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利、權力、自由(2016)

本篇來自《意識流實驗室》第十八章節。本篇是「思考」、「說教」而產生的篇章。

時隔半年又寫起這本不是書的書,是因為聽到了有意思的蠢話。果然對於蠢話這種東西奈特非常敏感。但奈特為什麼會對這樣反駁別人有興趣?感覺上很奇怪。這是一種「權利」嗎?但是仔細想的話,這個算是「自由」吧。雖然有時候好像冒犯到別人了。怎樣都好,這一點不是重點。

是上禮拜的事情了吧。那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記得是「任何人都沒有拯救他人的權利」。這句話讓人摸不著頭腦,而且很蠢的用了「權利」這個字眼。為什麼拯救是「權利」?

於是為了討論這個,專門使用命令行工具匯出聊天記錄,找到了段落。順便這裡要吐槽一下,為什麼某聊天軟件的中文搜索這麼爛!為什麼這麼久了也沒有進行任何修復?反正因為這個奈特花了差不多四小時才把全部訊息匯出來。但之後用 grep 只花了幾百毫秒就找到了想要的訊息。估計是軟體內的搜索對西文優化了吧,導致搜索中文完全不可用。

跑題了。因為部落格使用的字型不能顯示簡體字,所以用軟體轉把原話換成了繁體字。

有人說:我們誰都沒有拯救他人的權利。
真的嗎?
我難以言說這句話的正確性。
因為這本來就是沒有結論的。

讓我們姑且把這裡的關係分為 拯救者 和 被拯救者 吧。

如果說,被拯救者懷著感恩的心態的話,無論拯救者做了什麼,結果如何,他自己是否會難受,他都會默然接受。甚至在拯救者陷入危機的時候去救他。
這樣的人,不會在乎“是否有資格一說”,而是選擇順應命運。

如果說,被拯救者對所有人都充斥著敵意的話,那麼他確實很有可能認為“沒有資格拯救人”

……

可以舉例的太多,理由也可以是各式各樣的。那麼不妨換一個切入點是考慮這個問題:

人際關係模式,或稱內在的關係模式大可分為4種:
1. 我行,你不行
2. 你行,我不行
3. 我不行,你也不行
4. 我行,你也行

只有第4種才是良性的關係模式,前3種雖然在具體案例中,多數會顯現出病態的模式,但是有些模式的存在卻並無問題。
因此,請公正地看待這4種模式,絕不能因為我稱:第4種是良性的就否認其它。

話切回正題:
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很簡單:所謂是否有拯救他人權利,只不過是由人內在的關係模式決定的罷了——
譬如我作為旁觀者,如果我認可你的實力,我定會支援;縱使我內心持某種觀點,但一旦認可,恐也是會動搖。
譬如我作為拯救者,如果我持有“你我均行”的邏輯,那麼他會認為我能夠這樣做。
……

說到底,權利是什麼,維護自己的利益罷了。如果一個人覺得被拯救是一種傷害,那麼自然會去主張這個權利。而反之呢?

這在不同的事件中會有不同的體現、各人的心態甚至還會有千差萬億的區別,但核心邏輯大抵如此。

那麼結論呢?
如果說這個答案是“是”,那麼就會出現這樣的邏輯:
人們在路上看見有人被強姦,沒有選擇出手相助,而是在一旁吶喊著讓受害者自己反抗。
為什麼這個比喻是恰當的?因為“是否有權利拯救一個人”這個答案如果是“否”的話,那麼受苦的人要麼選擇隨波逐流,要麼自己反抗。因為別人“沒權利”。

如果說這個答案是“否”,那麼又會出現這樣的邏輯:
人們在路上看見有人被強姦,他們出手相助,但是犯罪者突然從人們看不見的地方掏出了一把刀,將救援者砍翻,並開始進一步用刀虐待受害者。
為什麼這個比喻是恰當的?因為選擇救援就意味著“推動事情發展”、意味著“承擔責任”

所以說:這個問題有答案嗎?沒答案。
當然你要說:受害者的力量非常大反而把犯罪者給反制,或者說:我可以潛伏在角落打給警察之類的。那恭喜你:擡槓成功了。

但是如果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呢?實際的情況很可能遠比這個複雜的多。

信仰不同,結果必定不同。雖然從說這句話(本段內容的第一句)的人的人生經歷來看,這句話大概有一些出處可尋。但我終究也不想管那些罷了。

不過比起這個問題的答案,有一點更重要的是——
請不要私自下結論,在人性和道德面前,我們本就是盲人,不要摸到象的某處就說別人摸到的部位是錯的。

文章挺長的,對於這樣的毅力我們要抱予敬佩。不過看完至少能確定標題沒有記錯。

因為文章很長,所以一開始認為對方應該是有好好思考的。但後來發現文章長短跟邏輯並沒有什麼聯繫。一直在寫意識流實驗室果然早就該明白這一點。不過,在解讀這篇東西之前,我們先把議論的標題分析一下。

「任何人都沒有拯救他人的權利」。

在說「權利」之前,我們聊聊「權力」。「權力」是一種力量,具象來說就是「發言權」這樣的東西吧。「政府擁有權力。」這一種感覺。也就是說是一種控制的力量,不知道如何表達的微妙的情感。而「權利」就應該是從這當中產生的。「權利」像是有「權力」的人給予他人的一種「利益」。就像是「公民權」這樣的感覺,「權利」一般說的是受保護的利益。在現實裡的話就是法律吧。至少奈特自己的感覺是如此。

那麼回歸正題,法律有沒有給予我們拯救他人的力量?亦或是,我們有沒有從拯救他人中獲得利益?

根本就狗屁不通嘛!

「拯救他人」這件事不受法律保護,亦不是我們的一項「利益」。所以它根本就不是一種「權利」。那它是什麼?它是一種自發的行為。你可以做,亦可以不做。一般我們管這叫「自由」,不叫「權利」。想通了這些,重新看一次上面的文章。就成了「應不應該拯救」的問題了。

從這個角度解讀,看起來文章好像有道理。可是邏輯上還是有錯誤。

首先,「被拯救者對所有人都充斥著敵意的話」,就不能稱之為「拯救」了。說這句話的「拯救者」就好像「同性戀是錯誤的!我們要拯救同性戀!」一樣。雖然這個例子有點問題,但意思應該能夠傳達到。意思是說,在這種情況下,妳的「拯救」,對於「被拯救者」是「拯救」嗎?就算不是上面的假設,把「被拯救者」從自甘墮落中「拯救」出來是「拯救」嗎?不是。因為「拯救」是不能違反「被拯救者」的意志的,所以在文中那種假設不能算是「拯救」。

「說到底,權利是什麼,維護自己的利益罷了。」這說明本人也是明白的,但是還有一個缺陷:「如果一個人覺得被拯救是一種傷害」,這種情況和上面相同。造成傷害的「拯救」是違抗「被拯救者」的意志的。不能算作「拯救」。

「人們在路上看見有人被強姦,沒有選擇出手相助,而是在一旁吶喊著讓受害者自己反抗。」,這裡,拯救是真正的「拯救」。因為通常被強姦的受害者會希望被拯救。既然我們先前否定了「拯救」是一種「權利」,這裡內容也就不深究。因為這裡內容要表達的是「我們應該拯救」,也就是「我們有拯救的理由」這個意思。

但是後面有這樣的假設:「但是犯罪者突然從人們看不見的地方掏出了一把刀,將救援者砍翻,並開始進一步用刀虐待受害者。」通過這個假設,想說明我們「沒有權利」拯救。但為什麼?

「推動事情發展」?「承擔責任」?

但是要明白,這根本就不是拯救者的錯,拯救者哪來什麼責任?是罪犯本身的錯誤,是罪犯的責任。雖然這個事情發生在「拯救」之後,但這事情不是由「拯救」導致的。雖然人們常說「前因後果」,但沒有人說過「前後」就一定要是「因果」,不能叫作「推動事情發展」。舉個例子,「新總統上台後,滯漲明顯加劇。」這句話。一個處在糟糕狀況下的經濟體,無論是新總統還是就總統來管理,都會導致「滯漲明顯加劇」。這裡也是一樣,不「拯救」就不會「進一步用刀虐待受害者」?別想了,帶著刀就能夠說明施害者有這樣的意圖了。拯救不拯救不是決定犯罪是否傷害受害者的因素。用這個理由否定「拯救」是站不住腳的。

「這個問題有答案嗎?沒答案。」是的,沒答案。這問題本身就有問題,沒法回答。就好像「空氣看起來是什麼聲音的?」這樣的問題一樣,沒有答案,沒有人能給出答案。

至於餘下的內容,奈特沒有懂。但大概已經沒有了反駁的意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