI 的時候就接觸了,可是還是學不好。下學期還倒退了。說什麼因為 CIS 252 只要春季有,你就下學期再去吧,這學期先學 351。

一點都不好笑。

下學期還有邏輯(哲學)和物理。物理大概也是高中的複習,哲學就。嗯,希望能學好。

自己學的東西倒是比較多。啃了下安卓開發,啃了下 Web 前端後端。發現自己也開始寫那種「天吶前端程序員果然都是瘋子」的代碼了。以前看不懂的 AngularJS 現在看來居然覺得簡單了。這是好事嗎?覺得也不好說。覺得簡單可能是還太無知吧。

後端不是 php,那個已經啃過了。啃的 ExpressJS。怎麼說呢,覺得挺有趣。用 VueJS + ExpressJS 給人實現了個匿名板,賺到個 US$ 70——大概是第一個能賺錢的技能。四個小時 70 刀。如果是工作的話算不錯了呢。

很快就 2017 了。在準備更新各種地方的 copyright 年份,也發現自己接觸這些,運維,前後端開發是第五個年頭了。可是沒有一點長進。

寫這個 blog 也有五年了。隨著年齡增長,反而更沒有邏輯了。看這篇文都不知道自己寫了些什麼。事實上也就是這樣吧,這一年,和這篇文章一樣,亂糟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知道怎麼就開始了,又不知道怎麼就結束了。

學年回顧

逃離了初中監獄式學校,在高中可算是有了一些自由。今天碰巧翻一下Google Photos,發現了許多舊照片,現在來回顧一下過去的一年:

#1 2015/10/30 — 同學在辦理舉行「法會」。

#2 2015/12/30 — 第一次個人旅遊,第一次去往北京。

接著便就是過年

#3 2016/3/26 — 體驗沒什麼卵用的有軌電車。

#4 2016/4/2 — 第一次去了本事的漫展 撿到了FFF團員在遊行23333

#4 2016/4/2 第一次去了本事的漫展 遇到了FFF團員在遊行23333。

#5 2016/4/17 — 百度糯米與美團請客吃烤肉自助 2333

#5 2016/4/17 — 百度糯米與美團請客吃烤肉自助 2333。

#6 2016/5/23 - 購入了索尼大法進了玄學之坑

#6 2016/5/23 – 購入了索尼大法進了玄學之坑。

#7 2016/7/3 - 潛入了未竣工的地鐵站

#7 2016/7/3 – 潛入了未竣工的地鐵站。

#8 2016/7/6 - 去了天津塘沽爆炸現場周邊 當地的情景觸目驚心 …… 圖中建建築上的凹槽據說是被爆炸掀起的集裝箱砸的

#8 2016/7/6 – 去了天津塘沽爆炸現場周邊。當地的情景觸目驚心 …… 圖中建建築上的凹槽據說是被爆炸掀起的集裝箱砸的。

#9 2016/7/7 - 從天津直接去了上海。

#9 2016/7/7 – 從天津直接去了上海。

#10 2016/7/7 - 在上海參加了CCG漫展,與朋友見了面

#10 2016/7/7 – 在上海參加了CCG漫展,與朋友見了面。

#11 2016/8/13 - 南下去了廣州,深圳,香港。

#11 2016/8/13 – 南下去了廣州,深圳,香港。

相信有人一眼看出火車票不太對勁。我當時購買的是通票,這通票在路上倒是惹了不少麻煩,在經由的個站點的普通工作生根本不認識這種票,只好去找值班站長。在「搶鐵」集團總部——廣州更是直接不給出站,去補票處直接沒收了票紙……說是沒有連起來。

你說我有錢直接坐飛機直接到廣州來中轉行不行?

最後退還了票紙,並賠禮道歉……

#12 2016/8/17 – 深圳福田口岸門口。深圳的 天氣很是多變,如圖,左邊晴天,右邊烏雲密布……

#12 2016/8/17 - 香港街景。

#13 2016/8/17 – 香港街景。

#14 2016/8/17 - 香港夜景。

#14 2016/8/17 – 香港夜景。

#12 2016/8/17 - Kitkat好吃。

#15 2016/8/17 – Kitkat好吃。

img_20160819_153338-pano-11

#16 2016/8/19 – 深圳中英街。這邊Vita檸檬茶35HKD$ 24包利樂包裝。

#15 2016/8/17 - 家附近開了一個App Store,於是乎過來看看

#17 2016/10/15 – 家附近開了一個App Store,於是乎過來看看。

拍到的風景:

img_20161029_171608

不想死與想活著

「因為不想死才活著。」和「想要活著,不想死。」不是一個概念。前者是因為覺得死掉痛苦,後者是覺得活著幸福。

那些覺得抑鬱是矯情、幼稚,是不成熟的表現的人,給「因為不想死才活著」的人群造成的痛苦,讓他們活著的痛苦超過了死去的痛苦,讓他們覺得死掉也許會更輕鬆,於是他們就自殺了。

是很簡單的道理。但是…

這是一發黑槍,不知道往哪裡打出去的黑槍。如果不幸的打中了妳,就關掉這個網站吧。

也談楊永信

不知何故,最近看見SNS上有人談起了楊永信。本來覺得這人早該被查處或者是別的怎樣了,但看了看新聞才知道,這個人居然還繼續進行著他的電擊網癮治療。

先不說別的,就說自己的感覺。我覺得楊永信挺厲害的,在某種意義上。他憑一己之力建立了一個彷彿反烏托邦的世界。起初,在裡面的人會想要自殺,會想要逃跑,會想要抵抗。不過到了後面,這些都沒影了,只剩下服從。

怎麼做到的?楊永信破壞學員之間的信任,鼓勵互相舉報;破壞親人之間的信任,讓家長舉報孩子。而事實上——的確不少學員和家長們都這樣做了,學員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忠誠,而家長為了讓自己的孩子能儘快的戒掉網癮。看到新聞裡邊有講到這樣的例子:嘗試自殺,被舉報,然後就被連續電擊兩個小時。還有些和父母訴苦,說受不了了,父母去揭發孩子,於是孩子被電擊。有些學員甚至編造理由舉報他人,為了證明自己是真正忠誠。除了破壞信任,還會用電擊強迫學員服用抗抑鬱藥物,讓他們沒有情緒。想象一下那種感覺,自己在一個誰都不能相信的環境裡,提防著所有人。在極度害怕的情況下,向自己唯一信任的生父母訴苦,居然也遭到背叛。那是什麼樣的感覺?之後這些孩子還能有信任別人的能力嗎?

殘破的信任、提心吊膽的環境、強制的情緒控制藥物、不知原因就接受的電擊,在這些因子的共同作用下,學員們都被洗腦了。即使已經離開那個人造地獄,只要網癮復發,也還會被強行送反。簡單來說,就是讓不服從就會被電、不服從就沒法離開這種思想進入到學員求生的本能裡,讓學員不會再有網癮,美名其曰,網癮治療。也沒什麼錯,效果的確有夠顯著,就是別的很多東西也被毀了。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藥物可以殺死病毒。但別忘了,手槍也可以。」網癮是沒了,但是這人怕也是廢了。有人管這個叫做心理康復。好吧,心理康復。感覺挺好笑的,就是不太能笑出來。

楊永信這人要是放到過去,說不定能成為什麼傑出的領導人。集深厚的洗腦功底,強大的控制力和變態的心理一體,就算不能成為什麼領導人,應該也能建立個大邪教團體了。不過也難說——現在是因為其實家長這邊也有點問題。家長挺傻,能傻到付錢把孩子送到地獄裡。他們可能就是懶吧,覺得管教一個行屍走肉比較方便。過去不知道有沒有那麼多傻子。

其實網路還有一點很有意思,就是有些網友喜歡顯得自己很理性。新聞評論裡面還能看到有贊成楊永信的,且數量不少,估摸著也是某種病態心理。仔細想的話挺常見,這部分人的特徵是喜歡特立獨行,與社會輿論相反,顯得自己不沾世俗。別人罵什麼,就給什麼洗地。他們沒有打心底贊成這個被罵的事物,就是想靠自己的不一樣獲得關注罷了。一般就是在現實裡沒什麼社交的人吧。(比如我。)

跑題了,說回楊永信。楊永信簡直是一種極端反社會的存在。但他居然沒被制裁,很有趣。而且到現在還有家長開開心心送孩子去,楊永信也高高興興的接下。洗個腦,收筆錢。不被制裁讓他變本加厲,覺得自己權利大過天。開始支配他人精神,成了一個瘋子。

所以錯在誰?錯的是我們。一度放縱致使這樣一個瘋子建立了這樣的一個機構。是社會成全了楊永信,讓他成為了一個合法虐待狂。如果沒有這些客戶迎合,又怎麼會有楊永信呢?我們批評楊永信,但是我們有沒有反思過自己?

反思個屁,我們錯了個鬼。你要是覺得上面那段是對的,趕緊去被電一下比較好,這就是上面我說的精神病的一種,一句話概括就是,弱智般的孤高自賞的聖母。楊永信這樣是絕對錯誤的。蓄意傷害、非法拘禁、詐騙,隨便一條,楊永信這個搞法,夠他坐穿牢底了。不知道這人是不是有什麼後臺。

不過,楊永信有錯,家長也不是沒有責任。自己沒有起到引導作用,不知道如何解決問題,就把孩子送到這樣的機構,讓孩子變成沒有靈魂的機器。網癮不應該用這樣的手段解決,再者說了,這個時代,大家都有網癮,只是他們比較明顯罷了。

不扯了,反正都是些說爛了的東西,我也就是沒啥事做,隨便寫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