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替代之人(2016)

本篇來自《意識流實驗室》第十一章節。本篇是「無邏輯思考」、「空想」而產生的篇章,內容科學性、真實性不可考究。是在架空世界的世界觀下作成的。

每個人都是不可替代的。就算是出現了「完全一樣」的人,做著「完全一樣的事」,也是不一樣的。因為重要的不是別人看妳是不是不一樣了,而是自己明白已經不一樣了。因為那個擁有你所擁有的事物的不再是妳,而是另外一個「完全一樣」的妳了。

這段話是《雜談》裡出現的。其實是為了對某人說教而想出來的。對了,是不是沒有說過《雜談》?《雜談》雖然有書名號,但是的確不是書哦。是連書的樣子都沒有的那種,不像《意識流研究室》這樣還有章節什麼的,《雜談》甚至連文檔都沒有!是非常糟糕的,名不副實的作品。在前面的章節裡,摘錄了《雜談》的一部分。看到那些應該明白了,《雜談》是收錄奈特自己說過的看起來很有趣的話的東西。是東西哦!不是書。因為沒有辦法明確那是怎樣的一種媒介,所以稱之為「東西」是最方便不過的了吧。

所以意思是究竟是別人的觀察構成了「妳」,還是「妳」影響了別人的觀察?就像薛定諤的貓沒有被觀測到的時候的生死狀態是不明的一樣,在別人沒有觀測妳的時候,「妳」是不是也是一個介於「是妳」與「不是妳」之間的存在呢?如果說是別人的觀察構成了「妳」,那別人也是由妳的觀察所構成的吧。或者說,是被觀測本身決定了被觀測者的性狀。

雖然這是胡亂比喻,但是的確可以將其稱之為「相似」。打個比方,一個人本來是笨蛋和聰明的疊加態,但他總是做犯蠢行為,被觀測了。那這個人是笨蛋就成了事實。拓寬來說,一個物質未被觀測到前,它的狀態是不確定的。將其用到人的性格、品質;事件的正義、邪惡上也能成立。在它們未被觀測到的時候,它們的性質都是不確定的。

當然咯,「觀測」妳的東西不一定是生物。只要是妳能觀測到的東西,泥土、天空、太陽、水泥地,無論是什麼都在觀測著妳。如果這個道理是成立的,的確「只要有行為完全一樣的人就可以替代了」。在所有人看來「妳」是「妳」的情況下,哪怕那不是「妳」,也就成了「妳」了。

聽起來好像沒有什麼問題。的確,看起來,在這樣的假設上,有一個完全一樣的「妳」的話,「妳」的存在就會被替代。但是有一點被忽略掉了。在這個假設中,人、事、物,都同時是「觀測者」以及「被觀測者」。那妳也不例外。「妳」的觀測會證明那個有著「行為完全一樣的人」,那個「你們也察覺不到不同」的人不是「妳」。因為「妳」是不可能用那種視角來觀察自己的。這樣狀態的「妳」被世界所觀測到,就不能稱之為「被替代」了。這樣的妳,是不可替代,是沒有辦法被替代的。在妳的觀察與世界的觀察的共同作用下,「妳」只能是「妳」,有著完全一樣型態、活動、甚至靈魂的妳,也不能稱作是真正的「妳」,因為你知道那不是「妳」。

一種特殊的情況就是,妳不知道那不是「妳」。比如科學側那邊用到過的空間傳送。他們掃描了整個妳,銷毀,並在遠端再製造。這種情況下,被傳送的「妳」,有著與妳完全一樣的樣貌,有著完全一樣的構造,有著完全一樣的靈魂與記憶。本質上是與早前假設中的替代妳的妳是一樣的,客觀來看,「妳」被替代了。但因為沒有舊的「妳」觀測「妳」,也就不會有舊的「妳」產生「這不是我」的想法,所以這裡的妳並不是被替代了。畢竟你不知道現在的「妳」不是「妳」,根本不存在被替代的說法,就算妳知道這個妳不是妳,「妳」也沒有被替代。因為整個世界所觀測到的妳都是和之前一樣的。不過,如果發生上次那樣的傳送事故,也就是銷毀裝置故障導致「妳」沒有在傳送地被銷毀的話,被傳送到目的地的妳在沒有被始發地的「妳」觀測到前,是處在「替代」了之前的「妳」的狀態。但是,一旦始發地的「妳」觀測到了在目的地被再造的「妳」,妳就不再替代「妳」了,因為妳們出現了分歧,這個分歧被世界所觀測,「妳」和妳已經不是一樣的了,不能稱之為代替。

提起這個事件是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妳被替代」這件事情取決於妳自己。妳不認為自己是被替代了,你就不是被替代的。即使妳認為自己是被替代的,即妳知道「妳」不是「妳」,「妳」依然是自己。因為在世界看來,「妳」和被再造的「妳」是一樣的,並且沒有舊的「妳」存在。

說簡單些,就是「妳」是無法被替代的,因為一旦「妳」知道「妳」被替代,會出現分歧,分歧被觀測後,妳們一方就會否定另外一方的「妳」的存在,導致「妳」被替代這個前提被否定。而一般的,無事故的異地再生的「妳」,不會產生那樣的分歧,而「妳」也是唯一的「妳」,沒什麼替代可言。

所以,唯一一個「妳」被替代,活著「妳」替代妳的情況就是在這個世界上出現了另外一個「妳」,而兩個「妳」都不知情的那段時間。妳們在那段時間相互替代,但這是不可能持續的。「妳」會馬上發現這一事實,然後「妳」被替代一事也會隨之崩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